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幼朵施展完后,a和其他人都对阿幼朵的能力刮目相看,大家都没有想到,娇小的她有如此大的本事。阿幼朵有些不好意思,黄毛及时解围,他说道:“东南方有大股的魔修,我们快去,好像有大事发生。”

    众人一听,都提气疾行以各自己最快的速度朝黄毛说的方向奔去。a行在众人前面,他感觉到这股魔气中,像是有一个十分强大的魔修,他不想让其他人冒险,所以冲到最前面,把众人远远的甩在身后。

    等a到了那里,看到的是四五十个魔修围着一所学校正要动手。学校里的学生对外面发生的事毫不知情,还像是平时一样上着课,学生们在高声地朗读课文。

    a悄无声息地运转体内的魔气,看起来同那些魔修相差不多,慢慢地来到最前面,他寻找到魔修群中修为最高的一人。

    那人的修为与a相当,大概也在元婴初期。a伸手朝那人的后心抓去,猛然间,那魔修回头看到a,说道:“你要干什么?不对,你不是魔界的人,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其他人去把学校里的学生都抓走。”

    a行迹败露,陡然加快了速度,而那人的速度也不慢,退步闪身避过a的一击。旁边立时有四五个魔修过来合围,把a困在当中。那些人瞳孔全是黑色,身上的魔气厚重,修为离元婴期只有一步。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对a发起了攻击,a见那带头的魔修已经带着众人冲到学校里,心中焦急不已。

    这时,黄毛等人赶到,他们加快脚步来到a身边想要替a解围。a大声道:“不要管我,先去阻止他们。”

    黄毛手持宝剑,口念咒语,把剑向空中一抛,宝剑腾空而起,甚有灵性地旋转着斩向前面的几个魔修。

    金老鬼手中的判官笔已经消命了几个魔修,小美也不含糊与四五个魔修混战在一起,阿幼朵张口吐出一个白色的圆球,接着圆球慢慢扩散变成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雾气所过之处,魔修无不痛苦的倒地乱滚,身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a一边与几人打斗,一边看着前面的战事,黄毛阿幼朵等人虽说是使尽了全力,不过还是有七八个魔修冲到教学楼大门口。a心中暗叫不妙,这些学生有危险。

    他大喝一声,双手如电,上下翻飞,几人回合两个魔修就被他所杀。

    当那几个魔修正在起身飞纵到教室里,一个人影从教室顶楼飞身而下,直奔那修为最高的魔修。速度之快令魔修无法躲闪,砰的一声,魔修被撞飞,然后重重地落到地上。

    “龙云天同学,你莫急,这里老夫还可以抵挡一阵。”那人开口对a说道。

    a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他背对着那人,此时那几名魔修大有拼命这势,他一时腾不出精力回头去看,只应了声好,他现在只想快点结束战斗。又斗了几个回合,a抽出后背的刀,运刀快砍,其中一人躲闪不及被砍掉了一只胳膊。

    a对这把刀的运用已经非常熟练,从拔刀到出刀斩下那人的胳膊,整个动作在一瞬间完成,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一击得手,a催动婴力刀锋立时长出三寸有余,几乎是在一刹那,a的刀划过另外几人的咽喉,哧、哧、哧,血柱冲天。

    最后还剩下四五个露网的小杂鱼,一看大势已去,转身要跑,这些人哪会让他们如此轻易的逃跑,纷纷出手,把最后的五人击杀。

    地上的魔修尸体慢慢的化做黑雾消散,地上不留一点痕迹,a这才看到之前中他名字人,“老校长,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这说话的人是a小学时的校长,在a小学毕业时,他就已经去世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a面前。

    老校长整整衣服,说道:“既然你也走上修仙这条路,我也没什么好骗你的了,告诉你,我是一名修仙者。那时是为了掩人耳目,要不我这人老不死的活了那么长时间,会让人生疑的。”

    黄毛和阿幼朵几人收功站好,看着a的老校长,这老人身高八尺有余,一身宽大的道袍,胖墩墩的身体根本架不起这身道破,光头,笑面,像是一个僧人。

    a看着老校长不伦不类的打扮,心中有些想笑,但又觉得十分不合造,忙开口道:“老校长您怎么在这儿啊?”

    老校长道:“是上面安排我在此坐阵,没想到还能遇到故人,好啊,好啊!走,我们去吃个饭,边吃边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一会你们请客,我可没钱。”

    黄毛在一边看了半天,看得出这个老校长也是个爱说爱笑的脾气,很对他的胃口,他打趣道:“这饭我请了,算是我的拜师宴,等吃过饭还请老校长指点一二!”

    老校长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说着一抬手,将学校教学楼外面的结界符撤下来,似是有意在众人面前露一手。

    几人走到学校外面,里面学生都跑出来活动,一时间,操场上又恢复了往夕的热闹,根本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

    街上行人不多,几人边走边聊,a问老校长吃什么,他随手一指前面,说道:“就去那家面馆吧,那是一家百年老店了,味儿很地道。”

    a也记得这家面馆,上学时他经常去那里吃饭,没想到多少年过去了,这家店还在,而且从外面看上去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老不死的,给我来一碗面!”老校长到了面馆外面大声的吆喝起来。

    回面一个老人的声音回道:“哟,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没死啊,还到我这儿吃面,你已经欠我九百碗面的钱了。”

    老校长笑道:“老不死的这么小气,吃了今天这碗一块给你算了。”

    从屋内走出一个老人,瘦得皮包骨,面色蜡黄,像是一具干尸一般。他一出来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视一遍,最终停留在a身上。眼神一亮,随即又重归黯淡,说道:“唉,没想到被一个后生晚辈捷足先登,惭愧、惭愧!”

    老校长骂道:“老不死的别磨噌了,快去做面,我都要饿死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