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这样,究竟为什么……”

    黄明灿望着溪水当中自己的影像,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潇洒,一脸的颓然。

    不如死了算了!

    一个声音在黄明灿脑海中回荡着。

    黄明灿已经无处可去,他已然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从小到大,他始终都是临寒宗的招牌,就连他自己都认为,临寒宗的宗主早晚都是他的。

    突然间,自己从掌上明珠沦落到弃儿,让我无法接受。

    临寒宗虽然是地下势力,可毕竟是一方势力,他从小的生活亦是非常优渥。

    现在他只能四处逃亡,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生活。

    “呃,对,这一切的开始,就是同宋立那场比试,从那之后,老天似乎都要与我作对。”

    黄明灿突然想起了宋立,他觉得,一切的源头便是从初见宋立开始的。

    “不错,不错!”黄明灿浑身颤抖起来。

    那个他熟悉的面孔,此时好似出现在他的面前。

    “去死,去死,去死……”

    黄明灿连续朝着身前的空气全力的挥拳。

    轰轰轰!

    黄明灿面前的小溪在巨大的拳劲之下卷起,如同一面白色的毯子。

    连续轰出数拳后,黄明灿似乎解气了,被卷起的溪水落下,小溪亦是恢复了正常的流动。

    “就是他!”黄明灿眯着眼睛,披肩的长发显得有些凌乱,他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从来都没有过的阴狠。

    骤然之间,一把短匕出现在他的手中。

    没有任何的犹疑,他痛快的将短匕插入自己的左臂。

    “啊!”

    黄明灿嘶吼起来,剧痛钻心,可他却没有用自身的天阙之气去抑制手臂的剧痛,更加没有去止血。

    疼着疼着,黄明灿便习惯了,便不再觉得疼了。

    这个时候,他昂起头,将短匕从胳膊上拔出来,鲜血狂涌。

    “哈哈,哈哈……”黄明灿将左臂扬起,侧过头看着自己手臂鲜血如注,大笑了起来。

    他任由着鲜血如同身前的小溪一样流淌着,突然觉得,整个世界变得通红,透过血液,再去看这个世界,让他感觉无比的畅快。

    “宋立,我要你死,必须死……”

    黄明灿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一抹厉色。

    “主教司,宋立竟然在主教司……”黄明灿突然变得异常的兴奋。

    宋立的面容再次浮现在他的面前,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实。

    不过这一次,他的内心只存恨意,却没有了之前的恐惧。

    “呵呵,主教司,一个不错的去处,似乎,我黄明灿对于你们主教司也不是没有半点用处吧。”

    黄明灿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甚至开始有些昏厥。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流血过多。

    嘶!

    黄明灿没有用天阙之气却止血,而是下意识的用舌头去舔了一下自己左臂上的伤口,将流出来的鲜血舔入口中。

    就在这个时候,黄明灿察觉的周围竟然有人。

    猛地回头,却看到安君。

    此时的安君浑身颤抖,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如同疯子一般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熟识的,仰慕了二十年的人。

    “黄,黄师兄……”

    安君的声音颤抖着,她将头低下,不敢去看黄明灿。

    黄明灿双眼微眯,他虽然变得更加疯狂,却没有失忆,眼前这个女子,他当然认识的。

    他更加的知道,眼前这个女子,仰慕了他二十年。

    不过,此时的他脑海中没有那些过往。

    “好,你来的正好!”

    黄明灿缓步迈向安君,嘴角流出了鲜血,那是他刚刚舔过的鲜血。

    安君浑身发冷,见黄明灿朝着自己走过来,她下意识的后退。

    “黄,黄师兄,你要干什么……”

    “你一定找我找的很辛苦吧,既然出来了,就别回去了。”

    “不,师父该担心我了,我确定你没事,没事就好。”

    黄明灿步步紧逼,安君连连后退。

    “你要走么?那怎么行呢,你很有用的,非常的有用,没有你,我怎么获得主教司的信任呢。”

    安君双瞳陡然瞪大,“你,你要干什么。”

    安君不明白黄明灿是什么意思,似乎又知道黄明灿想要做什么。

    “呵呵,你不是一直都非常仰慕我么,那师兄我今天就应了你,算是对你的报答吧。然后……”

    黄明灿话音未落,便伸手朝着安君抓去。

    “不!”

