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英雄所见略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瓦将军为了见我一次,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可真不少!”

    “我认为是值得的!”阿瓦将军向庞劲东伸出了手,毕恭毕敬的说:“华夏人有句话……”

    庞劲东和阿瓦将军一起说出了后面的话:“闻名不如见面!,”

    一语落地,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庞劲东颇为感慨的说:“我对阿瓦将军也是这样想!”

    “可惜啊,我们是对手!”

    庞劲东点点头:“有可能还会在战场上见!”

    “我想我们之间的争斗更多的将会集中在政治和外交上,或许还会有一些经济层面上的,但是军事方面的……”阿瓦将军说到这里,脸色突然黯淡下来,无力的摇了摇头。

    “不要太过灰心,我相信有朝一日一定会做出变革,然后重组军队开赴果敢地区,到时候我们就能在战场上相见了!”

    “但愿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吧!”阿瓦中将看了看两个随从,压低声音说:“其实我对庞先生的一些见解并不认同,因为将军政府还是有着非常广泛的支持的,而且统治基础也很牢固!”

    庞劲东淡然一笑:“或许你说的对,但我仍然相信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听你说这话,好像很期望打仗!”阿瓦将军又摇了摇,语气变得沉重起来:“庞先生应该知道战争的残酷!”

    “我知道,而且也不愿意发生战争,但是很多战争是难以避免的!”

    “希望我们的愿望都能够实现…….”阿瓦中将语气非常复杂的说罢这句话,便转身向门外走去。

    风间雅晴追了上来,将手里的一个纸包交给阿瓦中将:“这是送给您的茶,请将军拿好!”

    “看来我是却之不恭了!”阿瓦将军坦然收下了茶叶,微微点头说道:“谢谢!”

    庞劲东将阿瓦中将一路送到了门外,最后郑重的说了一句:“保重!”

    “你也保重,后会有期!”阿瓦中将拍了拍庞劲东的肩膀,感叹道:“阿瓦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但是仍然要对庞先生说一句——英雄所见略同!”

    阿瓦中将此前说过“你我所见略同”,此时将人称“你我”替换成名词“英雄”,既表达了对庞劲东的尊重,同时也是含蓄的表达自己也非等闲之辈。

    阿瓦中将带着手下消失在了夜色当中,脚步显得略有些踯躅,让庞劲东觉得这个年轻干练的将领,在顷刻之间似乎老了许多。

    风间雅晴看着他们的背影,提出了一个问题:“我很奇怪,这个阿瓦既然认为先生是军人,为什么不称呼军衔中将,却要称作庞先生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唐韵一直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看看庞劲东又看看阿瓦中将,但却一句话都不说。这个时候她也跟了出来,告诉风间雅晴:“阿瓦把庞劲东当做军人,不代表要承认庞劲东的军衔!庞劲东的这个中将是木邦共和国政府授予的,而木邦共和国政府在军政府看来是伪政权!这也就是说,如果阿瓦中将称呼庞先生为庞将军,等于间接承认了木邦政权的合法性!”

    “原来是这样!”风间雅晴点点头,说:“这个阿瓦中将的心思够缜密的!”

    “不愧是我的智囊,说的一针见血!”庞劲东淡然一笑,带着众人回到了客厅,然后问唐韵:“你再说说看,阿瓦中将这次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唐韵当仁不让的分析了起来:“我认为目的有很多,第一、就像他说的一样,想看看庞劲东究竟何许人也;第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要探一下庞劲东有怎样的才干和观点,这在未来的战争当中至关重要;第三、则是向庞劲东表明态度,果敢战争并没有结束。”

    庞劲东点点头,问:“就这些?”

    “或许可能还有其他目的,但是只有阿瓦自己知道了,我能想到的就这么多!”

    风间雅晴如释重负的说道:“其他目的管不了,我刚才一直担心,他可能会对先生不利!”

