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三十九章 并不浪漫的求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庞劲东平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金玲玲说出这么一个字,便犹豫了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是在过去,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拒绝!但是现在,我无法理解!”

    庞劲东的意思是吕菁在世的时候,金玲玲可以顾及姐姐的情感而离开自己,既然吕菁现在已经不在了,金玲玲就没有理由再错过这段情感。

    只是,为了避免刺激金玲玲的伤痛,庞劲东把话说的很隐晦。

    金玲玲明白庞劲东的意思,也不否认其中的道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愿答应。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拒绝,索性揶揄庞劲东道:“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啊!”

    “这件事情无关乎我对自己的信心!”

    “那有关什么?”金玲玲为了表示拒绝,重重的哼了一声,但是由于情不由衷,声音听起来很怪异:“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喜欢你!”

    “感觉!”庞劲东仍然深情的凝视着金玲玲,缓缓地说:“我相信你是喜欢我的,而我也非常的喜欢你!”

    “是……是吗……”金玲玲第一次听到有男人向自己告白,脸蛋红到了极限,开始向紫色发展。

    “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庞劲东有生以来第一次向女孩子告白,情绪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超出了面对克勒格的时候。庞劲东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借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继续说:“或许从第一次我们相识,你把我当作流氓那一刻,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尽管那个时候我们是冤家!后来我们一起经历了与悍匪的枪战,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风波,让我的情感进一步的加强了!到了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这种情感加强到了什么地步,但是我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很想和你一起度过下半生!”

    庞劲东一口气说出这许多话,脸色也涨红了起来,不得不侧过头去掩饰自己的尴尬。

    就在庞劲东转头的同时,金玲玲也侧过了头去,同时轻声问了一句:“我凭什么答应你?”

    “不凭什么,就凭我相信,你也是喜欢我的!”

    屋子里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沉默,对于两个人来说既有些尴尬,却又很是温馨。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玲玲轻声问:“你想好了?”

    “是的!”

    “不后悔?”

    “当然!”

    金玲玲思考了片刻,心里还是有些障碍:“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你看我现在瘫痪在床上,后半生可能都无法直立行走!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热心肠的人,你就当是帮忙做善事好了,用后半生的时间照顾我!”

    也只有庞劲东这样的爱情白痴才能够提出这样的理由,也只有金玲玲才会认真的考虑这个理由,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两个人彼此深深地喜欢着对方。

    金玲玲觉得自己是愿意照顾庞劲东的后半生的,于是鼓足勇气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就是你的求婚?”

    对与庞劲东这个爱情白痴来说,能够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金玲玲,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断然不可能再想出lang漫的求婚仪式来。

    听到金玲玲的这个问题,庞劲东木讷的问:“那我该怎么做?”

    “至少要有鲜花啊,钻戒什么的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正经人家的孩子,不可能就这样随随便便答应别人,总要举行一个仪式,把所有人都请来,郑重宣布这件事吧?”

    “哦,应该的……”庞劲东虽然不懂得lang漫,但是并非不知道lang漫,觉得自己的确应该策划一个像样的求婚和订婚仪式。

    只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主意,庞劲东决定出去找几家婚庆礼仪公司,只要把钱给足了肯定会达到金玲玲满意。

    不行的话,还可以咨询一下身边的人,像庞无双和金头虎这样歪点子多的人,肯定会有好办法。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金玲玲突然想到了什么,非常认真地说:“我们还没有谈恋爱呢,为什么要订婚啊?!”

    庞劲东问愣住了,片刻之后才问:“你的意思是……”

    “先谈恋爱再说!”

    “啊?”

    “也就是说我同意给你当女朋友……”金玲玲感到自己实在无法继续留在这里,于是转身跑到了门口,然后丢下了一句话:“改天再来看你!”

    看着金玲玲远去的身影,庞劲东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然金玲玲没有答应求婚,目的毕竟还是达到了一半。

    但是庞劲东虽然对金玲玲说出的都是心里话,却多少有些冲动的成分在里面,是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之下,受到两人之间气氛的熏染才做出求婚的。

    现在金玲玲离开了,庞劲东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感情问题。

    庞劲东过去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只是沈家瑶,但是现在看起来对沈家瑶存在的只是亲情而已,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回国之后接触最多的女孩反倒不是这位青梅竹马。

    现在庞劲东可以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金玲玲。

    虽然对于庞劲东这个爱情白痴来说,能够有这样的觉悟是一个进步,然而庞劲东却也发现自己还喜欢着其他几个女孩,只是对金玲玲的感情是其中最强烈的。

    尤为重要的是,庞劲东早已与陈冰晗明确了男女朋友的关系,现在又有了金玲玲这么一个女朋友,让事情变得非常的复杂难办。

    不能说庞劲东不喜欢陈冰晗,但是刚才向金玲玲求婚的时候,的确把陈冰晗抛到脑后了。

    庞劲东一直都认为感情应该是专一的,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做出了脚踩两只船的事。

    “干脆我正式加入木邦国籍,然后立法允许一夫多妻……”怀揣着这样龌龊的想法,庞劲东进入了梦乡。

    (……)近郊有一所小饭店,营业面积非常小,此时只有两个人坐在里面。

    在两个人中间有一张小圆桌,上面摆着四五盘菜,虽然这些菜全都没有动过,两个人却已经喝掉了十几瓶啤酒,空酒瓶子在地上摆了一圈。

    这两个人是刘大江和刘二江,正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他们的神情都很落寞,气色看起来很憔悴。

    “雪里红炒肉丝?”刘二江夹起一筷子的菜,看了看后扔回到盘子里,骂道:“操!咱们哥们什么时候吃过这种饭菜!”

