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博微微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道:“果真如此的话,就好了!”

    “我认为现在更应该值得注意的是,究竟是谁把这个窃听器安装进来的。”

    “任何人都有可能……”陈宇博微微摇了摇头,无奈的说:“我这里每天人来人往非常多,任何人都有嫌疑……”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说:“但愿您的属下里面,没有杨云龙的亲信。”

    陈宇博眼珠一转,没有接庞劲东的话,而是问:“这个窃听器该怎么办?”

    庞劲东把盒子放到陈宇博手边,然后缓缓的说:“这么有用的东西,当然还是要留在陈叔叔这里了。”说罢,两人相视一笑。

    同一时间。

    陈宇博下了班之后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一所高档社区。在这里有一套房子,面积约三百平方米左右,复式结构。这所房子的主人,是陈宇博每当遇到问题的时候,必然会来拜访的。

    唐韵,与陈宇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关系,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她曾经给陈宇博当过二奶。

    几年前,陈宇博应邀回母校参加校庆,认识了这位岁数几乎可以给自己当女儿的学妹。唐韵当时是学生会干部,不仅负责了很多筹备工作,更是校庆典礼的主持人。

    能够诞生陈宇博这样的高官,自然是母校的光荣,因此陈宇博当时被安排在了主席台上,正好看着唐韵的倩影。虽然那只是一个背影,却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脑海里。

    唐韵是一个很功利的女孩子,当得知陈宇博的身份之后,就不断以各种理由贴近陈宇博。不过她做的很巧妙,无论周围的老师还是同学,都不知道她与陈宇博的这一面之缘,不仅稳固了下来,而且温度迅速上升。

    其实,唐韵刚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指望陈宇博能够给自己安排一个好工作。

    唐韵姿色出众,一米六八的身高,肥瘦适中,三围傲人,一张瓜子脸总是带满笑意。虽然还称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在校园里也足够艳压群芳了。如果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她的嘴唇略微显得厚了一点点,但是由于她惯常的神情,反而使之成了她与众不同的特点。

    在校园里的时候,唐韵就引得了无数官宦子弟和狂蜂浪蝶的垂青,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自知高攀不上,反倒不怎么到她那里讨没趣。

    一般来说,美女没有太笨的,所谓“胸大无脑”这种情况,实际上很少见。因为美女们经常要周旋于众多的追求者之间,就算先天不太足,时间长了也能锻炼出一身的心计。何况唐韵本就天资聪颖,更是把这些追求者耍得团团转,既利用了他们给自己办各种各样的事,自己却又没有付出什么。

    当时,唐韵以为自己可以同样把陈宇博玩弄于鼓掌之间,但是却没有想到,社会上的事情远不是校园里那样单纯。很多时候想要得到一样东西,自己就要付出一样。而陈宇博这条老狐狸,更不是当年那个女大学生可以匹敌的。

    一番忘年交下来,陈宇博不仅给唐韵安排了工作,还把她安排到了自己的床上。

    就其所担任的这个职位来说,陈宇博已经算是洁身自好了。虽然他有的时候也会对某个女下属,或者其他有求于自己的女性,产生好感。但是除了偶尔偷腥之外,这么多年下来,只有唐韵一个固定的二奶。

    陈宇博成熟的风度,优雅得体的谈吐举止,受人尊崇的社会地位,这一切都很吸引唐韵。而陈宇博的慷慨,某种程度上也弥补了寂寞乏味的二奶生活。

    但人都是会变的,唐韵也一样。

    当唐韵经得多,见得广之后,各种**也就越发强烈起来,贪婪而没有足够的钱、位高而缺乏心机的陈宇博,就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在陈宇博这一方面,渐渐的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越发难以控制唐韵。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唐韵的二奶身份是公开的。陈宇博经常领她出去应酬,很多人都称她为陈夫人,而她本人和陈宇博也都坦然受之。

    家里的那只猫头鹰实在拿不出手,那个时候的陈宇博经常庆幸自己在外面养了一只这样美丽的金丝雀,每当出场都是可以惊艳一片。

    但是慢慢的,唐韵也就掌握了陈宇博的许多社会和官场上的关系,利用陈宇博的信任将其许多财权都抓到了手里。同时,唐韵开始以这些为基础,建立起自己的事业,培植自己的势力。最初的时候,她还向陈宇博事后报告一下,慢慢的干脆连这一步也省了,搞得陈宇博根本不知道她在外面都有些什么事。

    当陈宇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已经晚了。陈宇博曾经做过几次努力,想要让唐韵收敛一下。然而陈宇博最后竟然一败涂地,根本不是唐韵的对手。

    这个时候的唐韵已经成熟了,她暗中仔细观察着陈宇博及其他官员的行为方式,和各种各样的权力与利益斗争,然后不断的加以揣摩,总结成败得失,得出经验供自己使用。最初的时候还显稚嫩,也有些小心翼翼,但是与陈宇博几次过招下来,她变得更加成熟了,而且各种权谋计策使用的得心应手。

    陈宇博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野心不断膨胀、羽翼渐渐丰满的唐韵,已经不再甘于做自己的二奶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那就是与唐韵和平分手。

    陈宇博十分大度的将唐韵已经控制的那些,正式和全盘的交给了唐韵,作为唐韵损失的这几年青春的补偿。

    这么多年下来,唐韵与陈宇博之间虽然培养出了些许感情,但是他们的关系本就建立在**裸的利益之上,加之陈宇博最后的慷慨,她也没有留恋这种关系,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但是分手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却没有完全了结,因为陈宇博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唐韵了。

