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一十三章 毒与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很聪明,知道我想要说什么.”金振宇点点头,突然提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你凭什么可以保证果敢共和军会禁绝毒品?”

    庞劲东微微一笑,反问道:“我凭什么不能保证?”

    面对庞劲东的反问,金振宇不愠不恼,逐条说出了他的疑虑:“首先、果敢共和军走私毒品已经数十年之久,在金三角各个贩毒团伙纷纷遭到打击的时候,唯独他们安然无恙。而其他团伙宣布禁毒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做出类似的表态,因此我有足够理由怀疑他们的决心;其次、多年来的毒品生意让果敢共和军尝尽了甜头,也结成了一个坚强的既得利益集团。如果决定禁毒,那么怎样安抚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再次、果敢共和军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我担心他们目光短浅。”

    金振宇的这几条疑虑都很关键,不过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字“钱”。

    庞劲东想起国内的几亿元人民币援助,猛然间意识到这种慷慨事实上也是花钱买安定,换取国内毒品的禁绝,并减少由此引发的各种犯罪活动。

    对于毒品这种东西,不仅贩卖行为本身是违法的,而且还会延伸出许多犯罪活动。

    比如说,瘾君子们一旦无力承担长期吸食毒品的巨大花费,必然会铤而走险,通过恶性犯罪筹措毒资。

    这些年来,毒品事实上已经变成了国内社会的一个很大不稳定因素,而国内毒品的最大来源就是金三角地区。

    多年来,国内为了解决金三角的毒品问题采取了很多方法,比如越境打击制毒贩毒活动,或者拿出资金和技术支持当地居民改种经济作物,以取代原来的罂粟。

    庞劲东甚至进一步怀疑,国内决定支持果敢共和军的重要因素之一,可能就是为了控制并改变这片罂粟花盛开的土地。

    其实,国内本来可以在双方合作刚开始时就明确提出毒品问题,然而当时却装作没有这回事,留到了此时此刻才提出来。

    庞劲东当即感到这就是政治家的智慧,在最初的时候,国内的禁毒要求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

    而现在双方合作日渐密切,果敢共和军对国内的依赖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在明确的提出来,由不得果敢共和军不答应。

    因为预料到毒品会成为双方之间的一个障碍,所以庞劲东早就准备好了措辞,此时全部拿了出来:“相信金将军能够明确的意识到果敢共和军与其他武装贩毒团伙的不同,其他那些团伙就其本质而言,不过就是些占山为王的草寇,毒品生意为他们带来的财富只是用以享受。而果敢共和军则有明确的政治追求,毒品生意只是一种手段,帮助达成原本的目标。这种本质上的不同,注定了果敢共和军懂得取舍。既然其他团伙都能坚决禁毒,何况是果敢共和军呢。”

    “可是我担心,果敢共和军到了今时今日,可能会本末倒置,把毒品换取的财富当作了自己存在的目的,就像当年的缅共一样。”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果敢共和军的根本目的,是追求果敢人的独立与自由,而不是推销任何虚无缥缈的东西。也就是说,果敢共和军的目标是很现实的,比较容易实现。我在长箐山时,曾对军内的高官明确提过,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可以靠毒品积累财富,但当真正的建立了一个政权,就不可能再把自己当作永远上不了台面的毒品贩子。”

    金振宇点点头:“说得好。”

    “将军应该可以考虑到,如果果敢共和军已经变质,这次果敢战争就不可能爆发。”

    庞劲东的心里其实非常清楚,如何禁毒将是果敢共和军需要长期面对的一个问题,而且难度还不低。

    庞劲东给出的这些保证和分析,严格的来说是很抽象的,因为没有任何针对性可言,更加谈不上具体。

    不过对庞劲东的这种态度,金振宇还是很满意的:“在过去缺钱的时候可以贩毒,现在有了这么多钱,就不应该再做糊涂事了。”

    “将军能明白最好。”

    让庞劲东没有想到的是,金振宇所要指责的不止于此:“我们的社会存在着三样危害,同时侵蚀着人们身体和心灵,这三样危害就是黄赌毒。除了毒品之外,果敢地区还占了另外一样——赌。”

    庞劲东微微皱起眉头,遗憾地说:“对不起,将军,我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关于果敢地区有一件事情,是庞劲东至今为止都不知道的,那就是果敢地区目前已经成为z国周边最大赌城。

    提起z国周边的赌城,许多人都会想到澳门,其实这里的规模一点不逊色。

    由于出入境比较方便,与国内各方面联系紧密等等原因,这里还有着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

    赌博问题是随着缅北地区禁毒而出现的,各个武装团伙在失去毒品创造的财源之后,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落到了赌博上,赌场随之兴盛繁荣起来。

    澳门赌场的游客来自世界各地,虽然其中z国人占大多数,但的赌场几乎全是z国人在参与。

    一家赌场典型的运作模式是,由当地武装势力提供保护,老板通常都是z国人或者华侨,工作人员是z国人,全部游客也都是来自z国。

    常言说“十赌九骗”,赌博从根本上而言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游戏,如果可以仅仅依靠运气,那么都是有公平可言的。

