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将计就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风间雅晴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正想方设法要一览自己的裙下风光。但是从她略显僵硬的身形,庞劲东就知道她身上藏着一把小太刀,如果有人试图占她的便宜,身上恐怕就需要换几个零件了。

    陈飞鹏在刚才的那副沮丧神情此时一扫而空,只不过整个人还是一副衰样,让庞劲东一看就想吐。

    庞劲东轻声咳嗽了一下,引起了陈飞鹏的注意。陈飞鹏急忙从风间雅晴身上收回自己的目光,心惊胆战的看着庞劲东,等待着庞劲东答应或者拒绝自己。庞劲东坐到陈飞鹏的对面,把一罐可乐扔给他,然后说:“抱歉让你久等了!”

    陈飞鹏急忙说:“没事,没事。”

    庞劲风指了指那罐可乐,说:“你应该渴了,先喝口水吧!”

    陈飞鹏如同听到命令一般,拉开易拉罐,大口喝了起来。这并非是因为他真的很渴,而是因为紧张。

    陈飞鹏以为庞劲东接下来就该谈正题了,却没想到庞劲东满脸若无其事的样子,顾左右而言他,不是谈天气就是谈经济,唯独半个字不提黑皮手册的事情。

    必须承认的是,陈飞鹏已经拿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耐心,忍受着庞劲东的胡扯。如果是换做平常时候,他早就拍桌子走人了。

    正当庞劲东打算把话题发展到世界反恐形势的时候,手机发出了收到短信的声音。

    庞劲东看了看陈飞鹏,拿出手机,翻看起来。

    短信是金玲玲发来的,里面包括陈飞鹏的全部个人资料,还有一张照片。庞劲东对照了一下,发现与眼前这个陈飞鹏完全吻合。

    庞劲东收起手机,脸上挂起一丝诡异的微笑,这让陈飞鹏感到有些心慌。

    “看来你的确是陈飞鹏本人!”庞劲东笑着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陈飞鹏的心情骤然紧张起来,硬挤出一丝微笑,磕磕巴巴的问:“大……大哥……你是什么……意思?”

    庞劲东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支烟,反问一句:“你说呢?”

    陈飞鹏还要说什么,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翻白眼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鹏悠然醒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带到了院子里,让人牢牢的困在一张椅子上。庞劲东正坐在他的对面,左手拿着一瓶酒,右手则拎着一把枪,枪口低垂着。

    陈飞鹏紧盯着庞劲东手中的枪,惊恐的问:“大……大哥……你要干什么?”

    庞劲东喝一口酒,没有回答陈飞鹏的问题,而是淡淡地说:“抱歉,给你用的迷药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时间挺长,好像有点过期了。不是半天不发作,就是发作之后半天醒不过来。不过我保证,有机会的话一定弄到更好的,只是你可能没有机会品尝了。”

    陈飞鹏差一点哭了出来,眼睛一下都不敢眨的盯着那把枪。

    庞劲东咳嗽了一下,风间雅晴应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几个小瓶子。这个时候的风间雅晴,让陈飞鹏不敢再有一点亵渎的想法。

    风间雅晴来到陈飞鹏的身前,将一个小瓶子放到他的头顶,然后快步走开。

    “稳住了,别让瓶子掉下来,否则……”庞劲东说着,冷笑了两声。

    陈飞鹏的五官挤到了一起,目光中充满恐惧,看着庞劲东接下来会做什么事。

    庞劲东缓缓抬起手枪,对准了陈飞鹏。陈飞鹏哆嗦了几下,带着哭腔喊道:“大哥饶命啊!”

    “小点声!虽然附近的人口密度很低,但还是应该小心一些,防止被人知道这里出了人命!”庞劲东说罢,手指扣动了扳机。

    陈飞鹏正在感受那瓶子给头皮带来的冰凉,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瓶子被击中了,向后飞出落在了他的身后。

    陈飞鹏感到奇怪的是,瓶子被击中的一刹那,那种冰凉变成了火热。瓶子落地后发出了“砰”的一声,让他感到一阵热浪想自己的后背袭来。他急忙回过头去,发现身后燃起了一团熊熊火焰。

    风间雅晴把另外两个瓶子,摆放在了陈飞鹏的肩膀上。做这些的时候,风间雅晴仍然保持着那种甜美迷人的笑容,但是身上却多了一股杀气。在此时此刻的陈飞鹏看来,她和山村贞子没有一点区别。

    庞劲东从陈飞鹏的目光中,发现了他对风间雅晴感觉上的转变。庞劲东冷笑一声,告诉他:“我们这里还有个小魔女,可惜今天有事出去了。如果她也在,你会很惨。”

    这句话让陈飞鹏哆嗦了一下,猛然意识到,生活在这栋别墅里的都不是普通人。

    “大哥,饶命啊!”陈飞鹏嚎啕大哭起来,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着。那团火焰熊熊燃烧着,烧烤着他的后背,让他感到一种渐渐加强的疼痛。但是这灼人的温度虽然折磨着他,却没有让他感到一丝火热,刚好相反,他就如同掉到冰窖里一般。

    “别特么哭了,早告诉过你,我最讨厌男人流泪!”庞劲东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充满威胁。

    陈飞鹏立即止住悲声,傻傻的看着庞劲东。

    庞劲东继续说:“现在,我已经知道你母亲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做鬼了,我很想知道,难道那些人绑架的是你老爸包的二奶?”

    “不……不是……”陈飞鹏这才知道,庞劲东已经掌握了全部事实。愣怔了片刻之后,他把真相告诉了庞劲东。

    陈飞鹏有一个女朋友,两人从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感情很不错,真正被绑架的正是这位青梅竹马。

    庞劲东问:“对方是什么人?”

