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一十三章 阿瓦的诱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阿瓦中将在这里能够引用,不仅仅说明对华夏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更表明了他与貌埃和通莱那路货色完全不同.

    庞劲东微微颔首:“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

    “你为自己的民族争取自由与独立,虽然对于我的祖国来说是可耻和可恨的分裂,但是对你的民族来说却是崇高和伟大的行为!”

    庞劲东点点头,补充道:“我为自己的民族所争取的还有尊严!”

    庞劲东说着话的同时,又好好打量了一下阿瓦中将,发现他不仅有着军人的英武,还兼具着一种儒雅的气质,如果戴上一副眼镜倒是有些像学者。

    仅仅就这一点而言,阿瓦中将不同于军政府其他那些大腹便便,远远一看便可知是庸碌无能之辈的将军们。

    “考虑到华人在东南亚百年来的遭遇,貌埃和通莱当初策划的针对少数民族的暴乱,我赞同你争取尊严的这种说法!”阿瓦中将说到这里,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今天到这里来只是拜访!”

    “我完全相信,你不必再三重申!”庞劲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默然片刻之后突然说:“其实我从未认为阿瓦中将会对我不利,不过倒是一度怀疑阿瓦中将想要劝我放弃分裂立场!”

    阿瓦中将似笑非笑的问:“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你会同意吗?”

    “绝对不会!”庞劲东一字一顿的告诉阿瓦中将:“第一、这是出于我本人所遵奉的信仰;第二、果敢的事情不是我庞劲东一个人说了算,而且相信阿瓦中将也能够了解到,我现在基本上不过问果敢事务;第三、退一步讲,就算我愿意放弃独立,果敢人民也不会答应!”

    “所以,我不会做这种无用功!”

    “那就好!”

    “但是我希望你明白……”阿瓦中将看着庞劲东,目光当中突然闪过了一丝诡异:“我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国家继续分裂下去!”

    “那就战场上见喽!”庞劲东耸耸肩膀,提醒道:“我有必要告诉你的是,果敢共和军已经今非昔比,当初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更不是!”

    “就这些?”

    “当然不止!”庞劲东始终面带着轻松,表现出了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敌人的蔑视,但是同时又保持着对阿瓦中将的尊重:“果敢独立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得到了这个世界上多数主要国家的承认。不仅果敢人民向往自由,人民有很多也同情果敢。”

    “我觉得庞先生应该明白,这些现状都不是无法改变的!”阿瓦中将又吸了一口烟,接着掐灭了烟蒂,针对庞劲东说出的三点因素一一分析起来:“政府军的军力可以得到迅速提升,只要能够充分调动中下层官兵的积极性,加强训练并补充先进武器;其他国家的态度更不是问题,尤其是西方国家看重的只是利益,如果对他们来说更加有利益的话,他们马上就会转而支持主权和领土完整;虽然果敢人民普遍同情分裂,但是针对人民的汪洋大海,那种意志还是太过薄弱了。因为国家的主体终归还是缅族,而同情果敢的多是少数民族,真正的缅族非常的少!一个国家的未来永远取决和依靠于主体民族,而不是少数民族!”

    阿瓦中将掐烟蒂的动作有些恶狠狠,无意中流露出了内心世界当中的一些东西,庞劲东装作没有注意到,当即反驳说:“放下政府军如何提升军力不谈,你拿什么换取西方国家的支持?又用什么保证缅族的意志能够得到集中实行?”

    “首先、开放,允许西方国家投资,动用外汇购买其他国家的技术和产品;其次、革除军政府现在的弊端,以换取缅族人民的支持!”

    庞劲东一针见血的指出:“你说的这两条其实都是一条,那就是在建立**政体!”

    阿瓦中将看了看两个手下,沉重的点点头:“你说得对!”

    “如果可以建立**政体,其实就算不用经济利益交换,西方国家在果敢问题上的现有立场也会动摇!”

    “哦?”阿瓦中将没想到庞劲东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饶有兴趣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换作是克钦邦或者若开邦搞独立,西方国家同样会是现在这个态度,因为支持zhuanzhi国家的分裂主义活动是他们的传统,但是对于**国家就不一样了……”

    “你我所见略同!”阿瓦中将出声的笑了笑,接着庞劲东的话说了起来:“虽然西方国家高唱‘**高于主权’,但这其实是用来蒙蔽世人的,为分裂敌对国家寻找理论依据!其实越是**国家就越是反对分裂,从来没有那个**国家因为尊重‘民族自决权’而分裂,真正为此分裂的只有南斯拉夫这种西方阵营的敌人!”

