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经纪人 第十二节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离中秋节还有一天的时间。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以洪三等人的度,完全不需要一天时间就可以抵达武夷山,但是,洪三还是提前一天就出了。

    而奇怪的是,洪三并没有急着赶路。

    一整个上午,他都没有提醒大家升空,而是一直都在地面上走路。这让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不过,谁也没有问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看到洪三的神情显得很严肃,一看就是在思考什么事情的样子。

    到了晌午的时候,洪三终于停止了思索,他站住,转过身对宋子玉和红梅道人说道:“子玉、道长,你们两位还是不要去了。”

    “为什么?”宋子玉马上问道。

    红梅道人有些不满的接着质问道:“对啊,为什么?难道你还担心我们师徒临阵反水不成?”

    “这方面我当然没有丝毫担心,只不过,我不希望你们两个跟武夷山的关系搞得太僵,在接下来,我很可能还要依赖你们跟武夷山的渊源。现在你们要是出现在武夷山,参与抢劫仙心的话,那我们这条路就断了,这对我们是极度不利的。”

    “依赖我们跟武夷山的渊源?”宋子玉不解的看着洪三,问道:“三哥,你还指望我们做点什么呢?”

    “我现在不方便说,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洪三笑着拍了拍宋子玉的肩膀,然后在心里说道:“我如果死在雄阔海的手里,你们到时候就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我不想让你们在我死后被武夷山的人追杀啊,我的傻老弟。”

    洪三说完,便继续说道:“接下来,子玉和道长一起把仙心的位置,还有武夷山的布防给我们讲解一下,然后你们就回去。剩下的交给我们来解决。”

    “但是,就靠你们几个人够吗?”红梅道长扫了堞玉妮,般若和张巧稚三人一眼,有些犹豫的问道。

    洪三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别人不说,巧稚的功力可是无上至尊级,光是她一个人便足以横行武夷山了。”

    红梅道人两人见洪三主意已定,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在地上画了个沙盘,然后给洪三等人细细讲解起来。

    武夷山,八月十五,中秋,晴,有风。

    按照仙旨意,雄阔海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土修真之主,任务就是尽快消灭那些海外修真派。而雄阔海也开始忠实的履行他的职责,他在不久前,向八大门派出了密令,命令每个门派必须派遣五百名精英到昆仑山去汇合,这五百人必须由各派掌门带队,而且至少要有十名长老以上级别的成员。

    雄阔海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集合四千绝对的精锐,然后对杭州突袭,将洪三在中土的这个据点连根拔起。因为情报的不足,雄阔海的思维还停留在卡住海外修真派的原料供应就可以轻易置他们于死地的时期。

    按照雄阔海原本的想法,是想先把洪三在中土的据点除掉,然后就开始养寇自重,没事就去打一打,但是并不真把海外修真派打完,也不真抓到洪三,一直到他开始真正控制住中土修真派为止。

    按说,雄阔海的这个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但是在局势已经在以迅驰五代的度飞奔的时候,还是打算盘,那就难免落伍得有点过分了。

    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雄阔海就已经从洪三的对手彻底沦落成了洪三与灵空岛博弈中的一颗棋子。

    碍于仙旨的威严,其他各派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还是全都按照执行了。只有武夷山派只是派弟子前去,而掌门以及众多重要的长老全都留在武夷山上。而理由也是充分的很,需要守护武夷山的活仙心,以免被洪三抢去。

    原本这只是个托词而已,武夷山派的真正算盘是想借着活仙心的时机,多多让几位派内有机会突飞猛进的高手赶紧晋级。

    至于雄阔海跟洪三之间的恶斗,他们实在是没有多大兴趣。

    这年头,什么都靠不住,只有实力是实打实的东西。

    然而,武夷山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托词竟然会变成现实。

    当活仙心在万种期待中,终于按时来到武夷山,武夷山的弟子们欢呼声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有两男两女四个人突然从空气中出现。

    为那个年轻高大的男子,满脸歉意的朝所有在场的人拱了拱手,说道:“真是对不住了,江湖救急,小弟十分需要这枚仙心,这次夺人所爱,在下深感不安,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这份情。”

