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还没说话呢,就见靠墙站的瘦高男人身子猛的一顿,漆黑的眸子里终于泛起了少许的涟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孩子爸爸呢。

    这时就见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喜糖塞进护士手里,然后高兴的说道,“辛苦了,吃点喜糖!谢谢你们了!”

    护士低头一看是包不值钱的普通奶糖,就也没拒绝,“那就谢谢了,让我们也沾沾你们的喜气。”

    午夜时分,之前在产房门口等着的那个瘦高男人再次出现在医院里。这一次他没进医院的大楼,而是站在楼下,一直抬头紧盯着6楼的一个窗口。

    “你在这里盯着有什么用啊?你有透视眼吗!?进去看看不就成了!”一个嘲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瘦高男人闻声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个衣着时尚的帅哥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瘦高男人看清来人后,语气冷淡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帅哥一脸好笑的说,“丁一,你不能卸磨杀驴啊!要不是我……你能这么快找到他吗?”

    丁一看了庄河一眼没说话,后者就全当他默认了,于是继续轻笑道,“我现在要上去看看他,你去不去?”

    虽然心里厌恶至极,可丁一知道没有庄河带着自己还真进不去,于是他就用鼻子“嗯”了一声,然后就径直走进了医院的大楼。

    一上楼就见产科值班的两个护士正在用手机偷看电视剧呢,她们听到有脚步声后抬头一看,顿时就眼前一亮,只见护士站前面立了两个长的很是好看的帅哥。只是一个冷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而另一个则笑容迷人的看着她们说道,“美女,我们来探视十五号病房的魏秋雪。”

    庄河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通常情况下都是百试百灵的,两个护士一听果然脸色绯红,其中一个有些害羞的说道,“不……不好意思先生,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要不……你们改天再来吧。”

    庄河听了就有些失望的说道,“我们是魏秋雪的弟弟,因为工作关系只有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明天一早我们就要飞首尔了,再回来不知要等几个月呢!美女,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保证不会打扰到其他的人。”

    虽然两个护士多少有些为难,可最后还是将庄河和丁一放了进去,只不过一再的嘱咐他们先给魏秋雪打个电话,千万不要吵醒其他人才好。

    他们两个走进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熄灯休息了,为了不惊醒房间里的大人们,庄河略施法术,让他们做了个香甜无比的美梦。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在如今这个“一床难求”的时节能住上双人间,证明这个魏秋雪的家庭条件还不错。丁一进屋后没做停留,径直走向了里面靠窗的病床旁边。那里放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床,一个小人儿正安静的躺在里面酣睡着……

    庄河这时也走到了近前,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人儿竟也连连咋舌道,“这真是张进宝?长得也太……可爱了吧?”

    “他是谁你还不知道吗?”丁一冷声说道。

    庄河听了就轻叹一声道,“也是,他不是张进宝,张进宝已经死了。”

    丁一这时看了庄河一眼,并没有接他的话茬儿,而是低头仔细的观察着婴儿床里的小人儿,似乎想从他的眉宇之间找出某人的影子。可现实总是残酷的,丁一看了半天也没瞧出这婴儿哪里有像张进宝的地方。其实他心里也清楚,那家伙每一世都长的不一样,虽然都是一张张平凡的脸,可他却总是能平凡的多种多样。

    庄河看丁一的眼睛都快掉进了婴儿床里了,就轻声对他说道,“你可轻点,我只是施法让大人们都睡着了,这小家伙可是说醒就醒,万一你把他给吓哭了,那咱们就得马上撤退了!”

    丁一听了没吭声,还是不错眼珠的盯着床上的小家伙在看……就在庄河实在忍无可忍想要去拉开丁一的时候,那个小家伙竟然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眼睛。

    丁一也没想到这个刚出生不到一天的小人儿竟然突然睁眼看向了自己,一时间有些发懵。就连庄河也被吓了一跳,他生怕小家伙下一秒就会放声大哭,于是他连忙上前要拽丁一离开。

    谁知就在这时,床上的小人儿瞪着两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片刻过后就竟咯咯笑了起来。这下别说是丁一了,就连庄河也走不动了,他俯下身盯着小家伙道,“真是个妖孽啊!长大了还不知道要去祸害谁家的小姑娘呢?!”

    丁一见了就一把推开庄河道,“你离这么近会吓到他了!”

    被推到一边的庄河顿时撇嘴道,“你真是太小看他的,你看他那样儿……别说我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了,估计我就是显了真身他也不见得会害怕!”

    丁一刚想说什么,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小手指一紧,他忙低头看去,就见小家伙竟然伸出一只小手,死死的抓住丁一的一根小手指。

    丁一顿时有些紧张的问庄河,“他是不是认出我来了?”

    庄河听了就伸头看了一眼,然后干笑一声道,“呵呵……你想太多了,他只不过是对你好奇罢了。”

    由于丁一的手指被小家伙攥住,所以他们两个在房间里磨蹭了好久才出来,以至于外头值班的两个护士差点没进来找他们。

    医院楼下的小花园里,丁一有些怅然若失的看着头上的月亮发呆,庄河见了就轻笑道,“怎么了,发愁小孩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去呢?”

    丁一这次到是没有继续装酷,而是转头问了庄河一句,“你说这真是他最后一世了吗?”

    庄河点点头说,“当然,这个绝对错不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一世会经历些什么……”

    丁一听后就转头看向六楼的那个窗口,轻声说道,“无妨……不管是怎样的一世,我都会护他周全,陪他一路走到最后。”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