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九十三章 乞丐同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庞劲东并没有走开,而是站在门外点了一支烟,然后低低的声音自问:“真的会输吗?”

    伴随着外面传来士兵们训练的口号声,庞劲东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庞劲东一支烟还没吸完,就听见唐韵在里面如同杀鸡一般喊了起来:“跌了!跌了!终于跌了!”

    庞劲东近乎条件反射似的,立即推开门回到办公室里,只见唐韵手舞足蹈的喊着:“跌!继续跌!”

    因为“跌”这个字与“爹”的发音相同,所以如果不是唐韵后面还跟了一句“继续”,庞劲东会以为她真的神经失常了。

    这时的唐韵脸蛋红扑扑的,性感之中带上了一些可爱。庞劲东看了她一会,才把目光挪到电脑屏幕上。

    股指在向上冲了一下之后,就突然掉头向下狂跌起来,速度之快如同从高处落下的苹果,一丝反弹的迹象都没有。如果牛顿当初炒股票而不是坐在苹果树下发呆,可能同样会发现万有引力。

    转眼之间,庞劲东和唐韵的亏损就被全部弥补回来,而且开始出现巨额盈利。看着账面上不断增加的数字,唐韵简直心花怒放,庞劲东则在轻松之后,感到了些许的悲哀。

    唐韵注意到庞劲东的表情,奇怪的问:“你怎么了?”

    庞劲东长叹一声:“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唐韵脱口而出:“妇人之仁!”

    “你就是妇人,没发现你有多么仁慈!”

    “所以你尚且不如我!”唐韵轻哼一声,不屑说:“股票市场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赚到的钱就是别人赔掉的。如果你觉得自己的钱太多,我不介意你进来赔钱做善事,但是这一次绝对不行!”

    “我明白!”庞劲东无奈的点了点头,问:“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让股指跌成这个样子!”

    唐韵查了一下,发现一条新发布的消息,新世纪金融宣布已经濒临破产。如果说股指刚刚的上扬是回光返照,那么这条消息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世纪金融……”庞劲东低低的声音,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怎么了?”

    庞劲东思考片刻,回答说:“陈宇博的目标是美国金融服务公司,俗话说树大招风,这个第一大次级贷机构被很多人关注着,其中包括各大财团和۽政府,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吃下的。而且我们和陈宇博现在还没有决裂,没有必要去和他争。”

    “你的意思是退而求其次,把目标放到新世纪金融?”

    “对!”

    “也好!”唐韵赞同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我现在就重新拟定计划!”

    话虽这么说,但唐韵没有立即重拟计划,而是紧紧的盯着屏幕,笑容越来越夸张,嘴角几乎已经接近耳根了。最后到收盘的时候,她“噌”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兴奋的问:“你知道我们赚了多少钱吗?”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2%、标准普尔指数跌2.04%、纳斯达克指数跌2.15%,通过保证金的杠杆放大效应,庞劲东凑的一亿多和唐韵的一千万美元,不需要计算器也能够大致算出赚了多少。

    面对如此巨额的盈利,庞劲东也抛开了那种兔死狐悲的感慨,感到很是兴奋。不过,庞劲东没有像唐韵这样溢于言表,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明天继续!”

    庞劲东的这种淡定在唐韵看来,实属装逼的表现。不过她没有把话说全,撅起小嘴只吐出了一个字:“装……”

    庞劲东正要回击唐韵,却见米丽娅门也不敲,兴冲冲的冲了进来,后面跟着同样乐不可支的伊莎贝尔。

    “怎么了?”庞劲东奇怪的看着两个大咧咧的女孩,大感还是唐韵有女人味。

    米丽娅勉强收住笑容,一本正经的报告说:“刘弗懿捡了个人回来!”

    “是被遗弃的婴儿吗?”

    “不!是个大活人!准确的说是个大男人!更准确的说是个男性乞丐!”

    庞劲东不由得皱起眉头,心中暗忖:“刘弗懿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福利院吗?”