    洪三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因为听洪三这口气,仿佛已经将这活仙心视为囊中之物一般。

    “洪三,你休要太放肆,这里可是武夷山,就算你有三头六臂,只你们四个,就可以视我们武夷山如无物么?”武夷山掌门怒不可遏的大喝道。

    洪三仰起头,望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只是想得到这颗仙心而已,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要你们配合我,就不会有任何人受伤,当你们的心中一时冲动,想要对我们做出点什么不明智的事情的时候,我请你们想清楚,失去仙心,你们只是失去一次修为突飞猛进的机会,但是如果失去了生命,那你们就失去了一切。”

    洪三说完,再不理会众人,他昂挺胸的在张巧稚三人的簇拥之下,旁若无人的朝着活仙心而去。

    此时此刻,武夷山的人不可能什么都没做。但是洪三此时已绝非当初吴下阿蒙,他现在是统一海外修真派的霸主,是连仙界都忌惮三分的棘手角色,而他身旁的三个人中最弱的堞玉妮也是天劫高手,至于那个男人和那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更是显得深不可测。

    所以,武夷山的寻常门派再得到掌门的下令之前,没有人敢于妄动,只能愤怒的望着洪三四人大步流星的朝着活仙心而去。

    这时候,武夷山掌门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他给身边的七位长老一起打了个眼色,然后他们八个人就不顾自己的地位,同时身剑合一,倾尽全力朝着洪三攻去。

    洪三此时不但没有显得丝毫慌张,他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放慢,同时,还没忘了转身提醒般若和堞玉妮:“在我令之前,一切都让张巧稚一个人应付。”

    听到洪三这么吩咐,般若和堞玉妮都显得有些不解,他们都知道张巧稚的实力深不可测。但是在武夷山八大高手的连击之下,竟然让她单独对敌,洪三对她的信心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然而,很快他们就了解到了洪三对张巧稚的信心是来源于哪里。

    就在武夷山八个人快要冲到洪三旁边的时候,只见张巧稚突然仿佛闪电般窜到洪三身边,一连幻出八个身影,跟每个武夷山长老都实打实地对撼了一招。而她所使用的,正是洪三在上山之前,交给她的龙牙剑。

    然后,在场所有的人就都看到了这八个人每人各喷了一口鲜血,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地上坠去。好在其他的弟子们反应得快,不然他们就真的全都要掉在地上了。

    这时候,武夷山所有的弟子自然是同仇敌忾的怒视着洪三。而洪三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平静,他看着躺在弟子们簇拥之下的武夷山掌门,淡淡的说道:“当初柳元化一怒之下,将龙虎山几乎灭门,我今天洪三来到这里,并没有打算这么做,但是你不要以为我做不到。”

    洪三说完,双眼直直的顶着武夷山掌门。

    好一阵之后,武夷山掌门咬牙切齿的说道:“今日之辱,我们武夷山必报。”

    洪三听到武夷山掌门这么说,就知道他事实上已经放弃了活仙心,他于是暗自松了口气,他来这里并不想大开杀戒,“我一定会尽量等到那一天的。”

    洪三说完,便带着张巧稚等人大步地走向活仙心——一个扇子那么大小的,金黄色的凝聚成液体状态的气体。

    在所有武夷山门人仇恨的目光中,洪三动了他早已烂熟于胸的仙心融合阵法!

    说着一阵阵的金光闪烁,活仙心一点点的灌入洪三的身体之内,将他体内的神鬼筋一点点分开,而这过程,不消说,一定是无比痛苦的。

    要不是因为周围有上千个武夷山门人注视着,洪三说不定会痛得大叫起来。但是既然有这么多人围观,那自然是痛死也不会叫出来的。

    于是,洪三的痛楚只能通过不断飙汗来解决。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洪三的全身便都被汗水给湿透了。

    而接下来,洪三身上的骨骼所出的响声越来越大声,他身上的先天元气也开始了疯一样的飞快的转动起来。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张巧稚等人体内的先天元气,也被他体内像大海一样澎湃的先天元气所吸引,开始有些拨动起来。

