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劲东急急忙忙出了公司的门,四处张望,想看看金玲玲是否在等自己。

    正是下班时间,公司的员工们纷纷往外走,庞劲东伸头伸脑的样子很快引起注意,周瞳走到庞劲东的身边,问:“庞总,你在等人吗?”

    庞劲东正要回答,却见由远及近飞速开来一辆蓝色的现代途胜,在自己身前不到一米处,急刹车停了下来。紧接着,金玲玲从上面跳下来了。

    “哈!时间刚刚好!”金玲玲得意洋洋的说。

    “是你的朋友吗?”周瞳带着一种近乎职业性的微笑,对庞劲东说:“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不想被看到,结果还是被看到了!”怀着这样一种哭笑不得的心情,庞劲东给两个女孩做了介绍。

    周瞳十分礼貌的和金玲玲握了握手,然后就告辞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同时也给人一种十分模式化的感觉。

    “我在中国味道定了一个包间!”金玲玲一边开车,一边说:“我请你!”

    “我的清白毁在你的手里了,你的确应该请我!”庞劲东无奈的笑了。

    “哦!这么说,你还没有女朋友呢吧?!”

    “是啊,你的出现很容易招致误会!”

    “那就误会吧!”金玲玲笑嘻嘻的点着头。

    庞劲东一本正经地说:“我对你绝对没有成见,事实上,我认为能够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但是自从我们接触以来,我发现你存在很严重的职业病……”

    金玲玲打断了庞劲东,问:“刚才那位周瞳,是你们公司的秘书吧?”

    “对!”

    “很漂亮哦!”

    中国味道是全市最高档的一家酒店,菜的味道未必是一流的,但是装修绝对是一流的,而且价格也绝对是最贵的。

    沈家瑶对这家酒店十分熟悉,订的包间名字叫“青竹轩”,里面的装修古典雅致。说是包间却更像是园林,面积十分大,在正当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和几把椅子,四周是小桥流水和石子铺出的小路,其间点缀着一些郁郁葱葱的青竹——是真正的竹子,绝不是塑料制品。这一切,难以让人相信会是在室内。

    服务员都是十分靓丽的女孩子,个头高佻,一身旗袍。相貌已经可以参加选美了,身材更是傲人的。当两人落座后,一名服务小姐走过来,带着一股醉人的微笑问沈家瑶:“沈小姐,请问点些什么?”

    金玲玲今天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红裙子。这条裙子看起来十分繁琐,上面有点缀着很多布头,但是当金玲玲坐到对面的时候,庞劲东才发现这条裙子实际上很短。

    金玲玲把菜牌递给了庞劲东,问:“你喜欢吃什么?”

    庞劲东也来过几次这里,但是远不如金玲玲这般熟悉。显而易见的是,金玲玲的工资收入是无法支撑她的这种消费的。

    两人点过菜后,服务小姐又问:“两位喝点什么酒吗?”

    庞劲东问金玲玲:“你喝酒吗?”

    “要一瓶红酒吧!”

    “好!”庞劲东点了点头,告诉服务小姐:“一瓶普通年份的嘉士顿!”

    看着庞劲东此时斯文优雅的样子,相对于激战悍匪时的那般凶狠剽悍,让金玲玲感觉判若两人。

    “你对酒很有研究嘛?”金玲玲好奇的问。她虽然喝红酒,却没有听过嘉士顿这个牌子。

    “嘉士顿是波尔多的名酿!价格便宜,物超所值!”庞劲东回答说:“我不好意思把你宰得太狠!”

    “我只知道波尔多的红酒是最好的!”

    “其实,波尔多红酒出名的原因,最初并不是因为好喝。”

    “那是因为什么?”

    “波尔多自古盛产葡萄,十九世纪的时候,当地农户为了防止行人偷葡萄吃,就把硫酸铜和石灰水喷散在上面。因为这两样东西混合在一起后,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有一年,爆发了一种霉菌引起的病害,导致整个法国的葡萄欠收,但是波尔多地区却因为这种无心配制出的溶液刚好可以杀灭霉菌,因而幸免于难,同时还贡献出了一种著名的农药——波尔多液。”

    “原来是这样!”金玲玲点了点头,似乎又想要说点什么,却打住了。

    庞劲东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开门见山的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金玲玲咬了咬牙,还是说出来了:“我发现你懂得很多……”

    “你是不是感到奇怪,我作为一个曾经的雇佣兵,怎么可能会了解这些呢?!”庞劲东替金玲玲把问题说了出来。

    金玲玲开心的笑了,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的她显得十分可爱纯真,完全不是穿着警服那副凶悍的模样。

    “雇佣兵只是我人生中的一段经历,并不是全部。”庞劲东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似乎像是说给自己听:“在我过去的生活当中,或许还算是一段比较好的经历!”

