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明之携美闯天下 第四百五十二章 偷偷的走 无济于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周玉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在自己面前从来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夫君,居然会有发火吼自己的一天。但是看着冯天宇现在的模样确实不像是在故作姿态,竟然隐隐让周玉凤心生恐惧。要是平时定然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可是现在的周玉凤却只能满脸委屈的说道:“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是吗?你还要抽死我,来呀,你抽死我吧”!

    看着走上前来,仰起头对着自己的周玉凤,冯天宇咬着牙开口道:“矫情你也不挑挑时候,军情紧急岂容你在这胡搅蛮缠,看来今天我冯天宇要打女人了”!

    陈骏德连忙一把拦住冯天宇的手,寒着脸示意自己的兄弟冷静下来之后,扭过头对周玉凤开口解释道:“你误会了弟妹,此次大宇他要跟我去趟广宁,不是让他送死!情况紧急我也不跟你多说了,在晚一会我就走不啦”!

    然而心中甚是委屈的周玉凤岂能善罢甘休?虽然已经是略微放心下来的她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啥事不能过完年再去办吗?眼瞅着就到除夕了,我们夫妻去年就没在一起过年,今天好不容易在一块了,这样的大节怎么能分开呢?还有你看他对我的态度,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把总都要跟我动手了。日后真是得做高官,那不还得吃了我啊”!

    看着身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的陈骏德,冯天宇彻底的怒了,上前一步扬起手“啪”的一巴掌,将身上带功夫的周玉凤打得一个趔趄。这一巴掌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挨了打的周玉凤下一刻便站稳了身形,盯着冯天宇愤怒的脸一言不发。

    怒火涌上心头的冯天宇接着开口训斥道:“少在这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没看见骏哥都已经急得不行了吗?我告诉你凤儿,我对你的好绝对不是你能插手军务的资本!日后你给我记住了,军务以外的事都由你做主,但是军务上的事你若是再敢插手,就不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巴掌了!”说完这话的冯天宇拉着已经看傻了的陈骏德往外走,这样的男子汉气概可是让陈骏德刮目相看。

    揉了揉火辣辣的左脸,周玉凤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种愤怒,反而是望着那急急消失在门前的冯天宇背影轻轻的开口叹道:“这才是男人,才配称为军人,有血性的男人才是我周玉凤的夫君!”说完这句话的周玉凤回头看了一眼那火炉里已经烧糊了的地瓜,周玉凤笑着自言自语道:“坏了我的地瓜,又给了我一巴掌,这个事没完!等你回来,我倒要看看你习武这么长时间有多大的长进”!

    骑着马向船坞奔去的冯天宇转过头来,便看到陈骏德那张极其严肃而且带着莫名焦急的脸,这让冯天宇还误以为是自家的兄弟生自己妻子的气了呢,吓得他连忙解释道:“骏哥,你不要介意啊!凤儿就是这个性子,其实她并没有什么恶意!等咱们回来的,我好好的收拾收拾她,让骏哥你出口恶气”!

    如果刚才就在周玉凤拦在门口之时,冯天宇没有任何的表示的话,相信几乎所有人都会介意。兄弟之间的情义,不是对其身边之人毫无原则的忍让。若是用道德来绑架兄弟情义的话,这段情义也总有到头的那一天。故而此刻的陈骏德并没有将周玉凤的态度放在心上,毕竟刚才冯天宇也是极为罕见的大打出手了。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还能要求人家做到哪个地步?

    也是快到岸边了,感觉已经差不多安全了的陈骏德便放慢了速度,看着冯天宇满是歉意的脸,陈骏德连忙出言安慰道:“无妨,弟妹乃是真性情也!俗话说这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大宇之前那气魄也是令为兄刮目相看了”!

    看着陈骏德不像伪装的神情,冯天宇连连摆手疑惑的问道:“骏哥,你这么急匆匆的拉着我去广宁干什么啊?我看不像是任务紧急,反而像是做坏事怕被人抓住一样呢”!

    一句话说到陈骏德的心缝里,之所以这么着急,就是怕得到了消息的毛文龙前来阻止。都是自家兄弟,陈骏德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回头看了看身后这才满脸唏嘘的开口说道:“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唉,我就是怕大哥来阻你我前去广宁!你想想啊,毛承祚都没敢回来把广宁那边的坏消息告诉我,反而偷偷的躲在了双岛过年。这要是得知我要去广宁的大哥,还不得玩了命的拦着我啊”!

