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劲东的这一番话,在会议室再度引发大笑.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矮胖领导似乎有些厌恶庞劲东:“我们在讨论很严肃的医学问题,你的本职工作是修理水电,而不是修理人体器官。”

    矮胖领导的这番话,再度引起一阵笑声,不过这些笑声跟先前不一样,充斥着对矮胖领导的认同。

    领导讲笑话,就算是不好笑,你也必须得笑。

    双方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时常有大夫交头接耳,看样子对庞劲东大抵也是不屑。

    庞劲东善于自黑,其实庞劲东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不仅上过大学,还是۽的常春藤名校,只是在这些人的面前没必要说出来罢了。

    父亲却把庞劲东当成救命稻草,试探着对矮胖领导提出:“院长,要不……就让这个年轻人试试?”

    矮胖领导摇摇头:“先生,你要相信我们的专业判断,如果随便冒出一个疯子都能治好你女儿的病,问题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棘手了。”

    马上的,一个大夫喊了一声:“保安呢,快来,把这个疯子撵出去!”

    还真有两个保安走上前来,准备要把庞劲东撵出去。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金玲玲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我没听错吧?”矮胖院长一指庞劲东,惊讶的对金玲玲说道:“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哪来的,他不是学医的,更不是本院的大夫,怎么能让他随便发表意见?”

    金玲玲说话很有技术水平,先把一顶高帽子丢给矮胖领导:“菁华医院人才济济,我们衷心相信,贵院无法确诊的病例,其他医院更不可能。”

    矮胖领导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当然了。”

    “可惜的是,医学专家们现在都没有办法,所以我觉得应该广开言路。”顿了一下,金玲玲又道:“如果有人过去有过类似的经历,或许真的可以帮我们破解眼前的迷局。”

    “这……”矮胖领导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一下头:“那就让他说吧。”

    矮胖领导依然看不起庞劲东,认为让一个管物业的**丝在专业领域发表意见简直就是荒唐,但他知道金玲玲是什么人。

    刑事侦查局局长,位高权重,矮胖领导必须给面子。

    金玲玲看向庞劲东,语气有点怪异的说了一句:“希望你的才华能够帮助我们破案。”

    庞劲东面无表情的道:“我的才华确实需要施展。”

    矮胖领导轻哼一声,对庞劲东道:“让你说就赶紧说吧。”

    庞劲东张嘴就是一句:“是铊中毒。”

    没等其他人说话,矮胖领导张口就道:“太草率了。”

    庞劲东斩钉截铁的告诉对方:“我可以肯定。”

    “铊中毒?”矮胖领导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等一下,什么是铊中毒……”

    这个矮胖子是行政领导,不搞技术工作,其实他的医学水平也不比庞劲东高多少。

    不过,菁华医院确实是人才济济,马上有人附到矮胖领导耳边轻声解释起来:“铊盐是一种蓝白色重金属,有剧毒,非常罕见。好像在十几年前,京城有过类似案子,当时国内医院完全束手无策,还是通过国际互联网向全球求援,最终才在国外专家帮助下得以确诊。”

    矮胖领导轻哼一声,质问庞劲东:“你可以肯定这一次就是铊盐中毒?”

    庞劲东的回答很巧妙:“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解释!”

    给矮胖领导做科普的那个大夫跟着说道:“本院没法做铊中毒检测,据我所知,只有京城有数的几位专家有这个能力,如果我们把专家从京城请过来,最后又发现不是铊盐中毒,那可就是耽误治疗了。”

    “你们现在已经是在耽误治疗了。”庞劲东讥讽的道:“就算不做铊盐检测,难道你们就有办法救人?”

    矮胖领导勃然大怒:“我们的工作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好了,别吵了。”这个时候,金玲玲出来说话了,望了一眼庞劲东,问道:“你确定是铊中毒?”

    庞劲东用力点了点头:“确定!”

    “如果误诊,你能承担全部责任?”

