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丧失自己的初夜,金玲玲实在不情愿。一想到这些,她甚至感到自己的人生是不幸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此时在金玲玲的心里,这个问题取代了“我应该怎么办?”

    怀揣着矛盾的心绪,金玲玲傻傻的立在那儿,宛如一座绝美的雕像。

    看到庞劲东还没有醒过来,金玲玲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或许回去睡一觉,就可以把这一切忘记,又或许庞劲东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意识到了,也可能忘记是与自己。

    回想起庞劲东刚刚那狂乱的眼神、胀红的脸庞,应该是中了一种不同于其他的药物,里面掺有迷乱神智的成份。据金玲玲了解,有很多人利用这种药物进行**,同时获得类似于吸毒的感觉。

    金玲玲知道这个时候是查出真相的最佳时机,但是心头的羞愤让她无法平静下来。而且现在衣衫凌乱,很多撕裂开来,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趁着还没有人注意迅速离去。

    打定了主意,金玲玲用复杂的目光最后看了一眼庞劲东,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再说庞劲东。

    方才一场酣战,庞劲东浑身大汗透出,不但酒醒了,药力也退去了,只是头脑还有些晕眩。

    其实庞劲东的意识很早就恢复了,而且立即记起了一切。眼前的床榻一片狼藉,上下躯体叠覆,而这个刚刚纵情交欢的女孩,却是不应该碰的,这要如何面对。

    两人正做着最亲密的接触,一旦清醒过来,赤裎相见,呼吸相闻,难道打个招呼说:“你好!”?

    庞劲东深感无奈何,只得装作睡去,先避开这种尴尬再想办法。

    金玲玲忽而望天、忽而看地、忽而咬牙切齿、忽而暗自垂泪,复杂的心绪纠葛溢于言表,庞劲东全部感觉到了。当金玲玲最后放手离去,庞劲东既感到意外,同时也松了口气。

    感到意外是因为,以金玲玲的性格,遭遇这种事情完全可能会以杀掉自己来泄愤;松了一口气的原因,则是只要金玲玲没有下手,说明她并不是对自己完全无法接受。那么接下来就可以想办法,对自己做过的这些尽量的予以弥补。

    庞劲东又趴了一会,确定没有了声息,才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庞劲东刚一回头,正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四目相对之下,两人皆是愕然。

    那杯饮料是专门给陈冰晗准备的,里面的药物也是。陈冰晗只喝了一口,因此并没有太多药物进入身体。其实按照策划者的打算,这段时间足够她与庞劲东成就好事了。然而因为金玲玲的出现,原本的安排被打乱了。

    庞劲东和金玲玲在床上还在颠鸾倒凤、抵死缠锦的时候,陈冰晗就醒了。

    陈冰晗愕然瞧见了眼前的一幕,顿时傻了眼。这是她从未看到过,也从未想像到过的场景。在那一刹那间,她明白了:“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么一回事!”她的心理年龄,由此飞速提升了好几岁。

    陈冰晗怔怔的不知所措,看也不敢看,逃又不敢逃。但是她虽然天真纯洁,头脑却不傻,明白自己必须对眼前的一切装作不知。于是她只得闭上眼睛装睡,耳朵听着那恼人的声响,情窦已开的她不禁芳心乱跳。只是她神情虽然异样,可是那时的两人根本就不会在意她。就算她起身再喝一口那杯特洛伊饮料,然后躺回到床上继续装睡,恐怕也未必有人察觉。

    等到金玲玲下了床,看着庞劲东的脊背天人交战、挣扎不已时,听不到动静的陈冰晗,悄然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一切。过了一会,一头雾水的陈冰晗听到金玲玲关了门,猛的睁开眼睛,却不料正和“睡着的”庞劲东打了个照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陈冰晗的嘴唇就象刚出水的鱼一般,微微的翕合了几下,紧接着眼一闭、头一歪,又“昏”了过去。

    庞劲东腾地起身下了地,“昏迷”过去的陈冰晗身子一哆嗦,睁开眼睛一瞧,正好看到一处羞物在眼前晃荡,骇得她赶忙又闭上眼睛继续“昏迷”。

    将自己衣物一一穿好之后,庞劲东走到桌前抓起那杯饮料,发觉有些异样的味道。但是现在意识到,却也已经晚了。庞劲东把饮料倒进了马桶里,然后告诉陈冰晗:“今天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出去!还有,今后在外面不要乱喝东西,否则下一次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顿了顿,庞劲东缓缓的说:“今后我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了!”

    看到庞劲东做的这一切,陈冰晗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娇躯不由得一震。但是她不敢醒过来,依旧“昏迷”不醒。

    看着金玲玲在床单上留下的处子之血,庞劲东心潮澎湃。叹了一口气,庞劲东把那块血迹撕下来带走了。

    庞劲东再不理陈冰晗,出了门来到左边隔壁的房间前,轻轻地敲了敲,里面一点声响没有。庞劲东拿出万能钥匙,几下就弄开了门,然后闪身进去。

    这个房间里一切陈设都井然有序,不像是有人用过的样子,庞劲东摇了摇头,出去关上了门,又来到右边隔壁的房间。

    这一次,庞劲东小心了许多,躬下身用万能钥匙慢慢的弄了起来。过了一会,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吧”,门开了一条缝。

    庞劲东一脚踢开门冲了进去,把里面的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庞劲东看了看他们身旁摆放的设备,冷笑一声,径直走过去摆弄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其中一个人反应过来,径直冲上来,试图阻止庞劲东。

    庞劲东头也不回,一脚向后勾起,踹在这个人的小腹上。这个人“哎呦”一声,捂着肚子躬下了腰,庞劲东接着一肘向后捣去,正撞在这个人的面门上。这个人当时鼻孔冒血,躺在了地上。

    “你怎么打人?”另一个人怒号着冲上来,被庞劲东用右手狠狠的扼住了喉咙。

    第二个人拼命的挣扎,用脚胡乱的踢打庞劲东,用手拼命的摇晃庞劲东的胳膊。然而庞劲东的手却一动不动,如同钢铸的一般。不多时的工夫,他就觉得呼吸困难,嘴里吐出了一些白沫,眼睛开始泛白了。

    这个时候庞劲东已经找到了需要的东西,松开了手放过第二个人,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往这两个人的对面一坐,问:“谁派你们来的?”

