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己之私,难道就可以置五百的孩童生死于不顾吗?这就是世人所传颂、所信仰的神女宫的真面目吗?

    那么墨九天呢?他是神女宫的圣子,作为神女宫在七国的代言人,他是否也知道这一切肮脏的内幕?

    突然之间,姬萱心底泛起一股恶心,表面上看起来愈是光鲜的东西,其内在反而更加肮脏。(手打小说)就像神女宫,它在人们的心中是最为神圣的存在,是人们心底所信仰的神的存在,可谁能知道它其实就像是一颗毒瘤,不断地自内部腐化。

    姬萱收敛了心神,冷静地说道:“我要神女宫圣殿禁地的地图,多少银子,你尽管开价。”

    “这个……”燕鑫垂下眼帘,片刻的功夫,姬萱从他眼底捕捉到了一抹诡异的喜色,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殿下应该知道,神女宫圣殿乃是非同寻常之地,想要得到禁地的地图,我们燕子楼势必要牺牲一两个探子,方能得到确切的消息。我们燕子楼培养一个探子不容易,尤其是潜入神女宫内部,潜藏多年的探子,所以……”他拖着长音,这故意吊人胃口的语气,让姬萱很是不爽,所以她不喜欢跟做生意的人打交道,面对他们,她的肠子至少得绕上好几圈。

    “多少银子都成,只要你开价!”姬萱冷瞥着他,等待他狮子大开口,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燕鑫并不打算继续敲她竹杠了。

    他收起账簿,定定地看着姬萱,神色从未有过的肃然:“姬萱殿下,并非我燕子楼趁人之危,实在是鑫某有事相求,所以……”

    他从身上掏出了一张晶卡,放于姬萱跟前,说道:“倘若姬萱殿下愿意为燕子楼办一件小事,我燕子楼不但愿意舍弃神女宫的探子,为您取得圣殿禁地地图,还可以奉上十亿的银两作为报酬。”

    他此话一出,由不得姬萱不吃惊,从来都只有人花银子从燕子楼买消息,可从没见过燕子楼花银子让别人办事的。姬萱微拧了下眉头,恐怕此事不止是小事啊。

    “鑫管事但言无妨。”

    燕鑫一直观察着她的神色,然而她冷静得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心中暗暗赞叹,楼主的预言果然不假,此人的确不简单,或许能助少爷渡过此劫的人正是她。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楼主虽已年近千岁,但千年来一直都未婚配,也就是十几年前才娶妻生子,有了十七少唯一一个子嗣。楼主希望能将他辛苦创建的燕子楼传给他的孩子,让十七少子承父业,继续将燕子楼发展壮大。奈何少爷太年轻资历浅薄,根本无法担当起重任,另外还有他的二叔,也就是楼主的亲弟弟对楼主一位觊觎已久,一直都是少爷最大的威胁。”

    “方才您应该也见过荣少爷了吧?他是楼主的弟弟副楼主燕南凌的嫡传三十世孙,副楼主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结婚生子,子嗣兴旺,在燕家占据了很大的势力。若不是有楼主的存在,燕子楼早就是副楼主一脉的天下。如今楼主的身体每况愈下,他担心自己撒手而去后,妻儿受人欺凌,所以他决定趁他还能压得住副楼主的时候,就将燕子楼楼主之位传给十七少。”

    “副楼主得知了此事,很不服气,提出要让两脉的年轻人来一个较量,谁赢就由谁来继承燕子楼楼主之位。楼主也知他一人独断,必然难以服众,所以跟副楼主相约,三日后,在新郑城外白虎林,谁能寻到传闻中的虎翼古剑,谁就能继承楼主之位。副楼主那边打算派荣少爷出战,和我们这边的十七少做一番较量,考虑到两位的年纪都尚轻,所以允许各自邀请四人前来协助两位少爷。”

    姬萱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想让她协助燕十七寻到虎翼古剑,帮他夺得楼主之位。

    “听说燕子楼里不乏境界极高的高手,你们为什么不直接从楼里面挑选高手来协助你们少爷,而要从楼外面找人帮忙呢?”

    “殿下有所不知,楼主虽说了可以邀请四人前来协助,但也规定了所选之人的年龄,必须是二十岁以下的少年,超过二十岁的一律取消资格。”

    二十岁以下?那就难怪了,倘若没有年龄限制,那么燕南凌下面年过百岁的子嗣岂止四五人?他们完全可以为了争夺楼主之位而纷纷出动,来争取燕南凌一脉在燕子楼的地位。现在有了年龄限制,那么情况便大大地不同,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只好从楼外去寻找高手来协助。

    轩辕殇的来意,现在也可以得到解释了,燕荣能请到他来协助夺位,一定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像轩辕殇那样性子高傲的人,除非有特别的利益,否则他绝不会轻易出手助人,他们之间一定有着特殊的交易。

    姬萱敛了下眉头,很快分清了事情的轻重,这是人家的家事,与她何干?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找到墨儿的下落,何必参与他人的是非纷争?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兴趣干涉你们燕子楼内部的争斗,至于圣殿禁地的地图,我也会另想他法。抱歉,就此告辞。”

    她毅然起身,决定离开,这趟浑水她不愿意趟,而且她有种预感,一旦她涉入此事,恐怕麻烦就会无止尽地朝她涌来,永无安宁之日。

    燕鑫叹息了声,没有阻拦,也没有再相劝,只起身相送道:“殿下不如仔细考虑下,鑫某随时等待你的消息。”

    从燕子楼出来,莫寒跟随在姬萱的身后,一直欲言又止。轩辕剑则留在了燕子楼里面,跟他的兄长待在一处。

    “你想问我为什么不答应他的要求吗?”姬萱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走在她身后的莫寒,他心中的疑问,她都洞若观火。

    莫寒诧异地抬头,总觉得公主殿下窃听了自己的心声,可是转念一想,这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他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自己心中的疑问。公主不是一直想找到三王子殿下吗?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她为什么轻易退却?

    “燕子楼内部的争斗远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你方才也看到了,荣少请了轩辕殇来,显然就是为了此次的比试。轩辕殇倘若答应帮忙,那么到时候轩辕剑也必然会站在他兄长的一方。燕子楼里高手如云,谁也无法预料他们还会请哪些高手出来相助。我们的实力太弱,根本无法与之抗衡,除非……”

    她心神一动,忽然想到了慕容白,白虎林,白虎……她总觉得慕容白和白虎之间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倘若慕容白出手,相信她还是有几分胜算的,只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不愿意涉足人家内部的纷争。

    神女宫,圣殿禁地,或许,她可以先从墨九天的身上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总之,除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不然我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她微眯了眼,眼底精光乍现,“倘若可以,我倒是想亲自探一探神女宫,看看它究竟是怎样的龙潭虎穴。”

    莫寒大惊,连忙阻止道:“公主殿下,万万不可!这样太危险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