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女入住(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孩的脚挣脱了束缚,来回扭动了几下,然后舒舒服服的放到了庞劲东的肩膀上,距离庞劲东的嘴角不过一两公分的距离。她穿着一条短裤,整条如藕般的腿就这样陈列在庞劲东身旁,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从其上传来。

    庞劲东侧眼看了一下,很奇怪这个剽悍的女孩,竟然会拥有如此粉嫩白皙的腿。只是那脏兮兮的脚丫子,一直在提醒庞劲东,眼下还不是鉴赏美人的时候。

    一路奔逃之后,庞劲东回到了自己家里。

    女孩终于获得了解放,从车上下来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她从地上站了起来,说了声:“谢谢!”

    庞劲东摇摇头,客气道:“没什么!”

    刚才一番打斗十分激烈,天色又很黑,加之两人形容都很狼狈,因此没有机会彼此看清对方的样子。直到这个时候,庞劲东和这个女孩互相打量了一下,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样一句话:“怎么是你?”

    这个女孩就是前些天在cbd工地闹事的悍马车主,只是今天没有弄出那样前卫的妆扮。

    女孩皱起眉头,目光不住的在庞劲东身上扫来扫去,奇怪的问:“你不是那个工地的老板吗?你的老大是谁?东哥?”

    庞劲东连忙赔笑:“别人都管我叫东哥,不过我不是老大!”

    “哦!难怪我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女孩点点头,又问:“你怎么会出现在那?”

    “我是路过!”

    “见到我和人对砍,就产生了英雄救美的想法,是吗?”

    庞劲东挠挠头,反问:“你认为呢?”

    “我认为,你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索性实话实说了:“疤哥曾经帮过我,前几天我收到消息说他被绑了,所以就前去设法营救。结果恰好看到你被人围攻,才出手帮忙的。因为我认为无论你是哪一方的人,作为一个女孩子,都不应该出现在那个场合!”

    女孩急忙问:“你把疤哥救出来了吗?”

    “当然。不过他坚持要自己走,所以我离开的时候就没有带上他。”

    女孩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

    庞劲东的想法是,这个女孩如果是疤哥一方的人,自己救出了疤哥,她没有不感谢的理由;如果她是疤哥对立一方的,自己毕竟救了她本人,她也没有和自己为难的必要,而这句话证明林霭雯是属于前一种情况。

    看着这个女孩,庞劲东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安,觉得把她带到家里来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林霭雯问:“这么说,你不是混的?”

    “我是被混的!”

    “你是做房地产的?”

    庞劲东点点头:“算是吧!”

    “疤哥什么时候开始干房地产了?”

    这里所谓的“干房地产”,并不仅仅是指买地盖房子,也影射了由房地产衍生出来的行业,例如拆迁和摆平竞争对手。

    一般来讲,混在道上的人经济来源各不相同,有拆迁的、讨债的、养市场的,还有看场子收保护费的。疤哥显然属于后一种,与房地产业的这些是隔行的。既然庞劲东是搞房地产的,疤哥能给他做的,无外乎是与此有关的,因此林霭雯才有此一问。

    庞劲东回答说:“应该说是帮我摆平对手。”

    “哦”林霭雯点点头,又问:“你叫什么?”

    “庞劲东。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林霭雯。”

    “很高兴认识你!”庞劲东说着,把手伸向林霭雯。

    林霭雯根本不理会庞劲东,径直走进屋里,四下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说:“这里不错。”

    “谢谢夸奖!”不知道为什么,庞劲东的心脏的跳动,突然间加速了。

    “我要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

    庞劲东急忙说:“这恐怕不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除非你想打我的坏主意……”女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匕首,对着庞劲东微微一晃,警告说:“当心我阉了你。”

    从女孩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庞劲东就断定了她是一个玩刀的行家。有的人在用刀威胁别人的时候,喜欢晃动几下,动作松软无力。如果对方身手不错,完全可以趁其力道松懈时把刀夺过来。但是这个女孩则不然,持刀的样子坚定有力,当她把刀对准庞劲东,刀尖纹丝不动。

