天擎 第二十二节 让我们的生命怒放(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同一天,加拿大。

    “鸿钧”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写字,冬天里难得出现的温暖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精神。

    “鸿钧’大人。”窗外,传来星期天的声音。

    “进来吧。”“鸿钧”抬起头,说道。

    星期天踩着小碎步来到“鸿钧”身边,将一碗小米粥放在“鸿钧”的面前,“您要的小米。”

    “鸿钧”点点头,继续写字。

    星期天就站在旁边,眼睛一直盯在“鸿钧”写字的纸上,但是却始终看不清楚“鸿钧”的在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片刻之后,“鸿钧”将这字写完,将毛笔缓缓放下,伸手将那碗小米粥端了起来,也不用调羹,直接一口就把它全喝光了。

    而这时候,“鸿钧”仿佛听到星期天轻松得呼出了一口气,他无奈得淡淡笑了笑,重新坐了下来。

    星期天没有说话,端起碗,就想要离开房间。

    这时候,“鸿钧”却突然说话了,“你有东西忘拿了。”

    星期天讶然地转过身,看着“鸿钧”,“什么?”

    “鸿钧”拿起桌上的字,送给星期天,“送给你的。”

    星期天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赶紧走过去,将这幅字拿了起来,朝着“鸿钧”行了一礼,道了一声谢,便要离去,

    这时候。“鸿钧”却又说话了,“你不看看这上面写了什么吗?”

    星期天迟疑了一下,这才将手中这幅字给展了开来,看到上面写着六个字——“人高。高不过天。”

    星期天看完之后,皱了皱眉头,有些疑问地看着“鸿钧”。

    “这幅字是送给你的,也是送给我自己的。”

    听完“鸿钧”这句话,星期天似乎明白了一些,但是他似乎有又没有完全明白。

    “当段天狼跟‘天道’的融合度只需要超过百分之九十,段天狼跟‘天道’再通过手术分离地可能性就已经为零。”“鸿钧”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怜悯的光芒,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怜悯究竟是对自己还是对星期天,“而现在段天狼跟‘天道’系统的融合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这也就是说,我的生死对段天狼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星期天地表情呆滞。

    而“鸿钧”继续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赌局。如果我胜,那么段天狼将活着。成为至高无上的神,而如果他胜,那么他将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动。而我们两个人所赌的,就是你。”

    “鸿钧”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赌即使我解散‘默客’,你也将会服从我,而他赌如果我真这么做。那么我自己就将成为牺牲品。而这个赌博,实际上赌的就是,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真正的拥有远超人类力量的神,那么人类的一切问题,就都将迎刃而解。而段天狼认为,这个世界的问题并不是只要一个神就可以解决地。这个世界的问题太复杂了,而人类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并不真正了解自己。我们诞生在这个宇宙地时间还太短,我们还需要时间去探索自我……”

    “鸿钧”说到这里。轻声咳嗽了一声,一口黑红色的鲜血从嘴里溅到星期天的脚下。

    星期天几乎是本能地骇然后退三步。

    “我输了。”“鸿钧”笑着对星期天说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二十四小时过去,乌托邦王国进驻能源集团的员工,已经开始全面掌控整个能源集团地运营。这大概是人类史上如此庞大业务的接手记录了。

    而同样是在这一天的黄昏,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个公开声明,他们所发射地氦三卫星在太阳附近,因为无法承受高温发生爆炸。

    为了证实这一事件,中国政府在公开网站上发布了这段来自太空的视频。

    根据中国政府报喜不报忧的习性,做出这样自曝其短的行动,实在是匪夷所思。而全世界的评论家都明白地说道,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的国际阴谋。

    至于那些仿佛被打了一闷棍的投资家们,除了破口大骂中国政府之外,便是马上掉头命令他们的经纪人不及一切代价,买回他们在前一分钟还恨不得马上出手干净的石油期货。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买不到货了,在此之前,市场上流通地现货和期货都已经被数万个来源于同一个资本的神秘账户全部吃下,这笔资金的规模以万亿美元计。

    而石油期货就在极度缺货的情况下,一路飙升,短短三个小时内,就从十美元飙升到九十美元一桶,这情形像极了马上就要世界末日一样。

    有很多人因此开始这是由中国政府主寻的一场政治阴谋,而中国政府则极为无辜的开放了他们的交易帐户,声明他们与这些庞大交易无关。

    没有人相信中国政府,国际投资者们继续破口大骂着,很多美国国会议员提议美国针对中国这种变相操纵市场的行为发动制裁,但是他们的动议在国会没有通过。

    白宫对这股庞大的**浪潮也表现出出奇的冷漠。

    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有一条从未破除过的铁律,只要没有美国政府参与的**浪潮,对于中国人来说,都只是口水战的级别。

    就这样,在中美各自都很奇怪的状态下,能源风暴就这样热闹,但是有惊无险的度过着。

    摩兰特王子为首的能源集团现在恨不得把签字的手都吃下去,但是现在他们除了愤恨自己和狡猾的乌托邦以外,无法做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事。