    “如果西方阵营真的尊重这个所谓的权利,那么加拿大为什么不允许魁北克独立、英国为什么不允许北爱尔兰独立、法国为什么不允许科西嘉独立、西班牙为什么不允许巴斯克独立?还有,在二零零一年的时候,۽为什么要镇压德克萨斯共和国?”

    庞劲东鼓了几下掌:“说得好!”

    “正因为如此,尽管z国同样面临少数民族的分裂问题,我却不用来说服z国的高层放弃支持果敢!”阿瓦中将顿了顿,拖着长音说道:“因为国际关系一直都存在着双重标准!”

    庞劲东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赞叹道:“说得好!”

    “谢谢庞先生的夸奖,阿瓦实在愧不敢当!”阿瓦中将笑着摇了摇头,先是这般自谦了一番,接着突然问道:“我感到很奇怪,因为我们毕竟是两个敌对的阵营,所以庞先生不该对我说出这些话,可是庞先生看起来倒好像是有意帮助自己的敌人!”

    “其实就算是我不说,你的心里也早就有这些觉悟了,所以我们何妨捅破这层窗户纸!而且我从来都希望自己的对手值得尊重,甚至越强大越好,这样我会更有成就感!如果对手不值得尊重或者不够强大,就算我说出这些话,他们也无法理解!”

    “在这一点上,你我所见仍然略同!”

    庞劲东笑着点点头,又对阿瓦中将说:“在很多人看来,你的这些话都是常识,但是作为一个zhuanzhi腐朽政府培养起来的军人,能够有这番见地却是殊为难得的!”

    尽管庞劲东的话里充斥着对军政府的挖苦,但是阿瓦中将却表现得很平静,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愠怒,反而还说:“谢谢夸奖!”

    “因为zhuanzhi政府的将军们只知道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沉浸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美好梦幻当中,从来不知道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的世界,更没有你这样的远见卓识!”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阿瓦中将犹豫了一下才说出这么句话,看起来有些言不由衷的样子。

    庞劲东由衷的道:“尽管你可能不愿意承认,可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偌大的军政府,那么多的将军,才出了你这么一个阿瓦中将!”

    “庞先生真的过誉了!”

    “实话实说,你的优点,是军政府其他人不具备的!”庞劲东夸奖完阿瓦将军,继续指责起了军政府的弊端:“再比如说,将军们只会对自己的人民耀武扬威,尽管他们的心里可能很清楚你指出的这些现实,但从不敢像你这样对敌对阵营的人勇敢的说出来!”

    “在果敢第一线作战的军人,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庞先生!”

    “可是他们的行动失败了,所以我可以不当一回事!”庞劲东看着阿瓦中将,表情和语气都充满了敬重:“倒是你的这番话表明了所具有的素质和才华,才让我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有了新的认识!正因为毕竟还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所以的明天一定会变得美好!”

    就在这个时候,风间雅晴已经准备好茶,端到了庞劲东和阿瓦中将这里。

    庞劲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这里只准备了茶,如果阿瓦中将喜欢咖啡的话,那么我马上让人出去买!”

    “谢谢庞先生的好意,但是我同样喜欢喝茶,接受不了西方人的玩意儿!”阿瓦中将端起杯子品了一口,然后称赞道:“好茶!”

    “你我所见再次略同!”庞劲东说罢端起杯子也喝了一口。

    庞劲东有两套名贵的紫砂茶具,风间雅晴担心两个人一旦动手打起来会毁掉,所以没有舍得拿出来用,代之以全套的玻璃茶具。

    这样一来,倒是别有一番情趣,只见在碧绿色的茶汤当中,一根根嫩芽上下漂浮着,如同被微风扬起的一般。

    阿瓦中将放下杯子,若有所思的看着里面的茶,突然问:“这是什么茶?”

    这个问题是风间雅晴回答的,她板着脸一字一顿的告诉阿瓦中将:“是我们家先生最近常喝的黄山毛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