    “此一时彼一时!”刘大江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长长叹了一口气:“都特么的是那个庞劲东!”

    “大哥,咱们要不要找人干掉他?”

    “这个事情我已经想过了,而且也打探到庞劲东住在哪里,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顿了顿,刘大江无奈的说:“他们把整个住院处都包了下来,有二百多人长时间守在那里,严格盘问每一个进出的人,包括医生和护士!根本没有办法强攻,派人潜入进去也没机会!庞劲东的朋友倒是能随便进出,但是他们是不可能帮咱们的!”

    “下毒呢?”

    “庞劲东每天吃的饭菜,都是自己人做好之后,一路送到医院来,咱们的人根本没机会接触到!”

    “难道就看着那个逼养操的逍遥自在?”刘二江说着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庞劲东不会逍遥自在的,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他伤得好像很重!”为了让自己的弟弟轻松一些,刘大江咧开嘴笑了笑,笑得很难看:“再者说,有账不怕算,庞劲东可以留着慢慢收拾,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样重整旗鼓!”

    “说得没错!”想起江海帮这段时间遭遇的巨大变化,刘二江差一点咬碎牙齿:“到时候我一定要把庞劲东碎尸万段!”

    “不会饶了他的!”

    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刘二江问:“谢公怎么说?”

    “谢公好像也没什么主意……”刘二江打量着刘二江,缓缓地说:“他没有料到庞劲东竟然用了这么几招,更没有想到公安系统竟然开始内部整顿,把我们的人马一网打尽!”

    “谢公一向足智多谋,怎么会败给庞劲东那个臭小子!”

    “时也!运也!”无力的摇了摇头,刘大江补充说:“谢公就是这么说的!”

    刘大江为了避免刺激弟弟的情绪,所以没有把话全都说出来,其实谢公曾对眼下的局势进行过深入的分析。

    谢公认为,这些年自己虽然搞得风生水起,但是也得罪了太多的人,并且种下了很多不利因素。

    这一次失败是庞劲东点燃了导火索,然后将这些不利因素集中引爆。

    如果是单凭庞劲东的话,双方着实需要好好斗上一段时间,至少自己不可能输得如此之快。

    谢公的分析是非常符合实际情况的,与唐韵后来得出的结论也是一致的。

    就江海帮而言,这个庞大的帮派固然有些盟友,但是因为多年来抢占了太多的地盘和生意,所以有的更多的却是敌人。

    这些敌人虽然平常慑于江海帮的势力而不出声,找到机会却会一起跳出来,而阎罗场上的决斗就给了他们这样一个机会。

    此外,江海帮太过贪婪,自己吃肉的同时,连汤也不让别人喝。

    林佩雯在这一点上就很聪明,对待别人非常的慷慨大方,从来都是有钱大家一起赚,结果在成为第一大帮派后也没有树敌太多。

    再以赖海雄而言,多年来的非横跋扈使得同僚产生了很大的怨气,让自己被庞劲东找到机会下手除掉。

    同时他还引起了金啸的注意,促成了公安系统内部的反腐风暴,而且引起了高层对谢公的注意。

    刘二江将筷子扔到桌子上,恨恨不已的说:“难道咱们就这么等着?”

    “谢公最后给了我十六个字……”刘大江关切的看着刘二江,一字一顿的说:“韬光养晦,以静制动。徐图后进,再展宏图。”

    刘二江虽然平日里也读些书,但是文化水平毕竟很低,所以没有完全明白这段话的意思。

    但他觉得现在没有必要纠缠于这十六个字,于是告诉哥哥说:“放心好了……”

    刘大江正要说话,饭店的门被打开了,陈三海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陈三海焦急的样子,刘大江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刚才得到消息……”陈三海一屁股坐到两人旁边,愁眉苦脸地说:“何瘸子被人干掉了!”

    高峰时期的江海帮有数十个中级老大,每一个手下都带着一大帮小弟,有的甚至手下还有较为低级的老大。

    在阎罗场决斗结束之后,这些老大或走或逃,或是叛变到其他帮派,最后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

    这几个老大都是江海帮的中坚力量,更是帮派的死忠分子,刘大江相信只要他们在,江海帮重整旗鼓就还有希望。

    然而从几天前开始,这些老大逐个被人干掉,下手的人干净利落,几乎不落一点痕迹。

    有的老大不得不躲了起来,虽然保全了性命,但毕竟只是暂时的。

    何瘸子就躲了几天,这几天耐不住寂寞刚出来,便被人杀了。

    为了安全起见,江海帮的老大出门都是成群结队的,何瘸子就是前后有许多小弟簇拥着。

    但是没有什么人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被许多人围绕着,何瘸子上厕所的时候落单,结果被人一刀划开了喉咙。

    其实就算总是能被人保护着,同样无法保证安全,有两个老大就是这样。

    他们正在街上走着,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几个人来,转眼便冲开了小弟的围护。

    这几个人的身手非常了得,江海帮的小弟们在其面前不堪一击,两个老大更是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便已经魂归西天了。

    “太他娘的过分了!一点都不顾道上的规矩!”刘大江再也无法继续保持冷静了,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右手的筷子随之“啪”的一声被捏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