    这种可怕的情形,一直维持了整整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当洪三已经流出了差不多五斤汗水的时候,随着洪三的一声怒吼,他的身体喷出一股强大的先天元气,将围在他身边的张巧稚三人竟然硬生生给弹了出去。

    而这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堞玉妮,竟然还略微受了一点轻伤。

    这一切完成之后,洪三就好像一个受到良好款待的酒客一般,冲着在场的武夷山门人鞠了一躬,说了声:“叨扰了。”

    然后,就像来的时候那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但是一到武夷山下,洪三双脚一软,差点摔在地上。刚才的仙心融合阵,第一次让洪三有先天元气被透支的感觉。

    但是也正是刚才那个阵法,让洪三在修真上的修为在一瞬间便达到了窥天的境界。你要知道,这可是在没有修习任何心法的前提下,完全靠着体内的先天元气所达到的程度。这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刚一生下来,一节课都还没上,就会做高等数学题一般,已经不是天才那么简单了。

    第二天,八月十六,在客栈里休息了一天之后,当堞玉妮一觉醒来,现所有的人都不在了,只剩下她一个人,惊愕之余的她看到床边的桌上放着两个乾坤袋,分别写着三个名字,她自己,宋子玉以及谈笑。

    堞玉妮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各式各样的法宝。当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堞玉妮猛地咯噔一声,心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世上,难道有比一个原本嗜财如命的人,但是却突然散尽家财的人更可怕的事情吗?

    而此时此刻,洪三与般若以及张巧稚已经在前往昆仑山的路上。

    在路上,张巧稚突然问洪三:“你从前坐飞机的时候,是不是很不喜欢别人来送机?”

    “怎么突然问这个?”洪三转过脸,看着张巧稚反问道。

    张巧稚说道:“你好像很不喜欢跟人告别。”

    “难道会有人喜欢告别吗?”洪三再次反问道。

    张巧稚又问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决定?”

    “决定?当然有,我不是说了吗?我们要去昆仑山,去找雄阔海。”

    “雄阔海有多强?有比我更强吗?”

    “他当然没你强,而且他还受伤了。他不是你的对手。”

    “既然是这样,那你怎么还好像很悲壮的样子?”

    “悲壮?我哪有悲壮?肚子饿倒是真的,今天早上的早点实在是太糟糕了。”

    洪三说到这里,就不愿意再跟张巧稚继续聊下去了,他只是催促着张巧稚尽快前进。直到当他们来到昆仑山三百里外,随时可能被侦察到先天元气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张巧稚和洪三都躲在押鬼瓶中,被放在般若的身上。

    然后,就化成一个阴影,继续飞快的朝着昆仑山而去。

    此时,在昆仑山上,得志意满,雄心勃勃的雄阔海正坐在书房里,充满期待的遐想着。毕竟也还只是个年轻人,脑子里还是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幻想。

    这个时候的他,开始幻想着,经过经年累月的权谋之后,这些只知道修炼的修真派们被自己挑拨得支离破碎,到最后只能都老老实实地跪在自己脚下,成为自己忠实的奴仆。然后,他就将回到尘世,将那个被将军们选出来的傀儡皇帝赶下来,重新登上他渴慕已久的帝位,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位真正完全的天下之主。

    “什么?朕食言了?哈哈,爱卿,你仔细去看看真的那篇公告,朕只是说不当大顺朝的皇帝,朕没有说不当皇帝啊。而现在朕可不是继承大顺朝的皇位,而是开创新朝。”雄阔海脑袋里想象着那些榆木脑袋的大臣质问的场面,然后再手舞足蹈地将这段回答给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还得意的仰天,轻声笑了起来。

    他刚笑完,又突然转过脸,望向左方,“是什么人?”