    “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当雇佣兵的吗?”

    “十年前,我和父母移民到国外,但是父亲生意失败,欠下了黑手党的巨额债务。在那之后不久,我的父母就因为车祸辞世了……”

    金玲玲十分愧疚的说:“对不起!”

    “没什么!”庞劲东说着,一扫刚刚出现在脸上的阴霾,重新露出了微笑。“但是人虽然死了,债却是要还的,而且还是高利贷。可是无论我做什么工作,都不可能合法的在几年内赚到足够的钱。那个时候,我差一点就要被黑手党抓到他们的地下黑工厂,过上十年不见天日的黑暗生活。”

    “做苦工?没有人身自由吗?那和奴隶有什么两样?今天的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今天的世界,还有很多事情是你想不到的。”

    “后来呢?”

    “后来本杰明大叔救了我。他是一个黑人,曾经当过兵,算起来,今年应该六十多岁了。本杰明在那一地区很受尊敬,虽然他并不属于黑帮,但是即便黑手党也要给他面子。”

    “可债还是要还的?!”

    “对!本杰明只是暂时让我自由了!”庞劲东点了点头,笑容带出些许沧桑与无奈:“他当时告诉我,想要尽快的还清黑手党的债务,而且还不想做违法的事情,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当雇佣兵。如果你够优秀,可以赚到很多钱。”

    “你一定很优秀吧!”

    “你很有眼光!”

    “那么你今天的财富,也都是那个时候积累的了?”

    这个问题让庞劲东怔了一下,然后才回答:“一部分……”

    “你能讲讲你当雇佣时候的事情吗?”金玲玲表现得饶有兴趣。

    “那不是可以在晚上讲给小孩子听,哄他们睡觉的故事。”

    “我知道啊!可就是想知道吗!”

    默然了许久,庞劲东点点头,答应说:“那就告诉你三号高地的故事吧!那是我成为雇佣兵之后,第一场惨烈的战斗。”

    三号高地的故事让金玲玲颇感震撼,但是让庞劲东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金玲玲很快就当时雇佣兵和三角洲部队各自采用的战术,和自己分析评论起来,而且说的话竟然没有一句外行的。

    随着交谈的深入,庞劲东更是发现,金玲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军事迷,而且不仅迷还很通。她对军事理论和武器的了解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一个职业军人,而且很多见地让庞劲东这样有过多年军旅生涯的人,也不得不佩服。

    每一个人都有爱好,这种爱好往往是没来由的,有的时候甚至违背了自己所属的生活方式。

    金玲玲的爱好是本不应该属于女孩子的,但是她为此几乎用去了自己全部的业余时间,去学习和研究。

    当然,尽管金玲玲颇有见地,却只能局限于理论上。但是庞劲东相信,如果给了金玲玲一个合适的机会,她会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军人。第一次遭遇悍匪的时候,金玲玲刚开始是由于过度紧张,才没有及时作出反应。而当她开始熟悉那种环境之后,两枪准确的击毙了两名悍匪。

    “我很羡慕你!”金玲玲告诉庞劲东。

    “或许你始终渴望一种充满刺激和激情的生活,但是如果你真的在那个环境中呆过,就不会接受别人的羡慕了!”

    “只要能够体现自己活着的价值就是好的。”

    “可是你的价值要以无数人的生命作为代价!”

    “即便没有你们,战争照样会存在,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你的三号高地吗?”

    “不止是三号高地!事实上,三号高地真正告诉我的事情是,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三号高地。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都要死守住它。”

    金玲玲看着庞劲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庞劲东的面前,说:“这个是你的!”

    庞劲东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有一枚精致的勋章。

    “一等功!”金玲玲告诉庞劲东:“我认为这枚勋章应该属于你!”

    “不!”庞劲东把盒子推到金玲玲的面前,告诉她:“你才是勋章的主人。我在战场上度过了许多年,因此昨天的事情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