    “虽然我不是大夫,这事儿跟我也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庞劲东用力点点头:“我愿意负责。”

    “好。”金玲玲转而告诉矮胖领导:“我已经跟京城联系过了,有两位相关专家坐中午的飞机,下午就抵达广厦。他们携带相关设备和试剂,可以第一时间就会进行检测,不管到底是不是铊盐中毒,都不会耽误什么……”

    听到金玲玲这一番话,在座的人全都愣住了。

    庞劲东刚说出铊盐中毒,金玲玲就走到一旁打了一个电话,也就是这么一个电话,根本没用去太多时间,竟然把整件事情都安排好了。

    毫无疑问,金玲玲专办刑事案件,拥有各方面许多资源。

    虽然她不懂什么是铊盐,不过知这种事应该找谁。

    真正让菁华医院这帮人感到吃惊的是,金玲玲竟然如此相信庞劲东。

    就凭着庞劲东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推测,金玲玲就在京城那边调动人马,矮胖领导觉得还真是人不可貌相,金玲玲这个女人看着很精明办事却这么糊涂。

    会议室的气氛有点尴尬,童菲打破了沉默,笑着道:“医学上的事情我们不懂,但这位先生既然这么肯定,不妨给个机会试试!”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进行过所有检查,也尽可能采用了各种治疗方案,全都收不到效果……”叹了一口气,那位了解铊盐中毒的大夫摇了摇头,对矮胖领导道:“不如让他试一试吧!”

    姜薇薇看了一眼庞劲东,急忙说了一句:“既然专家马上就要来了,咱们也总不能让人家直接打道回府,还不如检测一下再说。”

    说起来,姜薇薇非常希望庞劲东是对的,因为庞劲东是她找进会议室的,如果庞劲东在这里闹出什么乱子,她也得承担责任。

    可庞劲东想要的却不只这么多:“我觉得可以先按铊盐中毒进行治疗,毕竟时间不等人,多争取几个小时也是好的。等专家到了之后确诊,就加大治疗力度。”

    矮胖领导觉得庞劲东疯了,张嘴来了一句:“那就治呗!”

    既然金玲玲力挺庞劲东,矮胖领导决定索性不管了,要是搞出人命,也不是自己的责任。

    金玲玲不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吗,倒是就看这个大人物怎么摆平这个案子。

    但这个决定却也带来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铊中毒到底应该怎么治。

    患者的父亲哀叹了一声:“这……这要花多少钱啊?”

    庞劲东直接回答:“铊中毒虽然后果严重,但治疗却很容易,特效药是普鲁士蓝。把普鲁士蓝溶于甘露醇中口服,患者体内的铊会置换普鲁士蓝上的钾,形成不溶性物质随排泄物排出体外。”

    普鲁士蓝这种药听起来好像很罕见,患者父亲急忙问:“要花多少钱?我手头还有六千来块,不知道够不够用?”

    “确实要花点钱。”庞劲东点了点头:“大概三块五块的吧。”

    患者父亲以为听错了:“什么?”

    “人民币五块钱以内可以搞定。”顿了顿,庞劲东又道:“普鲁士蓝是一种非常少见的药,全国大概也就二百来片,这主要是因为很少能用到。但这种药并不稀缺,其实就是蓝钢笔水的颜料,生产出来非常容易。”

    庞劲东一语落地,会议室发出一阵轻松的笑声,有些水平的大夫都知道庞劲东说的是事实。

    金玲玲这个时候终于有点不放心了:“你这样直接开药方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庞劲东斩钉截铁的道:“我之所以建议先行展开治疗,就是因为普鲁士蓝没什么副作用,就算是误诊了的话,也不会产生不良后果。”

    “好。”金玲玲马上说了一句:“如果这一次被你言中,我替患者谢谢你。”

    “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分内之事。”庞劲东说着,甩了一下头发,然后怆然昂首仰望星空,想表现出一副视功名如粪土的高人style。

    可惜,庞劲东的角度有点太大了,刚好把鼻孔对着金玲玲,这让金玲玲发现庞劲东的鼻孔有点脏。

    矮胖领导讥讽的道:“你不是物业公司的吗,怎么变成医者父母心了?”

    “其实我是医学奇才,而且水平只表现出了一点点……”庞劲东说着,头昂得更高了,鼻孔直指天空:“如果你们肯给我机会,我在医学方面会有更大造诣。”

    “本院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矮胖领导把目光侧过去,对金玲玲说道:“我院可以马上展开治疗,普鲁士蓝应该是可以搞到的,但我强烈要求把眼前这个……叫什么来着?不管他叫什么,反正就是这个物业公司的员工,你们警方有必要暂时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