    在米丽娅和伊莎贝尔的带领下,庞劲东去了刘弗懿的办公室,果然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乞丐。

    虽然国内的大城市街头,经常可见到各种各样的乞丐,但通常都是妇女儿童,或者身有残疾的人。由于国人的性格使然,一见到这样的弱势群体就会同情心泛滥,而见到青壮年男子行乞,轻则会嗤之以鼻,重则在民风较为剽悍的地方,甚至可能还会动手打一顿。久而久之,基于达尔文学说中“适者生存”的定律,那些有劳动能力的人就退出了乞丐的行列。

    拜托于那些涉及丐帮的武侠电影所赐,庞劲东才对青壮年乞丐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因而分辨了出眼前的这个东西。

    说是“东西”并不过分,穿着一身百纳僧衣,很多地方烂成了布条垂在那里,远看就像是一堆破布。身上数不清有多少个口袋,庞劲东估计以这身行头穿越回古代,在丐帮的地位绝对无两。凡是用线缝纫的地方基本都开了,这位仁兄显然不擅长针线活,于是简单用胶水粘了一下,看起来硬邦邦的,竟然比庞劲东的军装礼服还要笔挺。头发不知多久没有修剪过,长及肩膀,而且乱糟糟的,乍看之下倒有些像是奥运场馆。

    唯一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是,他已经很久没吃饭了,屋子里面进来三个人都不知道,自顾自的在那啃着一大块面包,饕餮的样子让索马里难民都自愧弗如。

    刘弗懿坐在旁边,愁眉苦脸的看着这个人。

    庞劲东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你从哪捡来这么个活宝?”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只是轻声咳嗽了一下。

    刘弗懿这才注意到庞劲东,慌忙站起身来报告:“他是我的同学!”

    庞劲东还没等说话,身后传来一阵吱吱咯咯的笑声,回头一看才发现米丽娅、伊莎贝尔和追过来看热闹的唐韵,此时已经笑做一团了。米丽娅更是悄声揶揄:“原来西点军校还有行乞课程!是为了帮助士兵投降以后谋生吗?”

    庞劲东又咳嗽了一声,低低的声音警告她们:“放尊重点!乞丐也是人!”

    米丽娅和伊莎贝尔立即强忍住笑,颠颠的走开了,倒是唐韵很自然的收起笑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庞劲东。

    乞丐这个时候已经不舍的放下面包,尴尬的站起身来,向庞劲东伸出手:“你好!”

    “你好!”庞劲东权当作没注意到对方的手掌有多么脏,手指甲里积下了多少泥垢,礼貌的和对方握了握手。

    乞丐似乎很想自我介绍一下,但是转念一想,觉得应该由别人说比较好,于是求助的看向刘弗懿。后者则窘迫的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原来这个乞丐叫唐传江,是刘弗懿的高中同学。两人关系还算可以,但也不是很密切的那种。等到刘弗懿进入西点军校之后,渐渐的就和唐传江失去联系了。

    刘弗懿到曼哈顿去采购基地医院所需的设备和器械,本来这个工作应该是米丽娅和伊莎贝尔的,但是两个女孩想偷懒,就把刘弗懿支去了。结果刘弗懿偶然遇到了流落街头的唐传江,基于一些考虑带了回来。刘弗懿也是由此才知道了他后来的遭遇。

    唐传江是武术世家,其父亲曾师从李小龙,秉承李小龙的武学原则,注重实战而摈弃无用的花架子,同时吸纳各类武术的精华。与空手道和跆拳道高手几次较量的胜利,使得他在当地很有名气,全家的生活来源也正是依靠其开办的武馆。

    在父母双双过世之后,唐传江肩负起了武馆,本以为这辈子也就是当个武师了,却没有想到意外生变。他在一个朋友的怂恿下,参与了一次投资,但是这个朋友却是个骗子,他就此失去了全部财产,武馆作为抵押也被银行收走了。