    庞劲东出手极重,让这两个人几乎丧失了反抗能力。面对如此强悍的庞劲东,这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了。

    第一个人磕磕巴巴的回答:“你……说什么……我们不明白……”

    “你觉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有必要说谎吗?”庞劲东说着,手一晃就拿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低下了头,缓缓的回答说:“是……陈宇博……”

    “陈宇博……”一听到这个名字,庞劲东几乎咬碎钢牙,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是赴了一场鸿门宴。自己认定对方没有敌意,不代表对方确实这样打算。

    说话的人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对庞劲东说:“我们只是听命办事的,和我们没关系……”

    “如果你们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准备好给自己收尸吧!”庞劲东说罢,就要起身离开。

    刚才没有说话的那个人,不屑的轻哼一声,用极低的声音说:“你敢杀警察?”

    “你是警察?”庞劲东一听这话,坐回到了椅子上,告诉这两个人:“证件给我看看!”

    说话的人显然脾气很暴躁,一旦发起火来什么都不管。他不顾同伴用手指悄悄的捅自己暗示闭嘴,仰起头质问道:“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的证件?”

    “嘿嘿!”庞劲东笑了笑,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脸上。

    这个人连连向后滚出了好几步远,紧接着慌忙的爬起来,在地上仔细找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才找到自己被踢落的两颗门牙,拿在手里恨恨的看着庞劲东。

    庞劲东把手伸向另一个人,用命令的口吻说:“证件给我!”

    另一个人看了看自己的同伴,战战兢兢的从兜里拿了出来,交给了庞劲东。

    庞劲东来到那个捧着门牙的人面前,一句话也不说,自顾自的在他身上翻起来,很快就找到了证件。

    这个急需装假牙的人虽然不敢动手,但是嘴上却不服软,恶狠狠地对庞劲东说:“老子今天就是没带枪,否则……”

    庞劲东没有兴趣听“否则”接下来之后是什么内容,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脸上。这个人倒也不含糊,尽管满脸是血,身体往后一仰当时就昏了过去。

    “果然是警察……”庞劲东看了看这两个证件,冷笑着说:“还是市局的……”

    仍然清醒着的那个人,试探着说:“把证件给我们吧……”

    “我替你们保管了!”庞劲东把证件收起来向外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告诉对方:“谢谢你们把终端安装在这,否则我得在整个度假中心到处找你们!”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身处国内,又不想在这个冠盖云集的时候弄出人命案,庞劲东是不会就这样离开的。

    金玲玲既然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阴谋,庞劲东自然也意识到了。尽管不知道对方把自己和陈冰晗撮合一起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

    庞劲东经过仔细推敲,认定有这样两种可能性,一是想要借陈氏家族之手除掉自己;二是想要制造自己的把柄握在手里。

    对于前一种可能性,庞劲东想不到陈宇博有何原因需要这样借刀杀人,因此相比较之下,后一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陈宇博都要拿到证据。庞劲东曾经用类似的手段对付过别人,自己也能想到自己落入了同样的圈套,因此离开房间之后立即开始寻找针孔摄像机的接收设备。

    庞劲东离开度假中心的时候,刚好看到陈宇博领着一个中年男人。

    “杰瑞,你醒了!”陈宇博笑呵呵的招呼道,然后向那个中年男人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经常向你提起的,帝国控股集团的董事长庞劲东。”

    “哦?”这个中年男人带着高傲冷峻的神情,上下打量了一下庞劲东,然后把手伸了过去。“年轻人,很有才干啊!”

    “过奖了!”庞劲东和对方握了握手,眼睛却一直落在陈宇博的身上。

    陈宇博策划的这一切,让庞劲东深深地感到愧对金玲玲。唯一能够让庞劲东感到宽慰的是,现在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并不把贞操问题看的太过严重。纵然是金玲玲这样家教严格的,也绝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而做出危害生命的举动。否则庞劲东的一生,都将在懊悔和自责中度过。

    看着陈宇博在那里谈笑风生,庞劲东恨不得一枪结果了他。但是眼下却只能隐忍,只能等待机会另想办法。

    然而或许是因为陈宇博的城府够深,他此时表现的太过自然了,丝毫看不出有一丝愧对庞劲东。甚至当他发现,庞劲东正用愤怒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还略微的怔了一下。

    陈宇博察觉到了庞劲东的敌意,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向庞劲东介绍说:“这位是陈梓阳先生!”

    陈梓阳微微一笑,问庞劲东:“听说,你和我的小女儿陈冰晗,是好朋友?”

    听到这句话,庞劲东不由得一怔,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位,竟然是陈冰晗的父亲。

    这时再看陈宇博,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庞劲东差一点就被他气得笑出来,心中暗想:“这种人实在不能不佩服啊,刚刚设计让我侮辱人家的女儿,这会儿竟然若无其事的把人家的父亲介绍给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