    结果,他一转脸,就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那里,一个是洪三,一个是般若,至于张巧稚,已经按照洪三所吩咐的那样,用尽所有的法力,再房屋外面布下了结界。

    在半个时辰之内,雄阔海的房间,这个世界是几乎隔绝的。除非张巧稚撤除结界,否则,即使是一粒尘埃也无法进来,更无法出去。

    “你出去吧。”洪三转过脸,看着般若,说道。

    “什么?也不需要我在这里帮忙吗?”般若惊讶地看着洪三,问道。

    “这件事只有我跟雄阔海单独才能解决,谁也帮不上忙。”洪三摇了摇头,洪三说到这里,再次重复一遍。“出去吧,去帮巧稚把身形隐藏起来,半个时辰之内,我不想有任何人打扰。”

    对于洪三的决定,般若很难理解,但是他已经习惯了服从洪三让他无法理解的命令。所以,他冷冷地看了雄阔海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将般若放出来之后,张巧稚奇怪的看着般若:“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洪三叫我出来的。”般若摇摇头,说道。

    张巧稚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里面岂不是只有洪三一个人,万一雄阔海对他不利,那怎么办?”

    般若再次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实在担心的话,那我可以再进去。”

    张巧稚略想了一阵之后,也摇了摇头:“唉,算了。真不知道这个家伙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别人不知道,反正我是自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就从来没有知道过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房间里,洪三和雄阔海这对老冤家对坐了一阵之后,雄阔海说道:“你已经拥有修真之力了?”

    洪三很老实的点点头:“是的,刚刚从武夷山那里,借了他们的活仙心,实在是有点对不起他们,他们似乎不是那么情愿借给我的样子。”

    雄阔海问道:“你就是动用在门外做结界的那个人去借的吗?”

    “你倒是很敏感。”洪三笑了笑,说道。

    “这个人是谁,是柳元化吗?”雄阔海又问道。

    “柳元化?”洪三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他现在还被埋在某个遥远的地底下熬着呢。下结界的这个人是一个法宝人,不过是拥有强大修真能力的法宝人,我想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即使是你的全盛时期,你也不是她的对手。没办法,你们的起点不同。你那八个师父打成一捆,再外加天地倒转**,也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从结界的力量上看,雄阔海知道洪三所说的是真话。即使是自己全盛时期,恐怕也无法冲破这强大的结界,更何况是眼下受伤的前提下,他于是看着洪三,问道:“直说吧,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很简单,我答应过一个人,说我一定会帮他拿回属于他的剑意,现在我要兑现诺言。”

    “是鬼眼?”雄阔海冷冷地笑了笑,看着洪三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如此讲信用的人。”

    洪三也笑了笑,说道:“我只是个假小人,不像你,是真无耻。卑躬屈膝,曲意逢迎,数典忘祖,只要为了权位,看起来高傲无比的你,其实什么龌龊事情都做得出来。”

    “如果你真的是从我这里拿到剑意的话,我奉劝你说话客气点。”雄阔海有些愤怒的看着洪三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冷静的。”

    “那又怎样,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洪三看着雄阔海问道。

    此时此刻,雄阔海的心里千回百转,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衡量,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将面前的洪三一击必杀。眼下的洪三,无论是在气势,还是在实力上,都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更重要的是,就算他把洪三给杀了,那又如何呢?他不可能逃得过下结界的这个人。

    在面对真正强大的敌人的时候,雄阔海的内心是软弱的,他的勇气只是针对比自己弱的人的时候才会存在,这就是雄阔海的内心深处最大的弱点。

    雄阔海故作不屑的冷笑一声:“那你尽管叫门外那个人来杀我好了。我如果死了,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剑意。”

    听完雄阔海的话,洪三沉默了一阵,然后抬起头来,有些凶悍的望着雄阔海,将他刚才所说的一句话原封不动地奉还了回去——“我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冷静的。”

    洪三这句**裸的威胁,让雄阔海愤恨不已,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可以在你的那位好帮手进来之前,就把你杀掉。”

    洪三看了雄阔海一眼,不屑的说道:“如果你真有这个把握的话,你刚才就已经这么干了。”

    说完,洪三把手在雄阔海面前摊开:“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活着把剑意交给我,要么让我们在你的尸体上找。你要知道,我也是杀人七术的修炼者,我知道剑意就在你的身上。”

    雄阔海看着洪三,冷冷的说道:“如果我把剑意交给你,我才真的会变成一具尸体吧。”

    “不要太高看自己,你从来不是我真正的敌人,你只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洪三冲着雄阔海笑了笑,说道:“所以,杀不杀你,只是随我心情,并没有非要如此不可。”

    雄阔海沉默了一阵之后,又问道:“那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把剑意交给你,那你会怎么做?”

