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世界画符咒 第31章 迷糊小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房里只剩佟言跟小丑两人,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佟言咳了声,说道:“既然你认我做主人了,就要改邪归正,回家赶紧把脸上的妆洗了。这副模样出门,简直就是魔法部云游牧师的活靶子。”

    小丑摸了摸脸颊,哈哈笑道:“主人发话,小丑岂敢不听。”

    病房门被人推开,一名身段窈窕的姑娘抱着雪白毛色的小狐狸进来。

    小狐狸一见到佟言,立即兴奋地从姑娘怀里跃下,朝他扑了个满怀。

    季姜捋捋发鬓笑道:“你昏迷了七天七夜,要不是那位白衣裳的姐姐一直安慰我说你只是暂时昏迷,我都要担心死了。对了,那位白衣裳的姐姐呢?”

    她下意识打量四周,除佟言外只发现有个妆容奇怪的小丑,小丑见她望来,咧嘴一笑。

    怪异的笑容吓得季姜倒退两步,有些心悸。

    佟言瞪了小丑一眼,示意他不许吓人,然后对季姜解释道:“她有事先离开了,房间这个小丑是我新招的工人,脾气有些古怪,比较喜欢化小丑妆,你不用害怕。”

    季姜哦了声,拍拍胸脯松口气,如果不是佟言在这儿,她真的要以为自己大白天见鬼了。

    佟言的话骗骗小姑娘还行,但小雪狐明显不这样认为。

    见到小丑的瞬间,小雪狐立即嗅到了危险。

    尽管小丑被白人梅林以隐修会秘法将面孔修复,但与公寓那晚的半脸形象仍然神似,小雪狐认了出来,浑身须发皆张。

    小丑微微翘起嘴角,涂抹成红色的舌头轻轻舔着牙齿,它做了个张大嘴巴一口吃掉的姿势。

    尽管小雪狐十分畏惧这家伙,却仍是义无反顾挡在佟言身前,爪子悄然伸长指甲,绿色的双眼变得漆黑如墨。

    它小心翼翼地盯住眼前这个实力强悍又心狠手辣的小丑。

    属于局外人的季姜有些迷惑,不明白小狐狸怎么突然炸了毛。

    而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小丑嘴角疯狂上扬,眸子里瞳仁倒竖,形成一双诡异的重瞳眼。

    佟言见状,赶紧支走了季姜,“我身体没什么大碍,你去帮我办出院手续,住院费从我的佣金里扣除就行。”

    季姜摆摆手,说学校会报销这些费用,然后就离开房间去找医生办手续了。

    姑娘离开后,小丑望向小雪狐,啧啧道:“不过区区一星魔兽,也敢耀武扬威,看来是没见识过本尊心肠歹毒的一面,不晓得轻重啊。”

    小丑的话语寒意凛冽,小雪狐大为惊惧,好不容易才忍住躲到佟言身后的冲动,整条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佟言朝小丑笑道:“差不多就可以了。”

    小丑转过头,伸出指甲锋利如小刀的手指,指向自己,“没了那娘们,你真当我是你的走狗了啊?”

    下一秒,小丑突然双手捂住脑袋,不断有鲜血从指缝渗出。

    他向后跌跌撞撞倒去,疼得满地打滚,整个房间的地板都开始震动起来。

    佟言微微笑道:“你不必试探我的底线,对于你这种出手狠辣心肠歹毒的家伙,我如果仁慈就是在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所以,以后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小丑终于停下滚动身影,起身后拍了拍衣服,想要说什么,可喉咙像是被人掐住,半个字都蹦不出来。

    小雪狐破天荒有些快意,心道这家伙也不过如此嘛,还是自己主人厉害。

    从医院出来,佟言领着小雪狐和小丑回住所,季姜在大门与他挥手告别。

    小丑一走出医院,尽管有佟言克制自己,但他仍是觉得自个儿算是放虎归山、潜龙入海了,于是大大咧咧道:“主人,那白衣娘们什么来头,长得妩媚白净,拿捏人的手段倒是熟练地很,该不会是主人另外的相好吧?”

    小雪狐瞥了眼口无遮拦的死敌,紧紧咬住嘴唇,打死不理睬。

    佟言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小丑脑袋上,“她是我的朋友。”

    小丑吓得赶紧跑开。

    佟言轻轻笑着,继续前行。

    自己没想念咒呢,吓成这怂样。

    被佟言给了一棍子又给个枣的情况下,小丑大致明白了,佟言这人还是蛮好说话的,只要别刻意触怒他,小打小闹开个玩笑还是无伤大雅的。

    于是佟言这好心的家伙耳根子就没个清净了,回家路上净听小丑掰扯它那些陈年旧事,什么脚踩五帝拳打圣贤,没它不敢打的。

    小雪狐在一旁听得打呵欠,觉得这家伙还是冷酷点比较好,这话痨说一路了,不烦吗?

