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七十章 又来了一个惹不起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庞劲东郑重的补充道:“我说的不是客套话,而是诚心实意的邀请!”

    冷雨将信将疑的问:“真的?”

    “真的!”

    “那就好…….”冷雨耸耸肩膀,表示不太相信这个邀请,因为找不到庞劲东这样做的理由.

    庞劲东看出了冷雨的心思,露出了些许的戏谑:“因为我喜欢美女,而你又是美女,所以我希望经常看到你。如果我不希望看到你,或者你不愿意来,那就说明你不是美女。”

    听到庞劲东这番似是而非的高论,冷雨想起了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的一切既往,冷艳的脸蛋有些赧红了起来,近乎是下意识的指责了一句:“没正经!”

    “正经又怎么样?不正经又怎么样?”庞劲东说到这里,努力的微微耸耸肩膀:“其实还不是苦中作乐!”

    在这一刹间,冷雨察觉到了庞劲东内心的苦闷,看着庞劲东用力点了点头:“我一定会经常来!”

    冷雨走后,庞劲东看着被紧紧关上的房门,对唐韵说:“现在没有人了,你有什么都可以说!”

    唐韵若有所思的回答道:“想解决这些问题有一个先决条件……”

    “什么?”

    “必须和沈家瑶取得沟通!”

    庞劲东闻言顿时犹豫了起来:“这个……”

    唐韵以为庞劲东不愿意这样做,立即阐明了其中的必要性:“首先、以你和沈家瑶的关系,应该坦诚相待;其次、我相信沈家瑶也不愿意父亲在外面这样为人,你们可以一起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再次、或许沈家瑶掌握着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果你单方面采取什么行动,很容易导致亲人之间情感的破裂。”

    其实庞劲东已经考虑到了唐韵说的这些,有所犹豫的原因是不知道沈家瑶会做出什么反应,因为今天的沈家瑶已经不是当年跟在身后的那个小丫头。

    有的时候,庞劲东甚至觉得自己对沈家瑶的了解,甚至都没有对陈冰晗或者唐韵那样多。

    与这种陌生感相伴的是情感上的疏远,如果庞劲东和沈家瑶还维持着当年的情谊,那么在庞劲东刚刚回国的时候,沈家瑶就会立即毫不犹豫的披上婚纱。

    庞劲东没有对这件事表态,想要先仔细的思考一番,但是生活往往会代替人们的主观意识做出决定。

    不等庞劲东决定是否与沈家瑶见面,后者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而且为的正是这件事。

    再说陈冰晗这一边,小丫头认为自己受到了欺负,不仅责怪起当天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嗔怪庞劲东不是一个够格的男朋友,因为庞劲东当时没有挺身站出来维护自己。

    于是陈冰晗决定就此不去医院,等着看庞劲东在失去自己的照顾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凄惨的状况。

    但是刚刚过了两天的时间,既没有接到庞劲东的电话,也没有人通报那边的情况,使得她有些坐不住了。

    陈冰晗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廉价小说或者电视剧,里面有这么一句话:“爱情是要自己争取的!”,陈冰晗把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决定主动去争取自己的爱情,于是厚着脸皮去探望庞劲东了。

    陈冰晗来到庞劲东病房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庞无双代替了,庞无双捧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正一勺一勺的往庞劲东的嘴里面塞。

    那碗东西显然是庞无双自己鼓捣出来的,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甚至无法确定原材料,不过倒是可以肯定味道必然不怎么样。

    但是庞无双很为自己的杰作骄傲,只是从来不肯自己品尝,只给庞劲东吃。

    她在陈冰晗怄气离职之后,主动承担起照顾庞劲东的责任,每天都要弄很多这样的东西。

    最要命的一件事情是,她没有陈冰晗那样的耐心,既不管那东西是否太烫,也不在乎庞劲东能吃多少,用特大号的勺子盛起冒尖的一堆,掰开庞劲东的嘴就往里面硬塞。

    庞劲东被迫将那堆热气腾腾的东西吃到嘴里,然后为了防止味觉受到太强烈的刺激,尽可能地以最快的速度咽下去。

    但是尽管如此,庞劲东还是感到舌头被烫的脱了层皮,而且一种酸甜苦辣咸综合在一起的怪味,紧接着强烈的冲击着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庞劲东不得不细细的品了品,感到似乎隐隐的还有一股臭味,不知道庞无双到底用了什么作料。

    刚开始的时候,为了照顾到庞无双的一番热情,也是不想打消庞无双的积极性,庞劲东还强忍着。

    但慢慢的,在数次极度几近昏厥过去之后,庞劲东实在忍不住了。

    “妹妹……”庞劲东咽了口唾沫,清了清嗓子,试探着对庞无双说:“你最近不要上课吗?”

    庞无双大大咧咧的回答道:“光顾着照顾你了,还哪顾得了上课?!”

    “这怎么能行!”庞劲东长长叹了一口气,装作惋惜的样子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耽误学习啊!”

    庞无双双手叉腰,理直气壮的质问道:“哥哥重要还是学习重要?”

    “当然是哥哥重要了……”庞劲东其实很想告诉庞无双,正是因为哥哥重要,所以应该尽快去学校上学,不要继续留在这里继续折磨自己。但是同样基于那两点考虑,庞劲东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这不就得了!”庞无双一摊双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既然我完全是为了你好,你就不应该继续用学习来折磨我!”

    庞劲东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既然你是为了我好,就不要再做那些东西了!”

    “啊?”庞无双气得把碗“嘭”的往桌子上一扔,不满的质问道:“你不爱吃?”

    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庞劲东也就无所顾忌了:“你自己尝尝!”

    “我为什么要尝?”

    “你自己做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不尝?”

    “我又不是病人!”