    女孩似乎看出了庞劲东的心思,有意炫耀一下自己,将刀用力向上一抛。只见刀高速旋转着飞起,反射着屋内的灯火,显得如同一团银光。当接近天花板后,开始回落下来,到了女孩头顶高度的时候,女孩飞快的一伸手,就将刀牢牢抓在手里,刀尖仍然对着庞劲东。

    在这一过程中,女孩的目光始终盯着庞劲东,一眼都没有看过刀。

    庞劲东心里渐渐明白了,林霭雯没有想到对手如此强大,因此需要有个地方暂时躲避一下,既是为了疗伤,也是为了安全遥控外面的事情。因为自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自己的家就成了最佳避风港。

    庞劲东几乎不敢想象,这个女魔头一旦住进来,自己的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庞劲东心中一声长叹,不由得暗暗叫苦起来:“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庞劲东一脸苦笑的看着林霭雯,希望她可以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

    但是林霭雯根本不为所动,而是伸出手指,开始一一列举条件:“第一、把最大的卧房给我;第二、未经我允许,不得进入我的房间;第三、不允许使用我房间里的卫生间,其他卫生间,我有优先使用权;第四、在我通电话的时候,请你自觉回避;第五、不允许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第六……”顿了顿,林霭雯低声问:“你有女朋友吗?”

    庞劲东连忙摇头:“没有!”

    林霭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但是我有老婆!”

    “啊?”

    “不过离婚了!”庞劲东在无奈之中,逗弄了一下林霭雯。

    “不管你有什么……”林霭雯紧盯着庞劲东,一字一顿的说:“总之,不能把女性带到这里来!”

    “还有血狮点吗?”

    “暂时没有了。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庞劲东用一种哑巴吃黄连的目光看着林霭雯,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凭什么……”

    林霭雯撇了撇嘴,似乎发觉这样对待庞劲东并不公平,于是安抚道:“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会补偿你的。另外,今后你有麻烦的话,可以找我帮忙。”说到这里,她又加重了语气:“但是如果你做不到这些,尤其是让别人知道我在这里……”

    庞劲东急忙问:“怎么样?”

    “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听到林霭雯的这些话,庞劲东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扪心自问:“我到底做了什么坏事,凭空招惹来这样一个女鬼……”

    就在这个时候,金玲玲给庞劲东打来电话,庞劲东看了看林霭雯,说:“我接个电话!”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敢露出来吗?就在这里说!”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金玲玲在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十分焦急:“你在哪?”

    “家。”

    “你都干什么了?”

    “什么也没干,既然没有机会,我就没继续留在那。”

    “哦,那就好!”金玲玲显然松了一口气,叹息说:“从没有见过这样大规模的械斗,场面太血腥了。”

    “结果怎么样?”

    “目前发现六死、五十八伤,估计实际数字可能要更多。我们抓了七十多人,警车都塞不下了。”顿了顿,金玲玲若有所思的说:“看来这些帮派要改朝换代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参加?”庞劲东一边问着,一边又看了看林霭雯。

    林霭雯无论是否在倾听庞劲东的电话,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只是忙着清理自己的伤口。她遍体鳞伤,虽然伤口都不是很严重,但是在视觉上却是很惊人的。

    茶几上摆着一盒雪茄,被林霭雯发现了。她先用面巾纸将伤口附近清理干净,然把雪茄一根根的掰碎,将烟丝敷在了伤口上。

    干燥的烟丝和烟叶能够止血,对伤口有一定收敛作用,而且里面所含有的尼古丁可以镇痛。但是尼古丁一旦通过血液进入人体的循环系统,对人体会造成一定伤害。所以这是一种迫不得已时,才能采用的方法。

    庞劲东做雇佣兵的时候,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伤口,因此了解这些。但是比起林霭雯的身体健康,庞劲东更关心的是那盒雪茄。

    庞劲东痛苦的低声呻吟道:“我的顶级科伊巴雪茄,卡斯特罗的最爱……”

    无论林霭雯是否听到庞劲东的这句话,只是依然故我。倒是金玲玲奇怪的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庞劲东叹了一口气,问:“有什么情况吗?”

    “根据最新掌握的情况,疤哥已经逃掉了。”

    “哦!”庞劲东漫不经心的答应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