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二更,谢谢大家的红票支持,这周末冲上了新书榜第十,离不开大家的努力。(手打小说)新的一周开始,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红票冲榜,没有收藏的亲们,记得收藏一下。】

    姬萱真是佩服他的想象力,竟然以为是她唆使墨九天杀人,她也不想想墨九天当时可是和其他高手一起进了山谷寻找千年蛇果的。不过也是,那日凡是进入松子林之人,最后能活着走出林子的没有几人,谁能证明墨九天有没有进入山谷呢?

    “申屠浩,在你指证人之前,最好先拿出证据来。否则,我也可以说是你杀了濮阳子樱,因为你示爱不成,恼羞成怒,不惜痛下杀手,这是情杀!”姬萱懒洋洋的一句话,却将申屠浩气得够呛,这世上申屠浩唯一在乎的就是濮阳子樱,濮阳子樱在他心中就是如女神一般的存在,谁敢诋毁她,他就跟谁急。

    “你休要诡辞狡辩,这世上最不可能杀子樱的人就是我!”

    姬萱摇摇食指道:“那可难说,这世上因爱成恨之事,多了去了。”

    “你!”申屠浩气呼呼地粗喘了几口气,冷哼道,“姬萱,我今日不和你做口舌之争,子樱生前最为痛恨之人就是你,不管你有没有杀子樱,今日我都要替子樱杀了你,以解她心头之恨,让她在地下安息!”

    他挥了挥手,身旁的两名中年男子再次上前,持剑抱胸而立。他们高昂着头颅,嚣张狂妄地斜睨着姬萱,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申屠浩在旁冷笑道:“他们是我请来的剑客高手,一位是青竹之境,一位是绿竹之境,他们之中随便一人就能让你死上几百回。姬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的话音一落,就瞧见姬萱正两眼冒光地盯着左边那位青竹之境的高手上下打量,宛如一块肥肉放在眼前,令人馋涎欲滴。

    青竹之境,来得正好!

    她想要冲击北冥神功第三重,正需要更为强大的内力作补充,青竹之境的内力远比绿竹之境充盈得多。正应了那句俗话,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申屠浩哪里知道她真正的心思,只当她是怕了青竹之境的高手,一再冷笑道:“怎么,怕了吗?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连青竹高手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你若是磕头求饶,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出乎意料地,莫寒上前一步,护在了姬萱跟前:“想动我家太子,先过我这一关!”

    微微扬眉,姬萱抚上莫寒的肩头,将他轻轻拨开。他是青竹高手,对付这两人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送上门来的肥肉,怎能就这么跑了?

    她故作担忧状,压低声音同莫寒说道:“你疯了吗?他们可是青竹高手,你想找死,本太子可还不想找死。”她背转了身,冲着莫寒眨眨眼,随即拉了他的手,冲过两名中年男子之间的缝隙,往酒楼外逃去。

    莫寒只是微微一愣,在看清她眨眼后,立即领悟过来,手臂往她腰上一揽,施展轻功飞出酒楼。

    “抓住她!不能让他们跑了!”申屠浩反应过来,连忙支使着高手追击。

    “哼,小小技俩,也敢在本山人面前耍弄?”青竹高手身形一晃,先绿竹高手一步往酒楼外追赶了出去。

    雅间的帘子掀动,东方冥目光灼灼地望向酒楼门口方向,兴致极为浓厚。

    “我们也出去看看。”

    赢彻默不作声,深沉的眸子里同样闪耀着新奇的光芒,他很想知道姬萱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大街上,姬萱和莫寒两人从酒楼里逃了出来后,姬萱任由莫寒带着她往僻静的小巷里走。酒楼里人多嘴杂,她想要收拾申屠浩,自然不能选在那种地方。

    “莫寒,慢一点,要不然人家追不上了。”

    莫寒额头上三道黑线,还从没见过逃命的怕追命的人追赶不上的,方才她一眨眼,他就觉着事有蹊跷,原本以为是跟上次抢劫秘笈一般逃命,却不想她压根就没想逃,不过是想将后面的人引到僻静处罢了。

    女人心,海底针!

