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羽他怎么样了?”姬萱一进屋就看到慕容白在替躺在床上的姬傲羽把脉,连忙追问。(手打小说)

    此刻的姬傲羽仍在昏迷中,慕容白收回了手,轻轻撇嘴道:“你的侍卫太不堪一击,这样的人留在你身边也只是拖累,还是让他回燕国吧。”

    听他说话的口吻轻描淡写,姬萱反而松了口气,走近床前,看了看昏迷中的姬傲羽,说道:“每个高手不都是从低阶的剑客过渡而来?慕容你从前也一定曾有过身为低阶高手的经历,倘若那时候有人告诉你,你是无用的,你是别人的拖累,你会不会甘心、会不会默默地躲到一角伤心落泪?”

    慕容白微愣了下,颇为欣慰,他不过是试探她一下,她没有让自己失望。作为一个领袖,就该有这样的胸襟,如若不然,她只会成为一个自私自利的暴君。他点点头,淡笑道:“好吧,我说不过你。他受的伤较重,不过有我在,休息一两日他会没事的。”

    突然想起当日在松子林的山洞,她那时应该受伤很重才对,可是醒来时,浑身上下丝毫无恙,想必就是他的缘故。他能治伤,而且还是治伤高手,这下,她就放心多了。

    “爹爹,我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一夜之间,宝宝看似长高了不少,心智也成熟许多。她这时跑进屋,来至床前,凑着鼻子不断地嗅着,煞有其事。

    姬萱只当她贪玩,阻止她道:“好了,宝宝别闹了。傲羽受了伤,他需要好好休息,你去别处玩吧。”

    宝宝有些委屈地扁了嘴:“真的,我真的闻到了很奇怪的味道。”

    慕容白也在一旁说道:“小萱,你让她闻,蛇皇一族的嗅觉向来是很灵敏的,或许其中真有异样。”

    姬萱闻言,再低头看向撅着嘴的宝宝,她的神色无比认真,不像是在玩闹,于是主动为她让出一块地方。

    宝宝凑近床上的人左右闻了闻,忽然拍手大叫道:“我知道了,他的身上有苜蓿花的花粉!”

    “苜蓿花花粉?”姬萱对此不甚了解。

    “不好!对方一定是在打斗中特意在傲羽的身上留下了花粉,这种苜蓿花花粉不同寻常,是特殊的一种类别,最容易招惹兽类。若是我所料不错,他今晚应该会到这里来,杀人灭口!”

    慕容白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陷入寂静中,好深的心机,到底是什么人栖居于黑风林中,并且掳劫这么多无辜的孩童?

    “他若是敢来,我一定让他有来无回!”一抹精光自姬萱的眼底爆射,她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强烈的杀人**。墨竹高手又如何,只要犯到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夜的寒风特别的冷,硕大的归海居陷入沉寂中,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房间里还亮着灯,屋内的人或窃窃私语、或寂静无声,一眼看过去,别有一种宁静之中的不宁静。

    窗前,凝神淡望着漆黑夜空的少年宛如出尘的仙人,窗外芳草的清香随着冷风灌入屋内,少年俊美的侧脸在摇曳的烛火下染上飘渺之感,遗世独立,与白日里放浪形骸的随性很是不符。

    在他的身后,莫寒带着沉思的目光凝望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莫寒,在万剑门时,我们无话不谈,怎么多年不见倒是生疏了?”少年随意地转头,淡淡一笑,风华无限。

    莫寒微愣了下,冷酷的俊脸上终于有了动容,他低笑道:“当日在万剑门学艺时,我们都只是初入门的弟子,可是如今五年过去,你已经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身份贵不可言,而我呢,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卫罢了……”

    “我倒宁愿自己只是个小小的侍卫,无拘无束……莫寒,你明白我的,我的心志并不在此,只可惜我生在轩辕世家,必须扛起家族的责任。”轩辕剑一双清澈的眸子内是苦涩的笑意,棱角分明的唇角微微扬起,有着一丝无奈。

