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风心里一阵苦笑,看来这下不打一场是不行了。当下默念咒语,给自己加了个“护体石肤”,再画了一道“疾风符”,给自己悄悄加持了上去。这道符并没有什么攻击作用,只不过让施法者的速度暂时增加而已。——从刚才这头银狼在狂风表现出的身法来看,他实在没有什么信心跟对方比速度。

    银狼一声巨吼,只见一道白光闪过,这个巨大的妖怪合身扑了上来。

    淳风一个瞬移闪过,伸手就在银狼的头上敲了一下,手中金光闪动,一个“风缚术”便要将银狼捆起来。可惜巨狼的行动实在是太过于迅捷,风缚术的道符金光还没有散去,身形已经在一丈开外,而且转身又扑了过来。

    这一架淳风打得实在是痛苦无比,他可以很明显的看得出这头狼妖的修为比不上他,可是身法实在太快了。而且他本身又没有什么置对方于死地的念头,这样很多大型的有威力的道法便使用不出来,直打得缩手缩脚,气闷得很。

    “不管了!”当淳风疾风府的功效消失之后,一个躲闪不及,居然被巨狼的爪子在肩上划了一个口子,好在护体石肤的效果还在,血很快就止住了。淳风一阵火大,决定放手一搏。

    随手一个“悬光术”,一阵巨大的白光闪起,就连躲在屋里看着的村民们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银狼只觉的自己眼前一片白茫茫,心头大吃一惊,一声巨吼,身上竟然生出了一队火红的翅膀,将它托到了空中。

    淳风看见银狼的变异,心中也不竟有些意外。只是他已经决定要狠狠的揍这只狼一顿,当然也就不会再有什么留手。双手一阵乱舞,金光大盛,待得金光散去,天空中竟然“轰”的一声降下了一道雷光。

    银狼居然也有两下子,只见它口一张,一道火光激射而出,转眼竟然化作一只凤凰向闪电迎去,一撞之下,虽然发出一声惨叫,被撞的倒飞而回,可那道闪电也被消弭于无形了。

    可惜淳风发的不是只能降下一道雷的“落雷术”,而是更高级的“五雷正法”。

    五雷正法,顾名思义,便是用金、木、水、火、土五行天雷连续不断的攻击敌人——当然,这五道天雷还可以化作一道,给敌人以雷霆万钧的一击。在金系法术下的雷系道法分类中,五雷正法是仅次于狂雷天降的数得着的强力法术。

    五道天雷连续不断的劈下,便是那只凤凰也抵挡不住,到了第三道水雷的时候,终于一声长鸣,又被银狼给吞了进去。

    于是火、土两道天雷便硬生生的劈到了银狼的身上。

    此时银狼的眼睛已经恢复过来,看到天雷劈下,“嗷——”的一声大吼,浑身的长毛根根竖起,一个蓝莹莹的光球漾者微微的波光,如同一个水球一般江身体罩住了。两道天雷劈在光球之上,居然一歪,被引到了地下去了,银狼本身丝毫无损。

    现在淳风可是一点都不怀疑这个是个妖怪了,居然会火系和水系的法术,不是妖怪是什么?双手当即一阵狂舞,燃起一道灵缚。自从上次和淳玉比试之后,他可是无比小心,一些威力巨大的不能空手画出的道符他还是做了几张放在身上备用,想不到这么快就用得着了。

    蔚蓝的天空中本来是阳光灿烂,这下居然慢慢聚集起了浓密的乌云,而且很快就将天空围得严严实实,连一丝阳光都透不下来。银狼好像知道这下的法术不同于刚才,也没有扑上来,将身子团成一团,一双寒光四射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淳风。

    应该说,这条狼的反应并没有什么错误,在不清楚对手要干什么的情况下,以静制动是最好的选择。

    可惜这次,它碰上的是淳风。

    是一个打起了火的淳风。

    而且淳风手中正在燃烧的道符,所代表的是一个他绝对接不下来的顶级道法:狂雷天降。

    这个道法,便是放眼整个修真界,能够接得下来的,又有几个人?