    关于广宁城有奸细的这事冯天宇当然清楚,坏消息定然是陈骏德的情报没有受到巡抚大人的重视。其实从心底来说冯天宇也并不赞同陈骏德亲赴广宁,人家巡抚不相信,你去了说几句话就能让人家听你的了?故而在听到陈骏德这话后的冯天宇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一脸为难的开口说道:“骏哥啊,我劝你还是听大哥的话吧,他也是为你好!主要是去广宁这一路上危险不说,而且即便你去了,巡抚王大人也不可能改变想法的”!

    “你怎么跟大哥一个语气呢?今天我还非去不可了!咱们走水路,建奴还没有能力在水上骑马吧!经渤海,竟大凌河去广宁,一路之上畅通无阻,绝不会有半点危险的!你快点走吧,我右眼皮一直跳,总感觉再晚一会,咱们可就走不了啦”!

    推搡着冯天宇继续前行的陈骏德满脸的担忧,看来只能是上了船,驶进西大海之后他才能真正放下心来吧。远远的看去,袁宝贵已经在一艘大船之前等候着。就在陈骏德准备喘口气在登船之时,身后令他担忧的恐惧之声突然就身后传了过来。只见毛文龙骑着马狂奔而来,用尽全身的力气边跑边喊道:“骏德,你给我站住,你不能去广宁”!

    这一声吼让陈骏德都来不及回头,连忙招呼上身边有些发愣的冯天宇,焦急的说道:“坏了,这人啊,还真不禁念叨。快走啊,大宇”!

    可惜胯下的吗一直处于飞奔状态的毛文龙只用了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便追上刚刚起步的陈骏德这两人。毛文龙一提缰绳将陈骏德的马逼停之后,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骏德啊骏德,我看你是涨能耐了,竟然学会了不辞而别!快点给我下马,看来咱们得好好聊聊了”!

    眼见逃跑无路的陈骏德只好是乖乖的下马,看着毛文龙的目光都有些闪躲。但是就在他低头的一刹那,陈骏德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何必如此的胆怯!想到这一点的陈骏德硬着头皮抬起了头,看着毛文龙严峻的脸略显结巴的开口说道:“这这个大哥,这这么巧啊”?

    毛文龙面色不改,仍旧是寒着脸开口训道:“巧?真是太巧了!你说你这是要去哪里?马上咱们东江镇就要倾巢而出收复失地,你这一军统帅如何能擅离职守?赶快跟我回大营去,有什么事等打完了再说”!

    “打完了,那就真的完了!”听到毛文龙的话后,鼓起勇气的陈骏德不由得大吼一声。就在毛文龙因为陈骏德的话为之一愣之际,想了一下的陈骏德接着开口说道:“不瞒你说大哥,我这就要赶往广宁。而且承祚在双岛的事我也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你千方百计的阻拦我去广宁是为我好,怕我得罪了王巡抚以及辽东的其他同僚。但是战争从来不讲人情世故,胜利那是用将士的性命堆积而成的。我决不允许有任何能危害到辽东大战的因素,这是我作为一名有良知的大明军人的觉悟!所以大哥,我希望你不要在拦着我了,广宁府今天我还是非去不可了”!

    陈骏德如此强硬的态度是毛文龙第一次感受到的,这样的决心毛文龙自认为是无法劝回来的。故而正找寻法子的毛文龙眼睛一转,随即故作感慨的开口说道:“骏德啊,你的心思当哥哥的岂能不知?可是广宁府你去或不去都不能改变分毫,听哥哥一句劝,不若开战之时你领一支精锐骑兵直扑辽阳战场,保证大战的顺利进行不更好吗”?

    看着不为所动的陈骏德,毛文龙再一次的使出了屡试不爽的杀手锏来。只见他脸上带着浓浓的落寞之色,叹了一口气后这才开口说道:“承祚在双岛也是听了我的吩咐,就是怕你一时冲动才不得已为之的。其实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为了对双岛勘察一番。如果条件允许我便领军驻防双岛,这抗金的前沿还是留给你和你的杀虏军吧!省得日后两军再有冲突,夹在中间的你无法正常的处理”!

    这个提议陈骏德当然不能答应,吃惊的跳起脚来的开口说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这么一来就像是我在赶你走一样,这个我绝对不能答应”!

    面对陈骏德的极力反对,心中大定的毛文龙却是摆着手说道:“反正承祚也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我心意已决,在怎么劝我都没用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