    但是同一天里,如果有的人运气不好,那么必然有的人运气好,这样一平均下来,对于赌场而言只是一个零和游戏。

    所以,运气事实上在其中并不起到太大的作用,否则世界各地的赌场就不可能那样兴盛了。

    真正依靠赌博发财的人事实上是没有的,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的人却有的是。

    正是因为赌场可以创造丰厚的收益,所以促进了相关地区经济的发展,而这种发展直接导致了z国大量财富的外流,这种流失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就是**。

    金振宇看着庞劲东困惑的表情,叹了一口气说:“难怪你会不知道,因为果敢共和军目前还没有参与到这里面。总体而言,境内围绕着云南边境有三大赌城,一是掸邦第一特区首府老街,二是掸邦第四特区首府勐拉,三是克钦邦第二特区的一个经济开发区迈扎央。国内每年流向这些地方多少钱虽然无从计算,但是可肯定是以‘亿’计的。参赌人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我国的党政领导干部、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和国家公职人员,由此产生的**问题是相当惊人的。”

    金振宇的这一番介绍已经把问题的严重性说得很清楚了,让庞劲东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们将会像对待毒品一样禁赌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而且协调各个部门一起行动,电力部门对境外赌场停止供电;通信部门中断了境外赌场的通信业务服务,关闭了境外赌场的宽带网络服务;金融系统中断了境外赌场的金融服务;旅游部门停止了出境一日游异地办证业务……但这些虽然收效显著,却都只能是暂时的,不仅对国内各个行业造成损失,而且闭关锁国也不是长久之计。”金振宇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最好的办法还是从内部控制。”

    “我明白将军的意思。”

    “前段时间,云南方面与缅北各个武装势力进行谈判,对方答应配合我方的行动,很多赌场打出了牌子‘禁止公务员赌博’。”金振宇无奈的摇摇头:“只不过嘛,一方面,赌场不可能核实每个客人的身份;另一方面,他们绝不会放着钱不赚,暗中还是要进行一些操作的,这个道理与贩毒是一样的。其实他们肯在表面上答应我们的要求,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金振宇把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庞劲东暗暗的感到了庆幸,因为缅北地区的对国内的不良影响越大,国内政府就越需要在缅北扶持一个统一的、强有力的政权。

    三大赌城中的老街和勐拉,都处在果敢共和军实际控制之下,完全可以做到金振宇的要求。

    庞劲东立即保证道:“我们会处理好这个问题。”

    “你先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这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关闭赌场让很多人失去财源,可能会重操旧业贩毒也说不定。”

    “将军尽可以放心,未来的果敢政府将会完全是我们国家需要的样子,但是……”庞劲东打量着金振宇的神情,用试探的语气缓缓的说:“我必须事先说明一点,那就是我们不会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上效仿国内。”

    庞劲东说出这句话之后,很担心金振宇会大发雷霆。但是这句话如果不说在前面,将来必然会造成双方的决裂。

    金振宇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理解,你们只能这样做,否则不仅内部的不同意见者会反对,而且还会被西方国家所警惕,这些国家是不希望这个世界上再出现一个如我们一样的国家的。”叹了一口气,金振宇无奈的说:“这是一个让人无奈的现实,但是必须接受,一切以民族利益为重。”

    庞劲东松了一口气:“将军能够明白最好。”

    金振宇回到座位上,锐利的目光落在庞劲东身上,做出了一个小小的总结:“果敢共和军必须努力处理好所有问题,战胜政府,禁毒禁赌。否则,国家可以扶持果敢共和军,同样可以迅速弄垮。”

    这次会见的时间不过才一个小时左右,然而金振宇却已经是第三次做出类似的警告了,这让庞劲东的心里感到很不舒服。

    不过平心静气的想一想,庞劲东却也能够理解,金振宇将军是有难处的,而且面临着的风险远超出自己。

    金振宇顶着巨大压力支持果敢共和军,势必得罪了高层的绥靖派,这些人的数量必然不少,一旦发动全面反扑,将会让他蒙受沉重的代价。

    阻止绥靖派反扑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对果敢共和军的政策是正确的,因此可以说金振宇目前根本就是孤注一掷。

    果敢共和军的斗争一旦失败,庞劲东还可以继续去做帝国控股集团的董事长,而他则必然要失去一切,包括权力和荣誉。

    到时,金振宇不但永远无法翻身,还可能成为一个反面典型留在历史上。

    除了考虑金振宇的个人荣辱之外,果敢共和军还具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将会对国家未来至少在一二十年内的外交和国防政策构成影响。

    果敢共和军如果胜利,就意味着影响将是正面的,而失败则意味着影响是负面的。

    庞劲东在蓦然之间,感到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将军,相信我们之间可以军人风格坦诚相对,所以我不想做任何空虚的保证,只是希望将军有耐心看我们的表现。”

    “好。”金振宇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好像苍老了不少。

    本来这次谈话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庞劲东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是不应该对金振宇提出的,但是在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庞劲东只能说出来了:“将军,我想问一件私事。”

    “什么私事?”金振宇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惊讶,很奇怪自己与庞劲东之间还会有什么私事可谈:“是你的私事,还是我的?”

    “都算不上吧……”庞劲东兀自笑了笑,回答说:“我是想知道玲玲最近怎么样了。”

    “哦,你是问玲玲啊……”听到庞劲东的这个问题,金振宇的语气十分平淡:“你们两个既然是好朋友,怎么你还不知道吗?”

    金振宇的这句话让庞劲东感到十分尴尬,却又不得不说:“我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但是手机总是关机!”

    “你怎么不往家里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