    “他不会这样做的!”唐韵摇摇头,十分肯定地说:“一方面因为他不是这样的人,不屑于采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貌丁伦的失败提供了前车之鉴,如果轻易动手不仅同样会失败,还可能把他自己也搭进去。”

    风间雅晴点点头,想了想又说:“我对军事是外行,不过我觉得,像۽这样的强大的国家,在开战之前应该炫耀武力,充分震慑对手。但是像这样比较弱小的国家,应该示之以弱,让敌人麻痹大意,然后出奇制胜。但是听今天阿瓦说的那些话,倒好像是耀武扬威一般,这不是主动让别人警惕自己吗。”

    “小晴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关键!”庞劲东皱起了眉头,颇为不解地说:“我刚才也很是纳闷,阿瓦中将为什么一再强调要维护自己国家领土完整,这不仅过早暴露了他的目的和企图,也和他前段时间的做法不合拍!”

    唐韵急忙问:“他前段时间做什么了?”

    “秘密访问了国内,看起来像修复两国关系,但是绝口不提任何有关果敢的事!”

    “应该是没有直接提出,但间接的暗示会有的!”唐韵点上一支烟,刚要吸又放了下来:“其实这并不矛盾!”

    听到唐韵已经有了见解,庞劲东的眉头舒展开了:“哦?”

    “他来国内的目的可能确实是想修复两国关系,不过今天到这里来才是暴露了真正的态度,毕竟那么大一块领土分裂出去了,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不太可能!至于为什么要过早暴露自己,我想应该是绝望所致吧!”

    庞劲东对唐韵的说法感到很奇怪:“绝望?”

    唐韵进一步解释道:“对现实的绝望!”

    “他很想改变的现状,但是以一己之力却根本做不到,于是才产生绝望……”庞劲东明白了唐韵的意思,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分析下去:“所以他才会和我说这些话,目的不过就是表达自己坚强的决心!”

    唐韵给出了另一种说法:“也是虚言恫吓!”

    庞劲东点点头,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哎!”

    唐韵抽了一口烟,淡淡的问:“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惋惜!”

    庞劲东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觉得阿瓦中将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有缜密的思维和敏锐的观察能力,同时还具有比较进步和开明的观点!”

    庞劲东又问:“你觉得他的未来如何?”

    “虽然我不了解军政府实际什么样,但是也可以断言他不会有未来!”

    “我也这么想,所以才为他惋惜!”庞劲东说罢又是一声长叹。

    “阿瓦中将这样的人在应该很少!”

    “对!”庞劲东点点头,告诉唐韵:“我和政府军很多主力部队交战过,对其他那些将领基本都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大多数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唯独这个阿瓦中将留在我的记忆当中!更重要的是,我知道阿瓦中将这个人,并不是因为和他打过仗……”

    “哦?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唐韵想了想,很快就自己找到了答案:“听说的?”

    “对!”庞劲东默然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回忆道:“不知道为什么,阿瓦中将没有参加果敢战争,但我们俘虏了大量政府军官兵,包括几位将官,我们当时想要通过这些人进一步了解军政府,例如说哪些将领最有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结果发现其中很多人对阿瓦中将交口称赞。”

    “他在军政府地位如何?”

    “据说是丹俣大将的亲信,但是一直没有委以实权!”

    “那些被俘的将官没有必要对着敌人拍自己同僚的马屁,而且性命又被你们捏在手里,所以说的只可能是真实观点!”深深吸了一口气,唐韵接着说了下去:“阿瓦中将没有什么实权还能得到交口称赞,看来的确是有两下子!”

    “我也是这么想!”

    “不过,这也说明他锋芒毕露,这既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在唐韵和周心农长时间来的指导下,庞劲东如今已经对官场比较了解了,所以明白唐韵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风间雅晴不明白,很奇怪的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像小沈阳!”唐韵撇了撇嘴,才回答道:“说好事,是因为建立一个有才干的公众印象,有利于今后向更高处爬;说坏事,则是因为容易招到同僚的抵触和排挤,在一个**独裁的政府里,甚至还有可能引起上级的猜忌!”

    风间雅晴点点头:“明白了。”

    “这就是说,阿瓦中将已然锋芒毕露,最多只能在军政府继续往上爬,却很难有机会做大事!他自己大概也明白这一点,却又感到不甘心,所以今天来示威了!”

    “但愿他真的没有机会吧!”庞劲东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否则他真的是难以对付的敌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