    小丑还在纠缠着佟言,“主人,以后能不能不要跟外人说我是给你打工的啊?有些丢面子,好歹我也是堂堂圣主十八地魔之一,曾经的九星黑魔法师,若是以后不小心传到以前那些弟兄耳朵里,不得被他们嘲笑死,还怎么在道上混?”

    “主人你是不知道,我以前追随圣主的时候,多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提起我小丑的大名,个个都要竖起大拇指,顶呱呱!敌人听了我的名号,全都吓得屁滚尿流,不敢与我撄锋啊!”

    佟言堵住耳朵,不敢接话,因为一旦接过话茬,那堪比一场灾难。

    小雪狐则是暗自嘀嘀咕咕,撅着毛茸茸的尖嘴巴,似乎是在偷偷腹诽这话痨真嗦。

    佟言不搭理自己,小丑自然不敢说什么,可眼尖地发现雪狐的小动作,它立即冷笑道:“怎么,对我意见很大啊?”

    说到这里,它使劲张开嘴巴,露出洁白森森的牙齿,对小雪狐恐吓道:“信不信哪天主人不在的时候,我就把你给吃掉,然后在厕所拉屎把你给拉出来?”

    小雪狐眼神委屈,心想你个坏东西,就知道挑软柿子捏,你怎么不对主人这么说!

    ……

    小丑在佟言家转悠一圈,直说这屋子太小,大抵远比不上他之前住过的豪宅云云。

    佟言把枕头跟床褥丢他脸上,扔下一句爱住不住。

    小丑立即又嬉皮笑脸着说这房子真好,户型通透,宜居之家的不二选择。

    小雪狐在一旁使劲翻着白眼,有些耻与为伍的意思。

    晚饭前小丑被佟言连恐带吓的洗了脸,把脸上那些花花绿绿洗净后,小丑其实还算个五官立体分明的英俊男人。

    佟言点点头,“这样多好,干嘛要化成小丑模样,你又不是唱戏的。”

    小丑摇头笑笑,不予置评。

    随后佟言带着小丑跟小雪狐出门,到一家老字号餐馆,余三在那里请他们吃饭。

    余三从外地出差回来,身材明显臃肿了许多,佟言故作夸张道:“余老三,几天没见,你都吃成猪了!”

    余三笑着捶他一拳,注意到跟在身后的小丑。

    尽管小丑脸上的妆被洗净,但脸型仍是保持着小丑姿态的微笑,它对余三眯眯眼笑了,余三也下意识回敬个笑脸。

    他问道:“身后这位是?”

    不等佟言说话,小丑自己介绍说:“我叫戴夫,江湖人送外号‘小丑’,我是佟言主人的崇拜者,因为仰慕他的伟岸风姿,千里迢迢前来追随,我可不是什么打工的!”

    余三大眼瞪小眼的看佟言,佟言扯扯嘴尴尬一笑。

    小雪狐蜷在佟言怀里,只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好奇打量着这家老字号餐馆。

    门外高悬一块古朴的匾额,上面写着两个斗大的金字,“同福”。

    也不知道余三从哪儿找的门路,这家餐馆一看就不像寻常有钱人能来的地方。

    侍应生引佟言他们进了餐馆坐下,佟言摸了摸雪狐的小脑袋,让它不要东张西望。

    拿到菜单,佟言跟侍应生点了几道菜,又问小丑有没有忌口。

    这一晃眼的分神,怀里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就溜出去了。

    佟言昏迷这一周,小雪狐都是养在季姜宿舍里,虽说养得白白胖胖,可季姜怕它乱跑出事,到时没法跟佟言交代,就一直让小雪狐待在宿舍里。

    小雪狐待在那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被一帮慈母心泛滥的姑娘们宠溺逗弄,无聊的要死,它趁佟言不注意就从他腿上跳了出去。

    在餐馆里误打误撞,小雪狐来到了后门,仗着它身形娇小,很轻易就从侍应生眼皮底下溜进了后院。

    结果进了院子,小雪狐迷迷糊糊,好像迷了路,一直在打转。

    突然,它闻到一股沁人香气,清清凉凉、冲荡肺腑地。

    紧接着,它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顺着那气味冲了过去,跳进了一团相对它而言像大森林的草堆里,疯狂在草堆里折腾,唧唧叫着,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天惹,我这是怎么了!

    小雪狐感觉自己就像喝醉了似的,眼前天旋地转。

    它仰起头对着天空唧唧的叫,被一个路过的侍应生发现了。

    “天啊……这可是武总悉心栽培的猫薄荷,全被毁了!”

    侍应生尖叫着冲过来,抓住了那只被猫薄荷影响、在草堆里肆意搞破坏的罪魁祸首。

    “这是什么东西,脏兮兮的,真难看。”

    因为在地上滚打了半天,在绿草堆里钻来钻去,小雪狐身上脏兮兮的,沾满了泥土和绿草屑,看上去确实不怎么美观,倒是那双绿汪汪的大眼睛比较引人注目。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