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独孤飞鸿的感慨,柳宗南深有感触,无论是哪门哪派,但凡与权力相关就必有争斗。(手打小说)他忽而想起了他那拥有天才炼剑师称号的,令他最为得意也最为失望的弟子秦木非,不由地感叹道:“还是我们的师傅英明,当年教我们本事的时候,就只传我们每个人一样单独的本事。大师兄学了无上的剑法,二师兄学了驯兽的本事,而我则学了炼剑之术,我们师兄弟三人各自创立了门派,互帮互助,从来没有过冲突,不像我们的弟子……算了,不提也罢,今日我们师兄弟难得聚首,就不要聊这些扫兴之事。来,喝酒!”

    “喝酒!”

    三人又重新开始了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而楼底下,一阵喧哗之声在归海居的门口响起。

    “就是她!前两天就是她在落星城打伤了我们,还吸光了我们的内力。表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姬萱他们一桌人很快被十几人围成了圈,抬头看时,姬萱认出了其中一人就是当日在落星城被她踢飞教训的司徒家的人,想不到他现在领着郢都的一帮人来报复她。

    冷傲的眸子在他身上打转了一圈,那狠厉的神色,让人发颤,司徒辉浑身颤抖了下,想起那日的情景,不由地刷刷留下一身冷汗。不过,很快地,他就恢复了镇定。他现在有表哥罩着他,他的表哥可是紫竹剑客,大大的高手,哪里还需怕她?

    “你瞪什么瞪?你以为你还能在郢都蹦达吗?告诉你,郢都可不是别的地方,这里高手如云,不是你这个乡巴佬所能想象的。我表哥可是紫竹高手,一等一的存在,你休想再在这里猖狂!”

    乡巴佬?他哪只眼睛看她像乡巴佬了?

    姬萱很是疑惑,她好歹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他们跟她相比,那才是大大的乡巴佬呢!

    区区一个紫竹高手也能称为一等一的存在吗?这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他们这一桌里面就有一个剑尊两个墨竹,对付一个区区的紫竹,那是易如反掌,不过……姬萱的目光十分感兴趣地在他表哥身上打着转,紫竹之境,倒也不错,既然人家自动送上门来,她岂有往外推的道理?

    她当即狠狠地一拍桌子立了起来,装出一副比他们更横的表情来,与此同时,身上的武阶也显现了出来,发出幽幽的绿光:“你敢说老子是乡巴佬?知道老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吗?老子是从圣衣殿来的!”

    翘着个拇指,指了指白楚歌和白默文的方向,流里流气地横着眼道:“瞧见他们两个身上穿的衣裳没有?他们两个也是跟我一道从圣衣殿来的!你们敢说圣衣殿来的人是乡巴佬?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白楚歌和白默文两人当即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竟然冒充圣衣殿的人,还拉他们下水。白默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让白楚歌给拦住了,他相信姬萱不会无缘无故开玩笑,其中必有蹊跷。

    墨九天优雅地喝着酒水,置若罔闻,唇边却是浅浅的笑意。这个小坏蛋,又要使坏了,可怜这帮无知之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地掉入了她的陷阱之中。

    整个归海居的人,包括雅间里的三大宗师,此刻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了过来。

    圣衣殿的人?不错,那两名少年身上所穿的衣裳确实有圣衣殿特有的血莲标志,只是……拍桌的这少年身上表现出来的武阶分明就是绿竹剑客,圣衣殿出来的人,武阶竟然只有绿竹剑客?这怎么可能?这可信度未免太低了!

    人们的眼神绕着姬萱打转,多数人的目光中带着探究之色,半信半疑,议论声低低地传开。

    独孤飞鸿乍见姬萱迥异的表现态度,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自己又看走眼了?她不过是个外强中干、喜欢吹嘘的纨绔子弟罢了?

    “咦?只是绿竹之境,竟然能抵挡住我们三人的精神攻击,这小朋友不简单啊!”魏伊杰忽然来了句,暗暗称奇,使得独孤飞鸿也开始深思起来。是啊,倘若真的只是绿竹之境,那么又如何抵挡得住他们三位大宗师的攻击?

    莫非这其中另有文章,她是故意显露自己的武阶,借以麻痹敌人……有意思!

    司徒值,也即是司徒辉的表哥,先是疑惑地看了看白楚歌和白默文两人身上的衣衫,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这讶异就被掩埋了。

    区区一个绿竹之境的剑客,怎么可能是从圣衣殿来的?人人都说圣衣殿遍地仙草丹药,哪怕是喂也能喂出一个高手来,可是绿竹吗?在中原连个高手都称不上,更别提是在传说中的圣衣殿了,她即便真是从圣衣殿来的,那么也是圣衣殿里面最不成器的一个,他一个紫竹剑客,高她好几个武阶之人,他有何惧?

    他大声冷笑,带着不屑的目光斜睨着姬萱:“你是从圣衣殿来的,我还是从天上来的呢!区区一个芝麻绿豆的绿竹剑客,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敢得罪我们司徒家族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

    掏了掏耳朵,姬萱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根手指头捏死我?我很好奇,你如何用一根手指头捏死我?是这样吗?”她边说还边拿手指来演示,一指点在了桌面上,戳了戳,意思是这就是他所谓的一指捏死她的方式吗?

    其他的人先是不明所以,随后后知后觉地醒悟了过来,原来是司徒值的话里有语病,一根手指那叫戳、摁,两根手指那才叫捏呢!

    待他们醒悟过来,不由地齐齐摇头,这少年是不是疯了?得罪了郢都里面势力极大的司徒家已经是个麻烦了,现在还堂而皇之地讽刺人家,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司徒值怒气不断地往上冒,双目瞪着她,哼道:“是又如何?对付你一个区区的绿竹剑客,我不用剑、也不用拳头,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你!”

    “这可是你说的,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呢,待会儿你若是拔了剑,或是用了一根手指以外的武器,那就只能说明你们司徒家虚有其表、夸夸其谈,无耻至极!”

    “哼,对付你,一根手指足矣!”话音落下,司徒值的身形就动了,紫竹的势压铺天盖地地朝着姬萱席卷了过去,他还真是铁了心,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她眉心方向戳去。

    “表哥!”司徒辉眼神一闪,忽然觉得不对劲,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对方在给他表哥设套,他想要喊住表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姬萱稳稳地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强劲的罡风猛刮着她的脸,青丝飞舞,有种野性的美在肆意地绽放。随后,她的嘴角微微上牵,她的手也开始动了。

    银光乍闪,破天剑转瞬间就到了她的掌心处。

    一剑无声!

    而血光飞溅!

    在人们惊骇的目光中,她竟然一剑就砍断了司徒值的手指,干脆利落,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啊——”

    司徒值疼痛的惊叫声刚起,那声音就开始颤动起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人定住了一般,无法向前一步,也无法后撤逃离,然后身体内一股股磅礴的内力就不断地往外涌泄。

    脸上的肌肉不断地变化形状,他惊恐地望着眼前冷傲的少年,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可怕了!

    “快,救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