    莫寒静静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接话。其实他也同病相怜,父亲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他的出路,根本由不得他自己来抉择。不过欣慰的是,他现在已经不再排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职务,倘若让他现在离开公主殿下,他可能还会犹豫。

    “你们很快也要去万剑门了,你的主人不简单,东方冥的眼光向来不错,也颇受师傅的器重,或许她真的能成为师傅的关门弟子。不过如此一来,她就有可能成为我大哥最大的阻碍,我担心……莫寒,能否劝阻你的主人,让她远离门主之争?这样对她、对我大哥,都是最好的。你知道我大哥的性情……”

    莫寒心神一凛,没有想到他存的是这样的心思,公主的性情他最清楚不过,她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之人,也没有人可以动摇她的决心。想要让她放弃门主之争,除非她自己不愿意,她的心志不在于此。

    “很为难么?我也知道让你这样做很难,可是我又能怎么做呢?”轩辕剑长长一叹,神色忽然一转,厉目之中爆射出一道精光。即便是一闪而逝,莫寒还是清楚地捕捉到了,心惊胆战。

    “轩辕,你想杀了她?!”莫寒激动地弹跳而起,二话不说从腰间拔出了佩剑,剑尖指向谪美如仙的轩辕剑,道,“我绝不容许你杀害她!如果你想杀她,就先踏着我的尸体走出去!”

    轩辕剑换了个慵懒的姿态倚靠在窗台处,斜睨着他,嘴角扯出一抹浅笑。他的指尖轻轻一弹,就逼迫得莫寒连人带剑一起后退了数步。

    “莫寒,你离开万剑门后,武功长进实在是太慢了。”他摇摇头,轻笑道,“倘若我想杀她,谁也拦不住我,更别说是你了。你放心,我是受人之托,前来护送她去万剑门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她没有到达万剑门之前,我不会动她分毫,也决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动她分毫。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哈哈哈……莫寒,很少能看见你如此失态的时候。听说你的主人有断袖之癖,莫不是你跟她也……”

    面对轩辕剑的嘲笑,莫寒整张脸阴冷无比,死死地瞪着他,直到他自动自觉地息了声为止。

    “好了,别生气了!我认错还不行吗?”轩辕剑冲他眨眨眼,露出邪气的笑容,重新变回了白日里随性放浪的剑公子,他搭上莫寒的肩头,劝说道,“我们老朋友难得见面,可别因为一点小事就闹不和。来来来,喝点酒,长夜漫漫,打发一下时间。”

    莫寒依旧冷寒着脸,不搭理他,直至对方软硬兼施后,他才酷酷地回道:“今晚我们有任务,不宜喝酒。”

    轩辕剑执着酒杯,略带酸意道:“哟,你主人的话就是圣旨吗?不就是一个墨竹高手?有我在呢,保准让他有来无回!你呢,就安心陪我喝酒吧。”他强行将酒杯塞入莫寒的手中,可惜人家就是油盐不进,他无奈地摇头,拿他没办法。

    说话间,阴森的黑色冷夜之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尖锐急促的哨音,好似被掐住了脖子的夜枭,冰冷到了令人战栗的地步。

    轩辕剑和莫寒两人脸色皆是一变,知道哨音所代表的讯息——强敌来袭!而且并非一人!

    “走,捉鬼去!”轩辕剑嘴角一扯,宛如一朵净水白莲飞身而出,话语之中带着几分兴奋和愉悦。

    衣袂翩飞,轻踏檐上青苔,轩辕剑硕长的身影眨眼间便扑到了散发着肃杀气息的房间,这间房间正是姬傲羽休憩的所在,只不过里面现在所躺的并非姬傲羽本人。

    当两人来至房间门前时,数十道黑影与里面的人斗得正酣,黑衣人有部分已经躺在了地上,而对方只区区一人,却仍旧安然无恙,整个房间内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味。

    莫寒正欲冲进房门,却被轩辕剑伸手拦住:“相信她,她一个人对付得了。”嘴上这么说着,其实轩辕剑的内心是极为震撼的,事情的发展并非他们事先预定的那样,他没预料到她竟然为了一个下属,自己涉身冒险去诱敌。这样的人,让人可敬又可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