    “你尝过之后肯定会得病!”

    “你的意思是说,你吃了我的东西之后,病情加重了?”顿了顿,庞无双不服气的说:“可是我看你像是越来越好了啊!”

    庞无双的嘴上功夫煞是了得,而且还可以瞪着眼睛说瞎话,搞得庞劲东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反驳。

    瞠目结舌了半刻钟,庞劲东拿出了杀手锏:“我现在动不了,等恢复健康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庞无双一听这话立即软了下来,赔笑道:“哥,别生气哈,我开玩笑呢!”

    就在这个时候,兄妹两人才发现陈冰晗已经来了,由于陈冰晗始终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兄妹两个又把全部精力集中在拌嘴上,所以刚开始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

    陈冰晗听到并看到了这场闹剧,走过上前来拿出了一个保鲜盒,随着盒盖刚刚被揭开,里面就冒出热腾腾的蒸汽,随之还飘散出了一股香味。

    陈冰晗笑着对庞无双说:“还是我来照顾他吧!”

    庞无双对陈冰晗倒是没什么恶感,此时更是乐得落个清闲,忙不迭的答应道:“好啊!”

    陈冰晗本来很担心,这几天会有其他女孩子取代自己的位置,但是看到是庞无双之后就放心了。

    陈冰晗没有说什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坐了下来直接给庞劲东喂起了饭。

    常言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就是说无论是人还是事,都不能轻易攀比,但是庞劲东此时无法不在庞无双和陈冰晗之间做个比较。

    陈冰晗准备的东西香甜滑软、入口即化,吃了一口之后还想再吃一口,再加上陈冰晗的那种细腻和温柔,使得庞劲东在经历过庞无双的折磨之后,竟感到此刻像是上了天堂一般。

    一时之间,庞劲东感到一股热泪涌上眼眶,哽咽着说:“谢谢……”

    “和我有什么好客气的!”陈冰晗说罢微微一笑,一副大度宽容的样子。

    庞劲东只是想要借机让陈冰晗明白一些道理,并非想要彻底毁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且也明白女孩子是需要哄的,这两天一直都很想和陈冰晗联系。

    但是庞劲东在当时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现在没有办法自己打电话,如果让别人代劳又不好说些太过**的话,所以只能被动的坐等着陈冰晗自己想明白。

    庞无双看了看亲亲我我的两个人,感到十分的无趣,拎起书包,丢下了一句:“我去上学了!”

    看着庞无双的背影,庞劲东问陈冰晗:“你是不是也要去上课?”

    陈冰晗点点头:“我是不放心才过来看看,马上就得去上课!”

    陈冰晗话音刚落,房门被人重重的打开了,沈家瑶风尘仆仆的从外面冲进来。

    乍一看到陈冰晗,沈家瑶先是一愣,紧接着毫不客气地说:“冰晗,你先出去一下!”

    陈冰晗倒是知道庞劲东与沈家瑶的关系,虽然青梅竹马很容易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但是陈冰晗并不是很担心沈家瑶会与自己竞争。

    即便是陈冰晗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庞劲东与沈家瑶的来往实在太少。

    但是沈家瑶的这句话实在有些刺耳,所以陈冰晗有些不太愿意了:“怎么了,瑶瑶姐,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让我知道吗?”

    沈家瑶知道自己态度有些恶劣,不自在的撇了撇嘴,缓和了口气:“我和庞劲东有些家事要商量,其实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好像应该去上学了!”

    陈冰晗与沈家瑶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当初才会带着沈家瑶出去找鸭子,考虑到陈梓阳与沈昊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说起来陈冰晗还要尊称沈家瑶为“瑶瑶姐”。

    此外,沈家瑶的实力也是陈冰晗惹不起的,见沈家瑶已经做出了让步,陈冰晗也不敢再坚持,只得乖乖点点头:“那我走了……”

    陈冰晗说罢拎起了书包,拖沓着脚步离开了病房,嘴里不断的低声念叨着:“各个我都忍不起,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等到陈冰晗走了出去,再也听不到脚步声,沈家瑶猛地回过神来,质问庞劲东:“你都在胡搞些什么?”

    庞劲东多少已经揣测到了沈家瑶的来意,所以表现的非常镇静:“你什么意思?”

    “你……”沈家瑶看了看四周,确定再也没有其他人,压低了声音说:“你竟然和爸爸争女人!”

    沈家瑶说着话的同时,蛾眉紧紧地拧到了一起,表情十分的复杂,其中既有些愤怒,又有些焦躁,还有些痛苦。

    “这件事情你有误会!”庞劲东保持着平静,有条有理的将事情的全部经过说了出来,最后语重心长的对沈家瑶说:“相信陈黛容当时是灵机一动,但是我相信她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确实不想……”

    庞劲东说到这里就打住了,但是接下来的话是什么,沈家瑶完全可以想到。

    “原来是这样……”沈家瑶点了点头,表情变得轻松了:“我不会责怪陈黛容的,甚至还理解她的做法……”

    庞劲东也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我见多了女孩子为了金钱而出卖**和灵魂,陈黛容能够保持着这样的情操,可以说是难能可贵的!”

    庞劲东微微皱起眉头,似笑非笑的说:“这话竟然会从你嘴里说出来!”

    沈家瑶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庞劲东犹豫了一下,进而觉得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不妨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所想说出来:“我觉得现在的你和过去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沈家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刚刚放松的表情又紧绷了起来。

    “过去的你可以快乐的享受清贫的生活,但是现在的你似乎不能允许再回到从前了,而我始终认为人应该乐于享受任何一种生活。”庞劲东撇了撇嘴,又说:“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当一个人习惯吃山珍海味之后,就不能再忍受粗茶淡饭的味道。”

    “这恐怕不是你要说的全部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