    公主的心,更是海底针!

    他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太多的孽,这辈子才摊上她这么一个难缠的主子。可惜,父命难违,他没得选择,今生都必须随侍在她身边,为她卖命。有时候,他常想,父亲身为燕国名将,身份地位显赫,为何偏偏对一个被燕国王室牺牲的弃子如此重视?还不惜让自己最为疼爱和得意的儿子来当她的贴身侍卫?

    他想不通,也无法理解,但他只能认命,谁让那是他最敬爱的父亲的命令?

    “你嘟嘟囔囔的,有完没完?难道做我的侍卫就这么让你觉着委屈?还是,你嫌侍卫的身份太低,辱没了你大将之子的威名?那不如你来给我暖床,做我的驸马如何?”姬萱冷眼瞥向他,唇角噙着一抹讥讽的弧度,很不满他心里的不停嘀咕牢骚。

    莫寒惊异地抬眸,她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暖床,驸马?

    莫寒一张俊脸顿时抹上了一层黑色,花痴就是花痴,死性不改!

    姬萱咬了下下唇,一把揪过他的衣领,两人的脸就这么无限地贴近,只相距一寸的距离。诱人的体香,就这么毫无预示地冲入莫寒的鼻中,莫寒脸上倏地通红,面部的肌肉完全僵住。

    “警告你,再敢在心底骂我,就将你就地阵法!啊——”

    她的话刚说完,莫寒因一时出神,忘记了两人此刻还飞行在半空中,齐齐坠落,掉进了某户贵族家的马棚中。

    “该死的莫寒!你想趁机报复是不是?”

    要不是看在他在落地的瞬间跟她换了位置,让她落在了他的身上,给她垫背,姬萱一定不会轻饶他。低头看他摔得不轻,一双俊秀的剑眉微微蹙起,姬萱从他身上爬了起来,伸手递给他道:“快起来吧,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莫寒的一双黑瞳之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看着她递来的手,犹豫了下,将自己的手送了过去。柔软的触感,温暖的体温,他心下微微一荡,霎时间有一股暖流注入他的心田。

    蓝光乍现!

    他竟然在此时晋升了,从青竹之境晋升至蓝竹!

    “快放开我!”姬萱猛然挣脱了他的手,就在方才,他晋升的瞬间,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自掌心传输到了他那里。

    这实在太诡异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暗暗运转北冥神功,发现流失的一部分内力再次回到了她的体内,好像还附带了额外的一部分内力,新鲜出炉,带着勃勃的生气。

    她眼睛一亮,莫非这北冥神功还可以双修?可是莫寒分明不会北冥神功,那为何他们之间有了内力的相互传递,而且双方都获得了益处?

    这一定是偶然!

    莫寒也在惊诧于自己的内力突变,晋升为蓝竹高手,离真正的高手紫竹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他心底欢喜莫名。

    境界晋升,人的感官也愈加灵敏。

    他的耳垂一动,听到了异动,随即收敛了身上的气息,举头望向自空中追来的青竹高手。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蓝光,莫非有蓝竹高手在附近出没?”青竹高手不再似方才那般狂傲,收敛了心神观察四周的动静。

    姬萱假作埋怨地数落莫寒道:“莫寒,你现在已经是蓝竹高手,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快点释放点蓝光让他瞧瞧。免得他眼睛长在头顶上,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青竹高手微愣了下,将莫寒全身上下打量了几个来回,忽而大笑道:“可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了吗?他若真是蓝竹高手,那刚才为何要逃?而且他的轻功也不怎么样,半吊子而已,要不然你们怎么会落到马棚里,成这副德行?哈哈哈……”随后而来的绿竹高手和申屠浩也哄然大笑。

    姬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衣袍的一角不知何时沾了一坨马粪,还是稀的……

    好吧!这世上说真话没人信,这可怪不了她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