    而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之后,震惊于乌托邦手法之狠辣的海因里希和军工集团,在对段天狼和乌托邦产生极度疑惧的同时,也对乌托邦瞬间放大数倍的实力,以及段天狼操纵时事的能力感到骇然。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建生和凌梦蝶联合给军工集团总部发来了一张传真,上面除了一个报价之外,只有一句话——这是最后一次报价。

    海因里希深深地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军工集团为了这纸传真再次进行了全面会议。

    主战派和投降派进行了激烈争论,而最后,对于现实利益的妥协,以及对于段天狼和乌托邦的恐惧,战胜了对乌托邦狠辣手法的疑惧。

    在乌托邦下午时间七点的时候,海因里希给乌托邦发去了确认签约的传真。

    同一天,纽约。

    “对于我们在美国证券市场的操作,乌托邦仍然没有任何反应,而且今天的石油期货……”

    云斐跟西蒙刚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以他的聪明,他已经非常明白地嗅到了段天狼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阴谋味道。

    西蒙没有答话,只是沉着脸,望着地上。

    “我们已经放出了我们手上百分之五十的证券了,还要继续抛下去吗?”云斐对西蒙再次说道。

    “这一切都是本来就可以预期的事情。”这是西蒙第一句话。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是西蒙第二句话。

    当这两句话说完之后,西蒙干脆将桌上的电脑关了起来,笑着对云斐说道:“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了,就不要再想任何东西了,我们去打高尔夫球吧。”

    “啊?现在这个时候?”云斐讶然地说道。

    “对啊,就是现在这个时候。”西蒙点头道。

    两千零一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军工集团跟乌托邦王国正式签约,军工集团理事会全面改组。以凌梦蝶为首的华人会势力,以及乌托邦王国的直属势力全面进入军工集团理事会。

    在军工集团总计四十三席的理事席位中,这两大派系地席位高达三十席,占据了绝对控制的实力范围。军工集团也归入了乌托邦系。

    美国政府开始介入。动有政府基金全面救市场,有许多国际游资也开始抄底美国市场,而罗斯切尔德家族继续抛售证券。

    多空达到了平衡,美国证券市场保持了稳定,不惩不跌。

    同时,罗斯切尔德家族在物业等各种不动产的持有率上,超过了史上最高位。

    在这一天,星期天将“鸿钧”遇害的消息传到了纽约。

    不过,星期天并没有告诉纽约地任何人“鸿钧”在临死前说了什么,包括莫伦在内。这让莫伦。西蒙以及云斐都陷入了空前的狂喜中。

    而他们双方也都考虑该如何对付对方。

    至于星期天自己,则是帮助“鸿钧”清洗好身体,穿好衣服放在床榻之上之后。就去邀请了他自己的儿子方冲,以及方冲的好友王廉用了一顿午餐。

    同时,他亲自安排了他们两人踏上了飞往乌托邦的飞机。

    之后,星期天用一根白色的绳子,将自己自缢于“鸿钧”的塌前。

    两千零一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罗斯切尔德家族在证券市场上的所有证券都已经清空。同时拥有巨额的不动产以及大量现金。

    当晚,西蒙便发动所有可以发动的游说团体,开始游说美国政府再次对伊朗发动第二次战争。以刺激美国疲弱地经济。

    罗斯切尔德家族明确表示,他们将在这场战争中给予所有可能给予的力量。

    尽管罗斯切尔德家族在国会山的这种努力,由于以及倒向乌托邦地能源集团和军工集团的极大阻拦,但是因为罗斯切尔德家族掌握着巨大的媒体资源,足以影响美国的整个社会。

    所以,整个政府和议会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经过了近乎于经济危机地沉痛打击之后,民众对于段天狼前不久刚发布的议员们的丑闻录像带开始变得不那么关心了,他们有点被罗斯切尔德家族不息一切代价,用别国地痛苦来振兴美国没什么不对的说辞给说动了。

    而那些一度情绪低迷的国会议员们。在罗斯切尔德家族强而有力的支援下,又再次团结起来,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双方陷入了胶着的角力中,而形势看起来有些偏向于罗斯切尔德家族。因为知道这是最后的战争,所以罗斯切尔德家族已经拼尽了最后一丝力量。

    美国总统心中已经有了推翻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主观愿望,并且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现在唯一地问题是,美国政府还没拥有足够多的法律证据来没收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全部财产。

    在犯罪方面,罗斯切尔德家族比全世界任何犯罪集团都有经验,它留下的可质疑的漏洞少之又少。

    然而,在这一天美国股市即将收市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情提供给了美国总统期待以久的东西——在收市前五分钟,莫伦主导的“残缺的基督”突然开始疯狂进攻美国的整个金融计算机网络,寻致美国的金融体系彻底崩溃。

