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怪,虽说杜里美的鼾声惊天动地,但这一觉下来,两人都感觉睡眠质量很好。

    第二天,两人在卫生间里,宋轻云嗡嗡嗡刷牙,电动牙刷,老杜蹲马桶奋发图强,彼此就好奇地讨论起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主要是两条汉子挤在一起暖和。

    宋轻云正是龙精虎猛年纪,火力壮;老杜是个大胖子,体温高。

    红石村夜里挺冷的,大家算是抱团取暖。

    宋轻云说:“老杜,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学宿舍里。”

    杜里美:“我也有这种感觉,大学的时候学生们家里都穷,冬天就一床薄被子。冷得实在受不了怎么办,那就挤一块儿呗。像我这种胖子,老受欢迎了,号称两脚大火炕,行走的热水袋。为了争取到和我睡一块儿的机会,同学们都使上贿赂手段了,直接请吃饭。最后,因为竞争太激烈,同寝室同学就决定抓阄。”

    他说得有趣,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毕,宋轻云道:“不过,老杜,咱们都是成年人,挤一张床总觉得怪怪的。你年轻的时候,同性之间手牵手勾肩搭背无所谓,现在年代不同了。要不,你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吧?”

    杜里美一脸的迟疑,他也不想和宋轻云挤啊,可是没钱另外租房。

    他手上的资金早已经花光,马上就要开启蹭饭模式。

    宋轻云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道:“这事我来安排,我帮你找村民家安置,吃住算我头上。”

    他心中晦气,好不容易从老娘那里得了一个红包,没富裕两天,又摊上了杜老板。

    这胖子讹人有一整套经验。

    杜里美,你就是个丧门星。

    上午的时候,宋轻云跑去看了看自己主持挖好的引水渠。

    据村民反映,那条从新联引来的水渠恶意被人破坏,怕要影响下一季庄稼的灌溉。

    宋轻云一听,这才是“麻雀摔跟斗——得鸟(了?)”“得”在本地土话是摔的意思。

    是,灌溉渠是从你新联的地上过,可水渠的所有权归属于国家。

    农村灌溉用的水渠根据规模和长度不同,所有权也不同,一般的小水沟属于所在地的村集体,而这条水渠则不同,因为是早年间国家组织民夫挖的,归农林局管。

    新联要动这沟,那是断断不可以的。

    他们如果挖掉水沟,来年老百姓喝西北风啊?

    宋轻云再坐不住,就去理论。

    到了沟坎上,定睛看去,宋轻云松了一口气,根本就没破坏啊,那几个村民就是瞎咋呼。

    原来,新联的村民在沟坎上种了胡豆。

    农村有在田间地头种点菜的习惯,骨子里的耕种基因让大家见不得有一点空地,见着了总寻思得栽些什么。就如今而言,村里的田坎上还有整齐的白蜡树和桑树,那是几十年前的人种的。现在自然没有人养蚕刮白蜡,但树却保留下来了。

    虽说是虚惊一场,却也给我们的小宋书记提了个醒。

    毕竟水渠从人家地界经过,整个村的水龙头都捏人家手上。新联只要一个不高兴,就能断你的水,再说了,两个村老祖宗可是结了仇的,不可不防。

    于是,琢磨了片刻,宋青云还是去小买部卖了两箱牛奶,一只手提了一个去了新联村支书家,说提前给支书和村长拜个早年,一点心意,见笑,见笑。

    上次为了水渠的事,宋轻云和他们已经打过招呼,彼此已经熟悉。

    听他把话说完,支书和队长笑道,这事应该没问题,大家都是熟人朋友嘛!对了,咱们这里的新任第一书记今天恰好在,择日不如撞日,一起整酒。

    就拿起电话把人请了过来。

    一看人,宋轻云就乐了,笑道:“小夏,是你啊,你小子怎么来这里做第一书记?这地方的精准扶贫早就完成任务,你是来摘桃子的吧?”

    新联的日子可比红石村好多了,就其原因那是因为以前村里有一座山出产高岭土,村民占山为王卖泥巴给瓷厂,很是整了点钱。后来国家一看,不成,你们把这山挖得乱七八糟,水土流失严重,都给我停了。

    虽然现在村民不挖山了,但钱都已经装进腰包,整个村一水儿的的新房。

    村里仅有的几个建档立卡贫困户也被轻松地消灭掉,前任驻村干部胜利回了原单位,不用再呆山沟里晒毒太阳喝冷风,真真是羡慕死宋轻云了。

    小夏叫夏雨天,今年二十九岁,他的二十九年的人生经历有点坎坷。

    他是农村娃出身,父母年纪大,没收入,个人财务一向糟糕。

    夏雨天大专毕业后先是去了一家水泥厂干销售,主要负责高原地区的销售。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信心满满,觉得以自己的才华定然能大展拳脚。

    事实证明,这个书生还是幼稚了。他的水泥倒是顺利地买了出去,可收款却成问题。每次去催款,热情的高原人民就直接搬出四箱啤酒,说“整酒,整酒,喝好了再谈生意。”

    每次他都被人给灌得烂醉,等到酒醒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回家的班车里。

    就这样,水泥厂两年,夏雨天同学业务干得稀烂,倒喝出了酒精肝,最后被厂子里愤然解雇。

    工作没了,他以前在厂子里谈的女朋友也分手了,很是痛苦了一阵子。

    小夏经受了人生打击后,头悬梁锤刺股,考上了公务员,在隔壁乡镇上班。可惜前女友伊人已婚,回首惘然。

    夏雨天和宋轻云以前在培训学习的时候在一个宿舍呆过,平时也有在一起玩,算是朋友。

    小夏:“什么摘桃子,别说得那么难听,整酒整酒,灌死你/”

    宋轻云笑道:“上班时间不能喝酒吧?”

    村长喝道:“不喝酒我就去挖水渠。”

    宋轻云:“为了红石村全体村民,我个人可以做出牺牲,但小夏你不能喝。”

    小夏:“你不喝酒,村长就要去挖水渠。我如果不把你陪好,你就不高兴,你不高兴,村长还得挖水渠,为了两个村的团结,我也可以做出牺牲。”

    宋轻云:“逻辑好象不太对。”

    村支书:“对了,今天是周六,公务员的休息时间,你们又不值班,喝点酒不算违反纪律。”

    宋轻云:“这个逻辑说得通。”

    一通畅饮,再次增进了友谊。新联的村支书、村长都说你放心咱们什么关系,那水你们村放心用。

    这个时候,小夏突然淡淡道:“宋轻云你是红石村第一书记,我是新联第一书记。今后如果有好事,我肯定要替咱们村争一争。各为其主,到时候别怪我。”

    宋轻云不疑有他,笑道:“雨天,公事是公事,公事上咱们就算打得头破血流,下来还是好同志好兄弟。为工作上的事,为了村集体利益,该争还得争,谁都别客气。”

    小夏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微笑:“对,谁都别客气,宋兄果纯人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