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零四章 最高境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然管得着!”何悦第一次壮起胆子顶撞了庞无双,斩钉截铁的说:“因为我在追求你,所以你的态度对我至关重要!”

    “可……我凭什么答应你?”

    何悦思考了半天,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父亲的资产总值已经超过三十亿美元了,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你肯嫁给我,这些将来全是你的!”

    男孩子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所以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问题,但也是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

    何悦虽然和很多优秀的女孩子接触过,但是说起来却也没有什么情感经验,面对庞无双这样一个女孩则更是不知所措,遑论回答这样有技术含量的问题,所以说出了这么一个有些蠢笨的答案。

    尽管现在很多女孩子都是拜金主义者,找男朋友的重要选项就是看对方是否多金,但是她们中的多数都会假装高尚,不会赤果果的表现出对金钱的追求。

    至于那些更加注重对方人品的女孩子,听到这句话之后会认为何悦是个非常庸俗市侩的人。

    所以无论面对任何一种女孩子,何悦的这个答案都是相当失败的,何况庞无双根本就不在乎钱。

    当然,何悦如果真的是个庸俗市侩的人,断然不可能给庞劲东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

    幸运的是,庞无双与何悦相比也是半斤对八两,不但不觉得这个答案有什么问题,反而哼了一声说:“三十亿美元算什么,我们果敢共和军贩毒的时候,每年经手的海洛因也不止这个数字,何况我们还有摇头丸、冰|毒、可卡因和各种各样的迷幻药!”

    何悦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虽然已经知道了庞无双的背景,但是听到这句话仍然感到汗流浃背:“是吗……”

    “你知道每年分到我爸爸手里的钱就有多少吗?”

    “不知道……”

    有很多女孩子都因为何悦的富有而主动展开追求,虽然何悦对这些女孩子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价是个很诱人的数字。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发现,自己如果追到庞无双,才是真的发掘到了一座金矿。

    不过,何悦喜欢庞无双并非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有受虐倾向,根本就是一种没有原因的喜欢。

    如果一定要说出原因,那么或许是因为与庞无双在一起的时候,何悦总是感到非常的开心和快乐,庞无双的活泼和各种各样的鬼点子,是在上流社会长大的何悦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虽然在大开眼界之余,也要忍受庞无双的种种虐待,但是何悦认为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虽然你不知道,但我也不告诉你!”庞无双哼了一声,得意洋洋的问:“还是说说吧,答应你会有什么好处!”

    “这个……”何悦急忙搜索了一遍脑海,从曾看过的书里总结了了一套lang漫的说辞,但是转念一想又意识到这些东西对庞无双没用,于是把话又咽了回去。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最后拿出了最俗气的说法:“我会对你好……”

    庞无双点点头,表现得很满意:“嗯!这还差不多!”

    何悦赶忙问:“这么说,你答应了?”

    尽管一直都知道何悦在追求自己,而自己也很喜欢与何悦在一起的感觉,但是如果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拿出来明确,还是让庞无双感到无法接受。

    原因只有一个,庞无双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与某个男孩子有过情感上的碰撞,在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说比庞劲东还要少。

    “我……这……那……”庞无双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突然掉转过头去跑了。

    何悦凭借直觉知道,庞无双肯定会答应自己,断然不肯错过眼下的这个机会,于是急忙追了上去:“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答应了吗?”

    庞无双如同一只羚羊,在田野上欢快的穿梭着,把何悦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同时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答应……了……”

    除了何悦,另一个犯贱的男人是廖承豪,只不过他犯贱的方式与何悦不同。

    而且比起庞无双与何悦之间明白的交谈,他与罗枫之间的关系是在比较隐晦的情况下确定的。

    罗枫知道廖承豪在追求自己,默默的接受了这种追求,而廖承豪也从来没有把追求的话说出口。

    两个人肩并肩的坐在小树林里,俨然已经是一对恋人了。

    罗枫与庞无双不一样,关注的都是比较现实的问题,而且对此丝毫不加掩饰。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廖承豪,直白的问:“你每年赚多少钱?”

    廖承豪尴尬的回答道:“十万……”

    “才十万啊?”罗枫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我听说,你可是庞劲东手下雇佣兵的头子,怎么才赚这么点钱呢,不过就是个小白领的水平!”

    廖承豪挠挠头,有些郁闷的说:“不少了……”

    “多吗?”罗枫哼了一声,开始算起了账:“你知道二环以内的房子每平米多少钱吗?我可以告诉你,不花上个百八十万,根本就住不舒服!”

    “是吗……”

    “这还只是住,日常生活更是如此,没辆几十万的车怎么出门啊?在度假胜地是不是应该有套度假屋?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会让你脸上也有光,但是名牌服装和化妆品要花很多钱的……”

    “是吗……”

    “还有,养个孩子成本也很高的,国内的奶粉不安全,国外的现在也不安全了!你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喝三聚氰胺长大吧,但是比较安全的奶粉至少要一百多块钱一桶,还有尿不湿什么的,以及生病就医的费用,零零碎碎加一起也要花不少钱的!”咽了口唾沫,罗枫继续说:“将来孩子上学,总要挑所不错的学校吧,择校费和学校建设费什么的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更别说每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还有打点老师的费用……”

    廖承豪过去已经习惯了贫穷,一个月花不上几百块钱,自从加入血狮军团之后,所享受的一切全部都是军团无偿供给的,所以薪水对廖承豪来说只是一个数字。

    现在听到罗枫这一番分析,他才知道原来想要过上比较好的生活需要这么大的成本,额角和嘴角同时抽搐了起来:“是吗……”

    “你赚得这么少,可怎么办啊……”尽管还没有度过谈恋爱的阶段,两个人就已经开始思考今后的生活了,但是罗枫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羞涩或者尴尬,而是站在廖承豪妻子的角度思考起来:“实在不行,我就只能重操旧业了……”

    廖承豪如同罗枫一样,对这番谈话的题材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只是强烈反对罗枫的这个打算,于是急忙阻止道:“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重操旧业,就凭你每年的十万块,咱们还不得喝西北风啊!”