    不过,这种崩溃时间只维持了不到三分钟,美国金融体系的网络,就在“天道”的帮助下,全面恢复。但是,这种妨碍国家安全的行为照样是弥天大罪。

    美国国土安全部马上彻查,只用了短短三个小时,就查到了这些服务器属于罗斯切尔德家族。

    而让美国政府感到惊喜的是,在这些服务器里还藏着许多罗斯切尔德家族隐藏起来的罪证——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莫伦主导的“残缺的基督”除了在保护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内部网络之外,还在执行着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寻找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一切罪证。

    有了这些,美国总统连夜发表了一篇告全国人民书,这篇演讲总计三个小时,前面两个半小时都在讲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罪证,最后半个小时,在宣布了对这种行为的处罚。

    所有的这些处罚很简单,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财产完全,彻底的全部没收。

    美国总统的宣布,得到了国会许多议员的反弹,但是这个法案还是在三个小时内就在国会山得到通过。传说,有许多国会议员在表决之前,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

    两千零一十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纽约。

    “媒体还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还在抨击美国政府的这种行为,他们这么做不合法,我们还有转困余地的。”云斐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报道,对西蒙说道。

    西蒙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很快,这些媒体就会不再为我们说话了,因为很快他们的工资就不是由我们发了。法律上也许还有很多漏洞,但是我们已经没有钱来聘请律师。也许会有很多人为我们不平,但是再过一段时间,这些声音就会完全消失了。失败者总是容易被遗忘的。”

    “难道你真的觉得自己失败了吗?”云斐问道。

    西蒙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不是失败者,不是由我来定,得看段天狼。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他的动态。”

    西蒙的话音刚落,他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西蒙略微愣了一下,等到电话响了三声之后,西蒙就笑着对云斐说道:“我打赌,是段天狼的电话。”

    云斐不置可否地耸阜肩。

    西蒙把电话接了起来,结果听到电话里果然传来的是,“西蒙先生,我是段天狼。”

    两千零一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乌托邦。

    西蒙和运费抵达乌托邦的时间,是当地时间清晨。

    龙过海等人亲自前往接机。

    随后,西蒙和云斐就被接送到了段天狼所在的房间。

    苏荷原本在段天狼身旁,在看到了西蒙两人到达之后,她就离开了。

    两个人刚一坐下。段天狼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两位现在最想要的,恐怕就是亲眼看到我死去吧?”

    西蒙笑着说道:“当今之世,你是我们两人唯一畏惧的人。只要你死了,那么这个世界就是我们地。所以坦白说,我们乐意看到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如果,只是**的话,你们很快就要盼到了。但是如果是精神的话,就要让你失望了。”段天狼说着,拿起旁边的一个按钮,窗口地幕布拉起,一个庞大的服务器组在西蒙两人面前出现,“从明天开始,这就将是我的身体。”

    西蒙疑问地看了看这些服务器组。然后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让‘鸿钧’为我做什么手术。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将把我的整个精神完全传送到这个服务器上,这样我的意志力就将永远控制着‘天道’,让它为人类服务,而不是为害。而我的最大的作用。就是对‘天道’能力的自制,以免它因为能力过于庞大,而失去控制。这也就是说。‘天道’只要没有放弃人性,那么就会变成神。但是因为我不想让它失去人性,所以它也就不能变成神,它的能力也将是有限地。”

    “你对我说这些,意义是什么呢?”

    “很简单,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继续跟我战斗下午,第二个选择。是选择成为我的助手,帮助我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一个公平基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改变世界。”

    “为什么选我?你的朋友中拥有有足够能力地人。”

    “我的朋友们为这个世界已经做了够多了,从明天开始,我不想让他们再参与这个世界上的事务。而除了他们之外,你们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

    “你们有最好的能力……而我可以控制你们。”段天狼地回答言简意赅,“要么一辈子被我压着打,直到死也不能翻身,要么跟我合作,除此之外,别无它路。”

    “你的提议大出我们的意料之外,我们需要时间考虑。”西蒙看了看云斐,答道。

    “给你三十秒时间。”段天狼说道。

    “你这是吃定我们。”

    西蒙刚说完,段天狼就马上答道:“没错。”

    十分钟后,西蒙和云斐从段天狼地房间里走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西蒙和云斐便被乌托邦王国发布成为乌托邦王国首相和副首相。

    同一天,尽管莫伦费尽心思,但是星期天的死亡以及他的遗书,让“默客”组织彻底分崩离析,在这个世界上成为历史。

    两千零一十五年一月一日,乌托邦正式揭幕。

    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美丽的游乐场,乌托邦王国所有的政治与经济事务都交给了西蒙和云斐,而段天狼的朋友们则在这个游乐场里尽情享受着他们的人生。

    而至于段天狼和苏荷,两个人的精神都被完全输入了乌托邦为他们搭建的电脑服务器中,他们地灵魂永远结合在一起。

    在仪器运转的那一刻,段天狼笑着对苏荷说:“亲爱的,我们去旅行。”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