    安君撕心裂肺的喊起来,却是没有用。

    …………

    眼看着距离盛鼎大会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宋立等人已经准备好前往天神京。

    东离大陆管理十分的森严,天神京作为东廷的京都,大多数的时候,是不允许随意进入的。

    一般来说,只有朝圣日,天神京才会向其他地方的信徒开放。

    平日里,只有天神京本地的居民,才能够随意的进入。

    不过,盛鼎大会期间,受到邀请的炼丹师,倒是可以进入天神京。

    而且,盛鼎大会这段时间,也会有一些受到邀请的虔诚的信徒,可以进入天神京观看盛鼎大会。

    宋立是参加盛鼎大会的炼丹师,按照规矩,只可以带两人入城。

    这样的话,龙紫嫣、耀月以及鲁慧三人,肯定有一人无法跟去。

    好在,同宋立一同去盛鼎大会的蔡,只带一个人,空出一个名额,宋立正好可以使用。

    至于付安,他本就是主教司的人,主教司的人是可以随意初入天神京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前往天神京。

    安陆城主教司的两名首座,此次也要进入天神京。不过他们两人,并没有跟宋立他们同行。

    天神京地处安陆城中部,一路上,宋立甚至能够看到,有一些教徒,沿途跪拜前行。

    听蔡解释后,宋立才知道,这些人乃是最虔诚的信徒。前往天神京是要朝圣的。

    要知道,天神京虽然地处中部,可东离大陆地域广大。

    如此跪拜前行,至少要数年的时间才可能到达天神京的。

    对于这些人,宋立实在是无法理解。

    不过虽然不能理解,但心里头仍旧尊重他们。

    别管怎么说,他们的这份毅力,着实令人敬佩。

    宋立等人一路飞掠前行,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到达天神京。

    天神京不愧为东廷的京都,虽然还没有进城,但是在城外,宋立便已经能够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庄严感。

    天神京城外,便是有着很多人。

    跪拜前行的朝圣者,亦是有着不少。

    可惜的是,最近的朝圣日,也要等到两个月后。

    这些此时跪拜前行到天神京的信徒们,需要在城外等待两个月,那时候才能够入城。

    宋立等人自然不用在城外等待,亮出身份,守卫查探了一番,便放他们入城了。

    天神京的街道十分的宽阔,并且整洁无比。

    街道的正中间,铺着大约三丈宽的白布,弄的宋立有些发懵。

    当然,宋立也不能直接开口询问,只能侧过头看了耀月一眼,等着耀月解答。

    耀月微微皱眉,思虑了一下,道:“不是朝圣日,地面也铺着白布,着实有些不实际啊。”

    蔡苦笑了一下,道:“的确如此,不过这样不是能够体现天神京的庄严感么。”

    宋立这才知道,街道中央的白布,竟然是那些朝圣者的专用道路。

    宋立还注意到,朝圣之路没有哪怕半点的脚印,街道上的行人没有任何人上去踏足。

    如此井然的一幕,让宋立心生震撼的同时,亦是心生鄙夷。

    “天神京的客栈并不是自由入住的,不过咱们是主教司的人,应该早就安排好了住处,去询问一下,就知道住在哪里了。”蔡道。

    蔡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上前,客栈外,有专人在守候,

    “天神的光辉永照!”

    “天神的光辉永明!”

    蔡与客栈外的专人各自行礼后,蔡问道:“我们是安陆城主教司的,请问在哪个客栈入住?”

    “安陆城!”那人深深的打量了下蔡以及宋立等人,露出鄙夷之色。

    “喏,那里!”那人指了个方向。

    顺着他所指方向望过去,能够看到,一家看起来有些小,而且有些残破的客栈。虽然也在正街上,却是不怎么起眼。

    当然,也没有人在意,更加没有人说什么。蔡看了那名侍者一眼,可能是对对方的态度有些不满,也就没有回话。

    几个人来到事先安排好的客栈,很明显这是一个临时居所,连客栈的牌子都没有。

    “算了,就住这里吧。”宋立叹息一声。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安陆城主教司分堂是所有分堂中最小的,他们进入天神京自然也不受待见。

    “嘁,一个侍者罢了,得意什么。”荣德瞥了一眼。

    荣德身边的温黛轻轻的碰了一下荣德胳膊,示意荣德不要多嘴。

    “侍者怎么了?即便是侍者,也是主教司总部的侍者,你一个安陆城主教司的神使,也敢鄙夷我们?”

    荣德话音刚落,从这破败客栈就走出来一名侍者。

    既然是侍者,那就肯定不是神官,即便相比于普通信徒,按道理说,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主教司中,豢养侍者。

    不但主教司总部有侍者,一些规模较大的分堂,也豢养着侍者。

    其实,在东廷之地,侍者就跟神渺大陆上的奴隶差不多。

    只不过,这些主教司总部的侍者,平时服侍的,均是总部中的一些手中权力极大的神官,时间长了,自然觉得自己有那些神官的庇护,嚣张跋扈到了极点。

    经常来天神京的人,对这种现象都习以为常。

    不过,荣德以及宋立等人,显然都不是经常来天神京的,对此显得很诧异,也非常愤怒。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