    廖承豪一字一顿的纠正道:“不是十万块,是十万美元!”

    “十万美元?”罗枫眼珠一转,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廖承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那你就不用重操旧业了!”

    “重操旧业”这种说法会让人感到罗枫从事的是皮肉生意,但是廖承豪和罗枫两人都没有意识到,而且罗枫虽然过去的职业的确见不得光,在男女方面还是非常纯洁的。

    罗枫想了想提出:“但是美元现在贬值啊,不如让东哥直接给你发一百万人民币!”

    廖承豪听到这话顿感哭笑不得:“第一、血狮军团在国内、۽、木邦共和国和招募了大量兵员,现在开始向拉丁美洲和非洲扩展,最近在巴基斯坦也招募了一些,所有这些人的薪水都以美元结算,不可能为我一个人开特例的;第二、我在血狮军团内部授衔少将,美军的待遇是全球最好的,将官的年薪在六万到十四万美元。作为一个雇佣兵的少将,我的待遇已经相当不错了。”

    罗枫撇了撇嘴,略有些失望的说:“你才是少将啊!”

    廖承豪郑重的告诉罗枫:“整个血狮军团,只有庞劲东一个人是中将!”

    罗枫虽然对军事是彻底的外行,但是感觉将军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军衔,所以非常奇怪的问:“为什么?”

    “因为木邦共和国当初授的就是这个衔,所以庞劲东就没有另外给自己弄个称呼,而是尊重和保留了这个军衔。庞劲东当初立了那么大的功劳才得到中将,而在血狮军团里面中将再往上就没有人了。这也就是说,少将在血狮军团事实上已经是最高军衔了。”顿了顿,廖承豪补充道:“而且我们的军衔来的都很实在,全是依靠战功逐渐积累起来的,每一条杠和每一颗星都捏得出血来!不像某些国家,依靠唱歌跳舞也能成为将军!”

    罗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还有,血狮军团的待遇福利非常好,吃饭可以去食堂,菜码非常的丰富,而且味道也很好!东哥已经说过了,但凡是我这种终身雇佣的官兵,结婚由军团分房子,面积根据级别决定!至于其他方面的支出,军团也将会供给的!”

    “那很不错啊……”罗枫想了想,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帝国控股集团的待遇很不错,但是比起血狮军团还要差点,不如我申请调到血狮军团去吧!”

    “拉倒吧!”廖承豪苦笑着摇了摇头:“血狮军团不养闲人的,每个人都要承担大量工作,问题是这些工作没有一样是你能干的!”

    “啊?”罗枫豁然站起,不满的说:“亏你还是少将呢,给女朋友安排份工作都做不到?”

    “做不到!”廖承豪又摇了摇头,无比郑重的说:“正因为我是少将,所以凡事更应该以身作则,不能带头违反!”

    或许是被廖承豪的大义凛然所感染,罗枫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看着廖承豪小心翼翼的说:“其实帝国控股集团这里也不错,但是我有个要求……”

    见罗枫不再坚持无理要求,廖承豪缓和下来口气:“说吧!”

    “你可一定要答应我!”

    廖承豪拍拍胸脯:“没问题!”

    “你把薪水交给我管!”罗枫害怕廖承豪不答应,急忙指出:“你已经答应了!”

    廖承豪根本没当作一回事,点点头说:“哦!交就交!”

    在不远处的山丘上坐着两条老光棍,一个就是金头虎,另一个则是唐传江。

    两个人都没有女朋友,对其他人的活动又不感兴趣,于是凑到了一起,结果相谈甚欢,拎着几提啤酒坐到这里,一边看着众人一边喝着。

    众人离金头虎和唐传江的位置或远或近,但是两个人能清楚地看到一切,而且由于声音在郊外传得比较远,所以或多或少的还能够听到一些对话。

    金头虎不断的大发感慨,唐传江或是点头赞同,或是表示不太理解。

    但是无论唐传江有什么样的感觉,此时的金头虎都已经达到了他自己所谓的装b四境界中的最高境界——无逼胜有逼,不但他自己没有察觉到自己是在装b,唐传江也不认为他是在装b。

    于是两个人一起在装b最高境界中升华着,而且唐传江还被金头虎说得渐渐开始思春了。

    “我早说过,男人的本性就是犯贱,你看看何悦就知道了!”金头虎将手中的一瓶啤酒一饮而尽,摇了摇头说:“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找了庞无双呢,不是自毁前程吗!”

    唐传江比金头虎要更了解庞无双的脾气秉性,对这个丫头的很多作为也是颇为无奈。

    但是唐传江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不要说庞无双暂时还没有惹到自己,就算是真的惹到了,看在庞劲东的面子上也不会如之何。

    而且唐传江对背后里讲别人坏话的行为非常的反感,不过此时却也知道,金头虎其人性格直爽,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一转身的功夫可能就会忘得一干二净,所以说这些话并非是对庞无双有什么恶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