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最后来到纽约郊区的一座别墅,这座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高耸的围墙里面是一个宽广的院落,种植着许多植物。别墅的入口是一座铁门,上方悬挂着监视器,里面站着几个荷枪实弹的保镖。

    这些保镖无一例外都长得人高马大,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黑色太阳镜。这一幕让庞劲东回想起,当年安德森局长邀请自己时的场面。有所不同的是,这些保镖的手里都拿着微型冲锋枪。

    一个保镖从小门里出来,向车里看了看,然后冲着身后摆了摆手,铁门缓缓的自动打开了。

    “参议员已经恭候多时了!”这个保镖告诉庞劲东。

    庞劲东摸了摸自己的金发,遗憾的说:“没有想到我打扮成这副样子,还是被你们认出来了!”

    车子开了进去之后,停在了一座哥特式风格建筑的前面,最初和庞劲东说话的那个人,把庞劲东带到了里面的书房。

    在书房宽大的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位老人,与带有些许戾气的安德森局长不同,他完全是一副敦厚仁和的长者模样。

    庞劲东站到写字台前,微笑着向对方打招呼:“里维参议员,你好!”

    “庞先生,快请坐!”里维参议员站起身来,热情的与庞劲东握了握手。

    庞劲东落座之后,里维参议员说:“我很早就想见你一面了,传说中最强的雇佣兵、最好的杀手……”

    “这些称号我都受之不起!”庞劲东耸了耸肩膀,告诉里维参议员:“而且我希望能够恢复平静的生活,尽管有人不允许!”

    “我知道!”里维参议员点了点头,笑着说:“是安德森局长吗!”

    庞劲东奇怪的问:“你都已经知道了?”

    “当然!”里维参议员说着,竟然显得对此毫不在乎。“这个老家伙和我争斗了几十年,到现在也不肯放弃,不过我可以理解,因为这一次可能是我们两个一生中最重要的战斗了!”

    “我不便对这些事发表意见!”

    里维参议员看着庞劲东,缓缓的问:“我可以叫你杰瑞吗?”

    “当然可以!”

    “杰瑞,如果你对自己试图谋杀我的事情感到有些许内疚,那么我希望你可以放弃这种不必要的自我谴责。”

    尽管预料到里维参议员不会用恶劣的态度对待自己,但是庞劲东对这句话还是感到很意外。庞劲东略有些尴尬的解释说:“我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很遗憾,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没有其他选择……”

    里维参议员打断了庞劲东的话:“我已经了解到事情的全部经过,所以才把你请到这里来。我相信我们之间开诚布公的谈谈,可以帮助解决所有的问题。”

    “请恕我直言,只要弟兄们的生命还握在安德森局长的手里,我就不会放弃,为此我甚至并不惧怕你在这里直接将我处死。”

    “勇气可嘉!”里维参议员看看庞劲东,撇了撇嘴说:“但是我如果想这样做,不会等到现在!”

    “我知道!”

    里维参议员打开摆在写字台上的一个盒子,拿出了两支雪茄,问庞劲东:“喜欢吗?”

    “我想你请我来这里……”

    里维参议员又一次打断了庞劲东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先轻松一下,再谈正题!”

    “谢谢!”庞劲东无奈的点了点头。

    里维参议员拿出小刀,熟练的切掉了雪茄的一端,然后扔给庞劲东一只。

    庞劲东刚把雪茄拿在手里,旁边一个人马上走过来把雪茄点燃了,然后又点燃了里维参议员的雪茄。

    两个人吞云吐雾了一会,里维参议员说:“在安卡斯大街的枪击事件之后,我对你进行过调查,所以多少知道一些你的背景。必须承认的是,我很同情你的遭遇,而且对你在艰难的环境中所表现出的过人的勇气和不屈的毅力感到很钦佩。”

    “谢谢!”

    “我也有一个儿子,年纪比你还要大一些,可惜却是温室里的花朵……”里维参议员说到这里,微微摇了摇头,显得有些遗憾。

    “我很感谢你所给我的高度评价!”

    “所以,既然你没有对我造成实际上的伤害,我希望这件事情就此过去。”里维参议员吸了一口雪茄,继续说:“更加重要的是,虽然我们都知道政治是一场肮脏的游戏,但是我不想与其他人一样。”

    “我欣赏你的高风亮节,但是仍然希望你是在具备充足条件的前提下,对我说出这些话。”听到里维参议员的这些话,庞劲东隐约的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当然!”里维参议员冲着自己的手下点了点头,手下很快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回来的时候,带着几个身穿破烂迷彩服的人。

    “杰瑞!”这些人见到庞劲东,不约而同惊喜的喊道。

    “是你们!”庞劲东快步走过去,和他们每人都热烈的拥抱了一下。

    长时间的分别之后,又是经历过了生死关头,庞劲东与这些弟兄有许多话要说,热切的聊了起来。

    里维参议员耐心的等他们聊过之后,缓缓的告诉庞劲东:“我知道安德森局长绑架了你的弟兄,逼迫你来谋杀我。我动用了很大的资源,才掌握了详细情况,把你的弟兄们救了出来。”

    “谢谢!”庞劲东回头看看这些弟兄,问里维参议员:“他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随时!”里维参议员摊开双手,回答说:“他们已经是自由人了!”

    庞劲东告诉这些弟兄:“德森局长随时可能报复我们,马上回到南美洲去与尼克和米丽娅会合!”

    一个雇佣兵问:“你呢?”

    “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们不必为我担心!”

    “好吧!”这个雇佣兵无奈的点了点头。

    庞劲东嘱咐说:“到了南美洲之后给我打电话!”