    骗子的手段很高明,表面上合理合法,唐传江曾尝试追回财产却失败了,高额的律师费花掉了他仅存的一点钱。面对这种情况,空有一身武功的他束手无策,连工作都找不到,以致糊口都成问题。经过一番痛苦的自责、愧疚和怨天尤人之后,他流落在曼哈顿的街头,成为一个无家可归者。

    刘弗懿介绍到这里,唐传江立即说:“幸亏遇到刘弗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面包咽了一口口水。

    面包是刘弗懿从食堂拿来的,庞劲东日常很注意伙食的质量,不仅高薪聘请高水平的厨师,而且食物的用料也用上乘的。虽然这面包的确很好吃,但是也只有饿得肚皮贴脊梁的唐传江,才能对其产生如此之深厚的感情。

    唐传江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让庞劲东对他的印象多少好了一点。

    刘弗懿看了看唐传江,对庞劲东说:“我有事情向你汇报!”

    庞劲东会意的点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刘弗懿灰溜溜的跟在后面。

    唐韵没走,而是倚在门框上,津津有味的看着。一见到庞劲东,她急忙说:“我回去了!”

    庞劲东白了一眼这个好奇宝宝,问刘弗懿:“你打算怎么安置他?”

    刘弗懿挠挠头,把问题复述了一遍反问庞劲东:“你打算怎么安置他?”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人是你带回来的!”庞劲东心里感到自己很冤,嘴上吩咐刘弗懿:“给他一些钱,让他走!人总是要靠自己的,我们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刘弗懿小心翼翼地说:“可他毕竟是华人……”

    庞劲东看了看这根香蕉汉奸,本来欣慰于他还有些民族良知,但是转念一想,担心他又是为了成立伪军:“你把他带回来,一方面是为了帮他,另一方面也有其他原因的吧?”

    “是啊!”被看穿了想法,刘弗懿有些不好意思:“你现在手下缺人,我想让他给你做助手!”

    “他?”庞劲东回头看了看这位苏察哈尔灿的传人,正在那里趁着没人注意,继续狼吞虎咽的吃面包。那副德行虽然可以成为衬托自己这朵鲜花的最佳绿叶,但是领出去总是有些丢人的。

    见庞劲东犹豫的样子,刘弗懿加强了攻势:“我对唐传江还是很了解的,大概和他自幼练武有关系,生性憨厚耿直,完全可以寄予高度信任。”

    虽然刘弗懿的话是在赞扬别人,但是庞劲东看着他讨好的笑容,仍然觉得这是一副天生的汉奸相。

    不知为什么,庞劲东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样的场景,一个身穿黑色马褂、斜挎盒子枪、身材精瘦、满脸媚笑、梳着中分头的男人,点头哈腰的对一个身穿黄色军装的人说:“太君,村里有花姑娘!”

    庞劲东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喊一句:“花姑娘?由希!开路滴干活!”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的人很多!”

    真正打动庞劲东的,还是刘弗懿接下来的一句话:“作为一个华人漂泊在异国他乡,如果我们这些同胞不帮助他,难道还能指望鬼佬吗?”

    “好吧!”庞劲东点点头,高兴于汉奸要反正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他留在我身边做助手!”

    “他还可以是你的保镖!”

    人都有疏忽的时候,在一系列的袭击发生之后,庞劲东觉得自己纵然身手不错,也确实应该配备几个专职保镖。巴尼已经调了回来,庞劲东本来打算让他担任,现在多出来一个唐传江,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刘弗懿看出了庞劲东的疑虑,很有信心的笑着说:“至于唐传江的身手如何,仅仅凭借我的描述很难让你相信,你以后有机会肯定会发现的。”

    “我是担心,唐传江会答应加入我们吗?”

    “他现在一无所有,又没有亲戚朋友,很想有个安身的地方。在回到基地之前,我已经大致介绍过我们的情况,他很高兴的同意加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