    唐韵为人诡计多端,这些年来没少帮助陈宇博出谋划策,为他的事业腾飞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她还拥有了很多连陈宇博都不具备的资源,因此少了这样一个女军师,一时之间倒还让陈宇博无所适从。

    除此之外,唐韵掌握了陈宇博不少的私密,更使得陈宇博不敢对她不言听计从。

    于是,唐韵继续给陈宇博充当军师,而陈宇博则付出大量的利益给唐韵做为报答。

    这种关系又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陈宇博不得不认识到,这就如同吸毒一般,虽然可以带给自己飘飘欲仙的快感,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损害了自己的健康。

    然而正如瘾君子一样,一旦摆脱了唐韵,陈宇博根本寸步难行。尽管唐韵凡事都隐藏在幕后,但是她所实际操纵着的势力,甚至已经超出了陈宇博。

    今天庞劲东主动登门致歉的事,陈宇博虽然表面上大手一挥,表示这一页就此翻过去,但是心里始终还是有个疙瘩,于是跑来找唐韵商量了。

    唐韵的家装修得异常富丽堂皇,不管任何东西,只要能弄成金色的,她就绝不要第二种颜色。弄得满屋金碧辉煌,倒是像金店一般,进门的时候很容易被晃得睁不开眼睛。

    陈宇博从本质上而言是知识分子,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庸俗无比,但是唐韵却绝不会听他的话,所以他也就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了。只是每到这里都会头晕眼花,他必须强忍着这种感觉,结果连唐韵这一美人反而都顾不上欣赏了。

    真的说起来,唐韵为人极其低调,日常出门通常都是淡妆素抹,鲜有一身名牌服装招摇过市的时候,只是喜欢在家里这样显摆,以满足自己的物欲。

    唐韵刚刚洗过澡,头发略有些湿漉漉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给陈宇博打开门之后,嬉笑着问:“陈局长,怎么有空又来我这里了?你这两天跑得这么勤,不怕家里那位大发雌威啊?”

    陈宇博迎着满脑袋的金光走了进来,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所房子本是他送给唐韵的,如今却连钥匙都没有。

    把陈宇博迎进客厅之后,唐韵懒散的斜躺到沙发上看起《时尚》杂志,一头湿润的青丝随意的披散下来。但见樱唇粉嫩,两颊淡如烟霞。浴袍上边的开口处,露着深深的乳沟,可见左右两堆无暇脂玉。下面的开口一直到了大腿根部,把两条修长**全部展露在外面,连雪白粉腻的大腿根部都可一览无余。再往深处去,便是黑黑的一片,虽然看不清什么,却偏偏给人无穷无尽的联想。

    唐韵不仅是在陈宇博的面前毫不遮掩,就是在其他人面前,也经常这样卖弄。这倒是与酒店里的小姐有些相似,只是她那高雅的气质,却不是那些小姐们可堪一比的。更何况,这块豆腐虽然看似香嫩无比,真的想要吃到嘴里却是难上又难。而唐韵似乎非常享受这种感觉,看着那些男人对着自己垂涎欲滴,却又难以大快朵颐的憋闷样子,她就感到异常的开心。

    陈宇博越发难以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呻吟了三年,倒好似自己从未碰过她似的。有的时候,陈宇博甚至怀疑,那三年的生活是不是一场梦。

    在更多的时候,陈宇博则很清楚的明白,正是受了自己无形间的培养和熏陶,眼前的这个女人才会如此狡黠,常常令人难以捉摸。青出于蓝胜于蓝,如今他都不得不到这里来问计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是陈宇博一直都没有搞懂的,那就是为何现在的唐韵变得如此妖娆性感。据陈宇博所知,唐韵虽然有意无意的勾引上许多男人,但是这些裙下称臣的家伙往往只是做了一个工具,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就被唐韵无情的一脚踢开,从没有人真正得偿所愿。

    见陈宇博一直傻呆呆的看着自己双腿闭合之处,唐韵放下杂志,冷笑了一声,提醒说:“喂,你怎么不说话?”

    陈宇博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把目光从诱人的桃源收回,然后说:“正像你所说的,庞劲东今天来了…….”

    “哦…….”唐韵对自己的预言成真已经习以为常了,点了点头便没再说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这几天肯定会来?”

    “庞劲东这个人呢,虽然年轻气盛,却不会胡乱树敌的。他能够对你做出那些事,证明对你肯定有误解。但他不傻,一旦意识到自己找错了目标,肯定会设法挽回你们之间的关系。”唐韵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分析给你听吗?”

    唐韵的年纪比庞劲东还要大上四五岁,因此她是完全有理由这样评价庞劲东的。但在另一方面,两个人由于各自的经历,心理年龄都是远远超出了实际年龄,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也是难得的共同点。

    陈宇博说:“他今天说,是中了杨云龙的计,误以为是我对他下手,想要在他和陈冰晗之间制造出事端来!”

    “有这个可能!”

    “我很想知道,杨云龙具体都是怎么做的,不过我没有问……”

    “你没问就对了。”唐韵神色突然一变,刚才的妩媚立即不见了,瞬间让人感到渗入骨髓般的冰冷。她打断了陈宇博的话:“这些事情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反而麻烦。你以为今天庞劲东来告诉你这些事,仅仅是为了冰释前嫌?恐怕也有借助你一起收拾杨云龙的意思!”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只不过,就算我不去招惹杨云龙,恐怕人家也要来找我的麻烦,这家伙算是把我恨透了!”陈宇博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办公室窃听器的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