    送走了这些弟兄之后,庞劲东回来落座,里维参议员说:“我很为你们之间的真挚情感所打动。”

    “我当初成为雇佣兵的时候,只是一个孩子,如果没有那些老兵照顾我,可能我早就死在丛林里了。现在我成了老家伙,有义务去照顾这些后来者。他们是些新兵,岁数全都比我小,有的甚至还是一个孩子,就像是当年的我一样。”

    “我一直对雇佣兵这种特殊的团体很感兴趣,很想知道你们都是怎么走上这条道路的!”

    “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的是为了还债、有的是因为生活失去了目标、有的则是单纯的为了寻找刺激,还有一种比较特殊,他们出生在战场上,成长在武器中,因此无法接受除了战争之外的其他生活方式。”庞劲东最后一句话,指的是米丽娅。

    “据我所知,你已经退役了!”

    “我说过自己想要恢复平静的生活!”

    里维参议员点点头:“那么你就回到你的祖国去吧,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谢谢!”终于等到了这样一句话,庞劲东的语气很沉重。

    “你应该等我把所有事情说出之后,再对我说谢谢!”

    庞劲东奇怪的问:“还有什么事?”

    “你正在被通缉!”

    “我知道!”

    “通缉令很快就会被撤除!”

    庞劲东颇为惊讶:“你怎么做到的?”

    “我毕竟没有被你杀死,所以通缉令是无效的。”顿了顿,里维参议员补充说:“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个人恩怨,所以我不想难为你,就这样简单。”

    庞劲东小心翼翼的问:“死的那个人是你的替身吗?”

    “是的……请原谅我如此自私。”里维参议员说到这里,语气显得有些悲痛:“我坚持认为这个可怜的替身,是死在安德森局长的手里。”

    庞劲东默默的点了点头,里维参议员继续说:“但是如果这个国家的公民知道我使用替身,我就不要再试图参与竞选了。所以我只能对外宣称自己遭到了枪击,但是伤势不重。幸运的是,除了我的手下和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并没有人亲眼目睹现场,因此可以很容易掩盖真相。”

    “我会保密的!”

    “几天后我将重新出现在大众面前,然后解释说,这段时间没有露面的原因是在养伤。其实我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其中包括营救你的弟兄。”

    “谢谢!”庞劲东笑了笑,继续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躲避我的谋杀。”

    “你很聪明!”里维参议员撇了撇嘴,很是感慨的说:“只有救出你的弟兄之后,我才有和你讨价还价的资格。”

    “再次感谢!”庞劲东掐灭了雪茄,问里维参议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考虑到你可能会出境,或是回国躲一段时间、或是到南美洲去寻求增援,于是就命人把出入境关口全部监视起来。必须承认的是,你的化妆很成功,但机场的监控录像是黑白的,你的容貌在颜色上的改变,在那上面的区别不太大。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你的行踪,不过你是去了瑞士。我估计你很快就会回来,派人在机场一直等着。”

    庞劲东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真的难为你了!”

    里维参议员想了想,然后说:“我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回答我!”

    “请讲!”

    “安德森局长抓了你的弟兄之后,你们为什么没有想到去营救他们出来,反而顺应了安德森局长的要挟呢?”

    “其实我们早就想到这个办法了。”庞劲东深吸一口气,不无遗憾的说:“但是,第一、我们缺乏你在۽所拥有的那种情报网,结果通过所有的途径都不能了解到必要的情报,甚至连他们被关在哪里都不知道;第二、则是雇佣兵守则上有一条很重要的原则——两害相权取其轻……”

    里维参议员追问:“什么意思?”

    庞劲东有些尴尬的回答:“如果是强行营救,可能会损失很多人;如果暗杀你,最多不过就是损失我一个……”

    里维参议员笑了起来,打趣的问:“你们这是从经济学角度考虑的吗?”

    “算是吧。不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安德森局长是一个守信的人,否则……”

    “我明白,安德森局长这个人确实有这样的优点,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是一言九鼎。”里维参议员叹了一口气,暗示庞劲东:“好了,既然已经结束了,我还要忙点其他的事情……”

    “那么我告辞了!”

    “再见!欢迎你常来拜访!”

    离开了里维参议员那里之后,庞劲东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心里感到了一阵轻松。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之后,庞劲东上网浏览起来,果然看到这样一条报道,声称警方已经撤除了针对庞劲东的通缉令。

    这条报道充分让庞劲东领教到了新闻媒体的力量,里面声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庞劲东与里维参议员遇刺一案有关,那个摄影爱好者之前提供的录像,被证明是作为军事爱好者的庞劲东在一次模拟枪战游戏中的画面。这个摄影爱好者为了出名,谎称录像是在案发地点拍摄的。

    为了佐证这一说法,报道截取了许多那段录像的画面,重点指出里面的只能看到庞劲东一个人,既看不到案发现场、也没有受害人的踪影,甚至连周围环境都没有录入。

    “太绝了!”庞劲东感叹说。

    但是接下来一条刚刚更新的新闻,让庞劲东的心情立即落到了谷底。

    这条新的报道称,警方在半个小时前接到举报,郊外发生了一场枪战。警方赶到现场后,发现了数具尸体。庞劲东一看尸体的照片,立即认出了就是刚刚分别的那几名弟兄。

    庞劲东的大脑一片空白,站起身来机械的走到了墙壁前,突然一拳用力的捣在墙上。一阵剧痛跟随着传来,庞劲东却不在乎,跟着又打出了第二拳、然后是第三拳……直到血肉模糊,庞劲东才停住手,傻傻的站在那里,任凭鲜血从手上不断滴落到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