    所以,它现在唯一正确的选择,只能是尽一切能力夺下淳风手中的道符,中止这个恐怖的道法,而不是以静制动。

    所以,结果如何,可以想象。

    淳风还是留了后手的,他并不想置这个狼妖于死地,只是因为这头狼太不知好歹,所以他要教训教训他。

    所以便是“狂雷天降”,也不过只有平日地一半威力还不到。只是即便如此,也不是一头小小地银狼可以抗衡地。

    看着银狼在漫天狂雷之下狼狈不堪一身乌黑地样子,淳风突然觉得有些不忍。

    只是他地不忍在下一刻变成了无比地惊异。

    只见银狼仰天一声长啸,虚空之中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

    而这头狼竟然跳进这个黑洞之中消失了!

    淳风甩了甩头,不可置信的揉揉自己的眼睛。居然有这种事!

    要是银狼就这么消失,他还可以接收一些,毕竟道法中也有瞬移这种可以瞬间消失的法师,或者,便是简简单单的隐身也可以做到这种效果。

    可是偏偏是凭空出现一个黑洞!这个却是怎么也解释不通的事情。

    随着银狼的消失,黑洞也不见了,要不是漫天的狂雷还在肆虐,淳风几乎要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

    一个无比荒唐,无比滑稽的梦。

    村长他们也冲了出来,愣愣的看着天空发呆。显然他们也被吓着了。

    “进去吧。”淳风叹了一口气。“它已经走了。”

    好不容易把村民们安抚下来——显然这些什么也不懂的凡人好骗得多,就算是淳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却硬是把他们给说服了。现在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头狼会不会来报复。

    淳风只有拍着胸脯保证:“不把这件事彻底解决我就不走了!”他是高人,当然不能让凡人替他承担后果。

    于是全村大喜,酒肉伺候。——甚至还有两个姑娘偷偷对他眉目传情,偷偷问他晚上有没有空,搞的他面红耳赤,落荒而逃。

    淳朴的山村里的少女,反而更加多情,可惜他无福消受。

    大宴到了半夜才散去,村里的男人个个喝得大醉,最后都不得不被同样有些醉意却依旧清醒的女人搀回去。

    天空一弯银月如钩,冷冷的清辉将山村照得白日也似。

    淳风躺在床上,突然心中一惊,猛地坐了起来。

    他虽然也喝了不少,可是身上那种修真者的直觉却让他时刻保持者警惕。

    所以他醒了过来。

    首先他看到的就是一双闪着寒光的巨眸,就算他心如止水,也被吓了一跳。

    因为这双眼睛的主人,居然就是那头银狼!那头跳到黑洞里的银狼!

    此时银狼看着他,虽然眼睛里恨意不减,却没有什么攻击的动作,只是歪了歪头,转身往外走,那个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淳风跟上。

    淳风这才发现,大门居然敞开着——八成是自己喝多了,进来的时候忘了关门。喝酒误事啊!如果银狼想要偷袭,就算是自己直觉再厉害也完了!

    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淳风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淳风跟着银狼走出了村子,不知道为什么,淳风很信任这头狼——可能是他刚才可以偷袭自己却没有这么做让淳风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吧!

    走到一个树林边,淳风远远看见有一个人。

    一个神一般的人。

    一头银色的长发随风飞扬,一身白衣飘荡,抬头望天,负手而立,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站着。

    可是淳风却差一点喘不过气来了。

    他突然觉得,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峰,一座只能仰视却无法超越的山峰。

    他只是随随便便站在哪里,却连天上的月光都失色了一般。——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比天上那弯银月更伟大的存在?

    银狼嗖的跳了过去,大头在那人的腿上蹭着。刚才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妖兽,此时仿佛变成了一只宠物,在向自己的主人撒娇。

    那个人拍了拍银狼的头,轻轻的说了一句,“好了,小星,知道你辛苦了,不要撒娇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淳风,无比俊秀的脸上慢慢的浮上一丝笑容。

    淳风猛然觉得压力一松,便如严寒过后春回大地一般,刚才的山峰,突然变成了容纳百川的大海。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亚芠。”

    ps:到底还是想了一想,终归还是恶搞性质的,就作为外篇算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