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梳妆台前坐下,姬萱透过铜镜看清了自己的这张脸,细长的柳眉,精致的轮廓,眉眼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黑眸犹如盛夏的夜空,身上自有一股空灵冷傲的气质。(手打小说)

    碧落站在她的身后,巧手细细地梳理着她的发丝,不时地透过铜镜窥视她的神情,眉宇之间有缕忧色。

    “公主的脸色好差,我这个时候为莫侍卫求情,会不会惹她生气呢?”

    姬萱听到了她的心声,透过铜镜捕捉到碧落慌乱的神色,冷眼微眯。

    碧落在镜中触及她的目光,她手中一抖,眼神有些畏缩。

    “公主怎么在看我?是不是我哪里出错了?为什么公主的眼神这么奇怪,好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姬萱抿了抿唇,不由莞尔。

    “公主怎么笑了,还笑得这么奇怪?天哪,天哪,公主是不是被人打傻了?”

    姬萱心中暗笑,这丫环的性情倒是纯真,她不忍心再继续捉弄于她。她转眸望向了静立在侧的弟弟姬墨,伸手递向他。

    姬墨微微一愣,小手放入了她的掌心,两只差不多大小的手相握在了一处,温暖不断地在掌心处相互传递。

    “墨儿,等过些日子,姐姐想办法将你送回燕国。这里,不适合你。”

    姬墨是不久前由赵国的使臣出使燕国时,一并带来的,她不知燕王究竟在想些什么,已经送了个假太子来赵还不够,居然还把自己的亲儿子送来赵国,难道他就不怕赵国以他的儿子相要挟,让他献出城池吗?

    细想之后,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可能性。姬墨是和她同一个母妃所生,而他们仙逝的母妃是整个燕宫之中身份最为低微之人,连个舞姬都不如。所以,他们姐弟俩的死活,燕宫之中,无人关心。

    “姐姐,墨儿不走,墨儿想跟姐姐在一起。”稚嫩白净的脸孔上,有着一份坚持。

    姬萱心中淌过一丝暖意,拍了拍他的手背,没再多言,她认定的事绝不会更改。

    “姐姐,让莫侍卫起来吧,他在外面跪了很久了。”姬墨小心翼翼地说道,从下午开始,他就对姐姐有着一种莫名的敬畏,甚至不敢在她面前大声地说话。

    “墨儿,你要记住,对于不忠不义之人,不需要仁慈!想要在乱世中立于不败之地,你就要学会明辨忠奸,有识人之明。一次错,终身错,宁可错杀,也不可姑息养奸。”她有意提高了声调,虽是看着姬墨说的,实则是说给门外的莫寒听。

    房门外,莫寒下垂的眼睑忽地抬起,冷凝的目光中闪烁着疑光,他不敢相信这些话竟是出自他主子之口,那个让他背负了无数羞辱的草包主子之口,他难以置信。

    碧落手中的梳子倏然掉落,俏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方才从铜镜之中她看到了主子两眼之中迸射而出的杀气,她被吓住了。

    姬墨也同样地被她的话语震慑住,握在她掌心的小手在瞬间变冷,但很快,他的另一只小手也覆上了她的手背,双手牢牢地捉着她的手,仿佛那样做就能不断地从姐姐的身上汲取力量。

    姬萱懒懒地抬了下眼皮,视线落在了地上的琉璃梳:“碧落,继续。”她的语气轻而缓,与方才冷冽的语气构成鲜明的对比,却依然让碧落心里忐忑不安。

    “是,奴婢遵旨。”碧落颤着手捡起了琉璃梳,总觉得今日的公主有所不同,让她产生畏惧,想要为莫侍卫求情的话语都收入腹中。

    一夜浅眠。

    门外的莫寒跪立了整整一夜,背影如雕塑一般,身形未动分毫。

    门内,姬萱半睡半醒,初来这个乱世,她还有些不适应。脑海中将这个身子从前所经历的一切回忆了一番,仿佛观赏了一场漫长的电影。对于这个身子前身的性情和所作所为,她实在很无语,果然如记忆中外人所传的那般花痴又草包,真不知自己究竟穿越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身上。

    直至门外的一阵喧哗声,才将她彻底地惊醒,她紧拧了下眉头,慢慢悠悠地起了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姬萱从前的冤家和仇人还真不少,不知今日来的又是哪一个。

    “草包姬萱,快点滚出来!”

    “哟,这不是莫侍卫吗?怎么跪在门口?莫不是那花痴姬萱想要上你不成,就罚你跪在了她的门口守门?”

    “哈哈哈……”

    门外的大笑声不断,听声音至少有五六人。

    姬萱不慌不忙地收拾完毕,刚要出门,就见几人已迫不及待,踹门而入。

    姬萱静立在原地,平静的眸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定在倒数第二个进入房间的人身上,来人人高马大,看起来颇为威武。姬萱跃过此人的肩头,看到了申屠浩,她的瞳孔微缩,又是他!他好大的胆子,昨日被狠揍了一顿,今日还敢前来挑衅,简直不知死活!

    申屠浩凝视着她的眼神有些游离,透露出些许畏惧的信息,他脚下不自觉地朝着身前比他更为人高马大的少年身上挨近。待得到那少年肯定的眼神回视后,他才大胆上前。

    “姬萱,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接近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濮阳小姐未来的夫君,决不允许你这等不干不净之人毁坏太子的名誉,让濮阳小姐也跟着蒙羞。”

    他围着姬萱不停地转动,流露出一副趾高气昂又十分不屑的态度。

    姬萱的目光瞬间森冷了几分,以为带了个高手来就可以有恃无恐?笑话,她姬萱何时怕过?

    “你喜欢濮阳小姐,却又帮着她嫁入太子府,你不觉得很可悲吗?”

    “你说什么?”申屠浩凶狠地瞪向她,似被人说中了心事一般。

    姬萱漆黑的眼眸淡淡地扫过他,带着嘲讽的意味说道:“我说你可悲!我若是你,既然认定是自己喜欢之人,哪怕再是艰难险阻,也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你,却只敢在心里想,不敢将美人追到手里。你说,你不是可悲是什么?”

    怒意涌上申屠浩的心头,他绝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他:“你胡说!我对濮阳小姐的敬爱,不是你这种断袖之癖的草包所能懂的。”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了,真是个庸才,外加个白痴。

    “愚蠢!濮阳子樱不过是在利用你,利用你对她的痴迷,为她扫平一切障碍嫁入太子府。你敢不敢和我打赌,我敢赌等她顺利嫁入太子府后,她就会将你一脚踹开,从此相见不相识,成为陌路人。”

    “不、不可能,濮阳小姐不是这种人!”

    姬萱慵懒地斜倚在了桌边,注视着申屠浩心神逐渐动摇,勾唇邪魅地一笑,又懒懒地添了句:“看吧,连你也不自信了。”

    跟随申屠浩一道来的几人见自家的公子有些出状况,连忙上前怂恿道:“公子,何必听这草包胡言乱语?大家一起上,揍她一顿,看她还敢不敢还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