    “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雄阔海听到洪三这么说,脸上马上露出果然如此的样子。这时候,洪三补充道:“你不用害怕,并不是跟门外的那位,而是跟我。”

    “跟你?”

    “是的,是不是一下子觉得你那么脆弱的勇气又重新附体了?”洪三看着雄阔海问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洪三这时候摆出不耐烦的样子,说道:“你可以不信。”

    两人对峙了一阵之后,雄阔海咬了咬牙齿,将一个墨绿色的玻璃球交了出来。

    当洪三的手碰触到这个玻璃球的时候,顿时无数的混沌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之中,那是来自数千年前的声音。

    这一切混沌的信息,想要得到完全的解释,就必须悟通无相天龙斩。

    而这正是雄阔海的另一个功用。

    左手拿着剑意,右手拿着一直伴随着自己的龙牙剑,洪三缓缓地将眼睛闭上,并且几乎是瞬间便马上进入了一个入定的状态。

    但是,这个时候的雄阔海却不敢对他做任何事情,因为他总觉得洪三一定又是在耍什么阴谋。

    过了一会,将自己的心境完全放松,平静下来的洪三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走到:“现在,你可以攻过来了,你只有一次机会。”

    “你……不会又是想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吧?”雄阔海看着洪三,心里极度没有底的问道。

    洪三苦笑着叹了口气,说道:“相信我,这次我是认真的。”

    一个喘息的时间过后,雄阔海对洪三出了突然袭击,用尽他所有的能力。

    再一个喘息过后,一道巨大的气浪将雄阔海的书房以及书房里的一切全都震得粉碎,就连张巧稚的结界,也在这一刹那被完全冲开。

    庞大的能量化做一道五彩斑斓的光芒,朝着上空直射而去,照耀着整个天空。

    而当张巧稚和般若再往那已经变成一片尘埃的房子中看去的时候,他们只看到经脉寸断,倒在地上的雄阔海,而洪三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三天后,正满心期待着轮流回真界度假的灵空岛,突然现了一件灾难性的事情,一股比上一次还要强大的能量,将他们所有人的法力都给抽得干干净净,再之后,甚至于开始提取灵空岛屿的力量。

    到最后,当这些自诩为创始者的修真者,和他们的住所一起在虚空中爆炸,消失的时候,真界的人们,以及现实世界的人们突然现,他们头顶的天空已经不再一样了。

    当他们回去看,便看到他们的身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另外一个崭新的世界。

    一个月后,阿姆斯特丹。

    张巧稚、林宛如、金玉堂、海兰、宋子玉等所有曾经洪三的朋友们,都来到了那个曾经被张巧稚和海兰赞叹喜爱的别墅外。

    这一个月以来,大家都从金玉堂和谈笑那里,知道了所有的实情。

    站在阳台上,林宛如有些疲倦的笑了笑,对张巧稚和海兰说道:“其实,新的世界也不过如此啊。”

    海兰也说道:“是啊,景色并没有怎么变,但是却已经不那么美了。”

    张巧稚抿了抿嘴唇,说道:“重要的不是景色,而是人……”

    张巧稚的话刚说完,她们三个人就突然一起张大嘴巴,难以相信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她们三个人都看到洪三突然出现在别墅的花园里,像往常一样一脸坏笑的站在阳光里,“差一点迷路了呢。”

    为什么洪三居然会还活着呢?

    没有人知道理由,洪三也从未跟任何人解释过,这变成了一个谜语。

    不过,也并没有人去追问过洪三。

    既然谜语是幸福的,又为什么一定要解开他呢?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