    “我……我不认识……”

    “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很多,对方能够想到利用你,而不是其他人,说明他对你的家庭至少有一定了解,甚至可能和你的父亲关系很好。”

    陈飞鹏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低下头去,神色十分紧张。庞劲东发现他的目光飘忽不定,就知道他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来。

    庞劲东再次抬起枪口,对准了陈飞鹏,缓缓的说:“给你十秒钟,如果你不全说出来,这支枪就是你在世界上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说罢,庞劲东开始倒数:“十、九、八、七……”

    一直表现得无能胆小的陈飞鹏,思考了片刻之后,竟然表现出了一副刚强的样子,挺起胸膛,义正词严的说:“就算你杀了我,你怎么处理尸体?如果你不杀我,只要我把你非法藏有枪支的事情说出去,你就得坐牢!”

    庞劲东停止了倒数,“嘿嘿”一笑,说:“你终于表现的像个男人了。不过呢,前半句话说得还好,后半句话就很蠢了。你这样威胁我,不是逼我杀你灭口吗?”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陈飞鹏的额头渗出一排密密麻麻的汗珠。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哀求已经无济于事,只得再次鼓起勇气:“我现在如果喊人过来,你就得完蛋。”

    “假如你真的这样做,那么这辈子都别想见到手册了。”庞劲东笑了笑,缓和了口气:“我只是关心到底是什么人要得到这手册,而这和你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只要你把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手册就归你,怎么样?”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庞劲东收起了枪,同时让风间雅晴取下那两枚小炸弹。

    陈飞鹏思索了许久,最后回答说:“是金承宇。”

    “他是什么人?”

    “市发改委主任。”

    庞劲东对这个名字是有一点印象的,因为手册里面有大量关于他的内容。但是关于这个人自身,却仅只有一个名字,再无任何详细资料,所以庞劲东此前并不知道其身份。

    “发改委,很不错的单位……”庞劲东似乎看到了又有许多利益即将到手,不由得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陈飞鹏被庞劲东的笑容弄得有些发毛,颤声说:“你……可以……先把我放了吧?”

    庞劲东冲着风间雅晴点了点头,风间雅晴走过去给陈飞鹏松了绑。庞劲东问:“关于那本黑皮手册,金承宇给你描述过是什么样子吗?”

    陈飞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立即感到浑身发麻、酸痛无力,重重的跌坐回了椅子上。他揉着身体的各个关节,回答说:“没有……”

    “等着!”庞劲东说罢,就转身回到屋里。

    陈飞鹏坐在那里,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庞劲东回来。他不敢有任何动作,这已经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了,更是因为恐惧。在庞劲东离开的同时,风间雅晴抽出一把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庞劲东离开的时间很长,足足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的工夫,才回到院子里。

    “给你!”庞劲东说着,把一本手册扔给陈飞鹏。

    “谢……谢谢…….”尽管受了很多惊吓,但东西最终还是要到手了,这让陈飞鹏不免有些欣喜若狂,连连道谢。

    庞劲东拿出几千元钱,告诉陈飞鹏:“救出女朋友后,马上离开这座城市,越远越好,否则我不能保证你接下来会出什么事。”顿了顿,庞劲东语重心长的说:“从此以后,你就要自力更生了,依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明白……明白……”就算庞劲东没有这样的嘱托,陈飞鹏也早已萌生了去意。虽然他懦弱无能,但是并没有傻到家,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生前所涉及到的那些事。父亲现在不明不白的死了,麻烦可能随时会找上他。

    “还有,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你在这里见到的人和事。至于怎么向金承宇交代,就看你自己的了。”

    “明白……”陈飞鹏用力点了点头。

    “走吧!”

    听到这句话,陈飞鹏如蒙大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金承宇,我还没有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看着陈飞鹏的背影,庞劲东心中感叹:“想不发财都难啊!”

    陈飞鹏拿着黑皮手册,迅速回到家里,金承宇和他的女朋友正等在那里。

    尽管是自己家,但是陈飞鹏已经没有了钥匙,只能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门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陈飞鹏知道那是有人在通过猫眼观察外面的情况。

    确定陈飞鹏是一个人之后,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彪形大汉探出脑袋向四下里看了看,然后把陈飞鹏让进屋里,就立即把门关上了。

    陈飞鹏走进去的时候,金承宇及其两个手下正陪他的女朋友打牌。

    见到陈飞鹏,女朋友不满的问:“你怎么才回来?”

    “我……”陈飞鹏本来想解释一下,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金承宇看了看陈飞鹏,又看了看他的女朋友,脸上挂出灿烂的笑容,急忙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陈飞鹏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喘了几口粗气,没有说什么。

    金承宇试探的问:“东西要来了吗?”

    陈飞鹏从口袋里拿出手册,交给金承宇,然后略有不满的说:“金叔,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别让我去了!”

    “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金承宇急忙接过手册,一边细细的翻看,一边说:“你还是个孩子,叔叔也不愿意让你去做这种事情,但是现在的确是没有办法啊……”

    陈飞鹏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自从父亲过世后,金承宇一直很照顾他的生活,因此金承宇对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实在不好回绝。

    在手册里先找到了关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之后,金承宇刚看了几眼,脸色就立即变得惨白起来,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当他全部看完之后,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得意。

    金承宇一扬手中的手册,问:“姓庞的那小子怎么答应给你的?”

    “刚开始他不愿意给我,我苦苦哀求他很久,最后才同意的。”

    “你是按照我教给你的那样说的?”

    “我……”陈飞鹏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我告诉他,我母亲被绑架了,需要用手册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