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茄长吼了一嗓子,余音绕梁。

    两个男人站在走廊里,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顶板,沉默了几秒钟。

    “你觉得他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刘培茄问。

    “来一段踢踏舞?”史腾盯着楼上,“就像上上个世纪美国好莱坞的舞王那样?你玩过《植物人大战僵尸》吗?里面有个僵尸就叫舞王僵尸,一边跳踢踏舞一边撬开你的脑壳。”

    “我觉得更可能是猫王。”刘培茄说,“一边抖胯一边过来咬你。”

    两人抬头看着天花板看到眼睛酸疼,看到天荒地老,看到山无棱天地合,遗憾的是既没有踢踏舞也没有电臀猫王,楼上的那人都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它是被我吓着了吗?”刘培茄问。

    “可能是。”史腾点点头,“它想到自己楼下就有个癫狂的神经病,它可能会很担忧自己不再安全了。”

    “这个是我才应该担心的。”

    “世人皆怕鬼,但你怎么知道鬼就不怕人?”史腾说,“说不定鬼走夜路的时候也怕碰到人,它们在碰到人之后也会尖叫,好可怕啊好可怕啊,我碰到人了!”

    “现在该怎么办?”刘培茄翻白眼。

    “两个选择。”史腾说。

    “第一个?”

    “第一个,刘培茄同志,组织上决定派你上去看……”

    “下一个。”刘培茄斩钉截铁。

    “回去睡觉。”

    ·

    ·

    ·

    两人进入工具间,一排一人多高的铁浮屠收纳柜立在房间里,七个小小的隔间,刘培茄和史腾像是踏进了公共厕所。

    拉开门仿佛就能看到马桶。

    刘培茄拉开门,门后不是马桶,是黑色的纤维内衬、复杂的排线和和金属爪扣,它按照铁浮屠的外形设计,能和铁浮屠完美契合,刘培茄总有一种奇怪的想象——他觉得自己踏进收纳柜就会变成壁龛里的雕塑和神像,就好比电影中的塑像在魔法失效之前就会回归原处,然后失去生命变成石头,一动不动地屹立在高台上。

    他和史腾进入相邻的两个柜子,打开柜门,转个身靠了上去。

    轻微的“咔嚓”一声,铁浮屠被固定了。

    接着胸前的绿色指示灯亮起,说明充电电路接通。

    收纳柜是铁浮屠的专用夹具,它的作用就是让铁浮屠的穿脱更方便,同时也能为铁浮屠的蓄电池充电,在没有收纳柜的情况下,铁浮屠几乎无法一个人穿脱,必须要两个人互相协助。

    刘培茄站在柜子里,把头盔摘下来,塞进手边的隔板里,深吸了一口气,“咱们就这么回去睡觉?楼上那哥们不管了?”

    “怎么管?”隔壁柜子里传来史腾的声音,“派你去管,你去不去?”

    “不去!”

    “那不就得了。”史腾的柜子里丁零当啷的,听上去他不是在脱衣服是在拆坦克,“你不去谁去?无论楼上那哥们是什么,它在干什么,踢踏舞也好,抖臀扭腰也罢,只要不对我们造成干扰,我们就不必去管它。”

    “你不好奇楼上究竟是什么?”刘培茄扭头对着柜子隔板问,“这可能是几百年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发现!”

    “不好奇。”史腾淡淡地说,“二十年前的那批人也有一个几百年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发现,可最终结果是什么?我的唯一义务是保证你们都活着回去,如果楼上那玩意儿真在那里待了二十年,那我们就不用担心它会跑掉,等我们所有人都安全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搞清楚它究竟是什么。”

    史腾一直很淡定。

    刘培茄叹了口气,解开铁浮屠外壳的搭扣,然后拉开拉链。

    “可是老有这么个人在你头顶上窸窸窣窣,你能睡得着?”

    隔壁沉默了一下,“就算有人在我耳边放鞭炮我都能睡得着。”

    刘培茄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来史腾是打过仗的人。

    “当年你是炮兵么?”刘培茄问。

    “算吧。”史腾回答,“副炮手。”

    “搬炮弹的?”

    “不……炮弹早就不需要人力搬了。”史腾说,“副炮手名义上是支持协助炮手作业,实际上是陪着聊天解闷的,你知道我们当时是钉子嘛,扎在那里不能动的,三个月一轮换,驻防的时候生活穷极无聊,三个营地守着一条线,冲突当天对面先动的手,一轮炸下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他娘的。”

    “然后呢?”

    “然后就打回去呗,指导员都急炸了,当时按照要求是没有命令不能还击的,扯淡吧?”史腾哼哼,“所以电话一打过来我们就果断还击了,当时就打空了一个基数,打完对方就哑火了,接下来就是三天三夜的对轰,上午两个基数,下午两个基数,晚上再打两个基数,轮流来,其实我估摸着也没打着,就是听个响。”

    “准头这么差?”

    “故意的。”史腾说,“对方也心知肚明,炮都往天上放了,哪儿没人往哪儿炸,他们真要敢炸死我们一个人,轨道上的神仙就要下来了,这年头陆军算啥啊……那段时间我天天枕着炮弹壳睡觉,算算都十几年了。”

    他把舱外服的双手塞进卡扣中,接着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铁浮屠被固定在收纳柜的夹具内,处于直立状态,这么脱是最方便的,史腾可以直接钻出来。

    他从铁浮屠中钻出来,刘培茄也钻了出来。

    两个人轻飘飘地落地,换好鞋子,然后把收纳柜的柜门关上。

    他们望着眼前高大的收纳柜,同时深吸气又深呼气。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诞?”刘培茄忽然问。

    “这个世界一直很荒诞。”史腾说,“有时候晚上做梦,我梦到十几年前当炮兵的时候,我想我会不会那个时候就被炸死了?我这么多年来的生活,都只是一个濒死之人的臆想……走吧走吧,越扯越没边了。”

    史腾转身出门。

    “就真没什么办法看看楼上的情况么?”刘培茄追了上来,“我不放心楼上那哥们。”

    “那下次它出现的时候,你就再吼几嗓子。”

    “我一定要设法联系上楼上的人。”刘培茄说。

    “行,行,没问题。”史腾耸肩,“只要你联系得上,你尽管尝试……另外,从现在开始,睡觉时间需要每个人轮流站岗,茄子,你站第一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