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你看,这一排都是中品的丹药,价钱实惠。(手打小说)你要是看准了就趁早买,要是过了时候,回头再想买可就不一定有了。”

    姬萱凑近脸,细看了一番,他指的这一排里面,什么麝香补气丸,冷凝丹……听起来的确像是中品丹药的名称,可是再看那标价,一瓶冷凝丹才五百两银子。要知道在剑道阁一瓶最好的下品丹药都须八百两,更别说中品丹药了,这其中的水份、真伪,实在令人怀疑。

    “太子殿下,不可相信,这些货八成都是水货。”莫寒小声在旁提醒,生怕她一时冲动就买了假丹药。

    姬萱心里敞亮得很,自然不会上当,余光处忽然闪过一道幽光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头时,看到了小贩脖子上所挂的一颗佛珠,通体黑色,粗看之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她就是有种感觉,那上面附有什么力量在牵引着她,唤起她的注意力。

    她心中好奇,却并没有显露在脸上,一张俊脸依旧冷着,假意说道:“你这里除了丹药,可还有其他的物品卖?”

    小贩眼睛转了转,嘿嘿笑道:“有!我小三子这里的货源是最为丰富的,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

    他那一副大包大揽的姿态,让姬萱觉得好笑,既然是你吹的牛,就别怪我了。

    斜眼看了一眼小贩,姬萱摇了摇头,殷红的唇瓣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心里有了打算。

    “倒也不是什么珍贵之物,就是前段时间我一不小心扯断了一串佛珠,那串佛珠本身倒是不怎么珍贵,却是天音寺的方丈大师开了佛光相赠。如今少了颗佛珠,我正愁不知该如何向方丈大师交待,现在遇上你可算巧了,不知道你这里能不能为我找到一颗一模一样的佛珠。”

    “佛珠?”小贩有些傻眼,心底打着算盘,什么不好要干嘛非要最不值钱的佛珠呢?

    “不知道是什么模样的佛珠,或许我能为你寻来。”

    姬萱仰头想了想,说道:“那佛珠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通体黑色,没有任何光泽,哪怕是丢在路边都不会有人去捡。”

    “咳咳,小哥你要的佛珠还真是特别的很。”小贩在心里咒骂,既然是丢在路边都不会有人去捡的,就算他给弄来了,也挣不了多少银子,他可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了。

    姬萱似看穿了他的不耐烦心理,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若是能为我寻来,我就给你二两银子……你也知道佛珠本身根本就不值钱,值钱的是它背后的意义。”

    她突然顿了顿,貌似十分惊讶地发现了他脖子上的佛珠,道:“咦,我丢失的那颗倒是跟你脖子上挂的这颗,极为相似!不过……好像又比我那颗丑了些。”

    小贩眼珠子一转,他怎么忘了自己脖子上正好有一颗呢?二两银子啊,不赚白不赚,反正这颗佛珠也是他从死人身上捡来的。他连忙解下脖子上的佛珠,递上前道:“不丑不丑的,擦一下就亮了。小哥若是喜欢,我就把它卖给你了。”

    姬萱没有马上去接,而是犹豫地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不行,还是太丑了些,跟原来的那颗不大一样。”

    小贩急道:“一样的,一样的!反正它通体黑色,你把它串在其他的佛珠里头,保证连方丈大师也看不出真假来。”

    姬萱还是摇摇头道:“可我怎么看还是觉得不像,莫寒,你来帮我看看,是不是和我原来那颗不一样?”

    莫寒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配合地“嗯”了一声,心里却想公主殿下何时有过一串佛珠了?

    小贩一听急了,使劲将佛珠往她手里塞,说道:“你先买下它吧,要是实在找不到相同的,备用也好。我也不多收你银子了,一两银子卖给你。”

    姬萱凝眉思索了片刻,最后不情不愿地点头道:“好吧,那就先买了备用着。莫寒,给银子。”她侧转身,将佛珠握在了指尖,很快就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被慢慢地唤醒,但也只是片刻的功夫,这种感觉立即消失无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佛珠本身的力量,还是她体内埋藏了一股连她自己也不知的力量?

    她陷入困惑中……

    “太子殿下,他已经走了。”莫寒在旁边提醒了一句,这才将她唤醒。

    姬萱收起了佛珠,又迈步往楼上走去。

    剑道阁第三层所收藏的大多是中品以上的丹药、武器和秘笈,只有少数几件上品的,一个品阶之差,除了品质上大大差别外,价钱也是差了很大一个档次,甚至是百倍之数。通常一粒上品的丹药,就能卖到几十万两银子,更别提上品的剑器和武功秘笈了,只有一句话,可遇而不可求!

    当他们来至三楼时,正好看到赢彻在购买一套中品的宝剑,里面还附有一套剑阵,价值不菲。姬萱凑过去瞄了一眼,五万两银子!赢彻几乎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将它买下了,这还不够,他又在中品武器的区域内连续挑选了好几款宝剑利器,这上上下下加起来,差不多五十余万两银子。

    大款啊,大款!

    姬萱忍不住羡慕和嫉妒,为何同为质子,人家秦太子爷就富得流油,而她呢?昨夜跟莫寒了解了一下府里的财政情况,满打满算,竟然只剩下一千两银子,还是五年前初次入赵时,燕王给的五十万两零花钱用剩下的。之后,姬萱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补贴,燕王完全任其自生自灭,而想要从赵国这里领到任何银子,那根本就是妄想,每月给些吃喝的,就算不错了。

    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凤凰,还不如草鸡!

    “赢彻殿下,一共是五十一万两银子,东西我们剑道阁会立即为您送上府去。”一个婉转动听的女声将她从仇富心理中拉了回来。

    剑道阁每上一层楼,里面所陈列的宝剑、丹药的品质就往上升一个档次,而这里的侍女也同样跟着上升一个档次,个个美艳动人,又不失贵气和端庄,简直就是极品。

    那些同在三层逛的客人们皆对着这些侍女们馋涎欲滴,可是又在无形中保持着距离,这让姬萱明白了剑道阁背后的势力之强大。就算是顶尖的高手,也不敢在剑道阁之内造次,因为那后果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

    姬萱细细观察,发现这些侍女们并非花瓶这么简单,她们每个人身上的气场都在莫寒之上,而且每上一层楼,这种气场愈加强大,也就印证着楼层越高,负责这层楼层的服务人员实力越强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