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狐要吃肉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雪夜深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抓住了前面那两个蠢货之后,狐卿卿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个世上和狼山山一样只是速度快的大有人在。只可惜那两密探速度快不过山山,打又打不过瑞希,只好缴械投降。

    “你们是落凤的人?”狐卿卿问了一句后就想抽自己的嘴巴,这不废话吗?他们在暗处听了这么久难道都是空气么?

    “你这魔女!竟然敢偷袭于我等,我等告诉你,就算是被大卸八块,我等也不会将落凤大人的秘密告知于你!”圆脸男子满脸的视死如归,对着狐卿卿咒骂道。

    长脸男子,亦如是。

    ……

    “我是狐妖。”虽然这不重要,但狐卿卿还是决定告知他们一下。

    圆脸男子眨了眨眼睛,似是在思考。

    “你这妖女!竟然敢偷袭于我等,我等告诉你,就算是被大卸八块,我等也不会将落凤大人的秘密告知于你!”圆脸男子再次摆出视死如归脸,继续咒骂。

    狐卿卿脸色一沉,喝道:“够了!”

    有没有搞错!她们现在是在和他两玩么?她们是在绑架可好!

    圆脸男子被狐卿卿吓得缩了缩脖子,没说话了。长脸男子低下头来,一副绝不配合的模样。

    狐卿卿默然,她也没有审问过犯人,这下惨了。

    就在几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瑞希走上前去,掐住长脸男子的脖子,道:“弱点。”

    “啊?什么?你掐我大哥干嘛?”圆脸男子措不及防。挣扎着很是愤怒。

    而长脸男子依旧没有说话,紧抿着嘴唇低着头,摆明了要做个忠臣。

    “弱点。”瑞希这小子许是自闭惯了。每次说话都是两个字两个字地蹦,从未有过例外。

    而圆脸男子充分地发挥了其蠢货的本质,继续问道:“什么弱点?你傻不愣登地说个弱点谁知道你说什么呀?你娘没有教过你怎么说句子么?”

    到底谁傻不愣登啊……狐卿卿和狼山山相视一眼,看到对方的眼里都是满满的无语。

    而这边,瑞希仍旧是拍着长脸男子的脑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两个字,弱点,弱点。

    圆脸男子感觉自己都要被这疯老虎给逼疯了。怎么就会说那么两句呢?他到底要干什么啊!

    然而,更受不了的是长脸男子。他头昏目眩地看着眼前的瑞希,愤愤道:“别拍了别拍了。我说,我说!”

    这虎妖是吃灵石长大的么?这么大的力气,这几下都快把他的脑袋给敲碎了!

    狐卿卿一见有戏,抬手示意瑞希别敲了。得意地扯着长脸男子的发带。强迫他抬起头,道:“说吧。”

    长脸男子脸上露出耻辱的表情,但还是张开嘴将秘密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落凤在十五年前曾经于人界之中看到一名出尘的女修,一见倾心便将其掳了回来。回到魔界之后,落凤对其百般讨好,可女修不为所动,常常指责落凤心狠手辣。为人狡诈残忍。

    女修这么羞辱于他,落凤也没有生气。反而将其更用心地呵护起来。直到今日,落凤都没有强占到那个女修,而是将其软禁在他的偏殿内,希望用时间来感动她。

    “并且,”长脸男子抬起头,盯着狐卿卿的眼睛泄密道:“那个落凤每日白天不在魔殿,而是练兵操练准备对抗妖界,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回魔殿。”

    晚上才回……狐卿卿重复了长脸男子的最后一句话,眉头微微挑起。

    “我说完了,你们可以放我们走了吧?”长脸男子盯着仍在思考的狐卿卿,问道。

    圆脸男子也是点点头,似乎狐卿卿要是不同意他就会扑过来咬她一口。

    “行,你们走吧。”狐卿卿示意瑞希给他们解绑,却被狼山山拦住。

    “不可,卿卿。他们若是回去告密……”

    “诶,没事,山山你就把人想的美好一点嘛~”狐卿卿拍了拍狼山山的肩膀,走上前又拍了拍两人的头,道:“他们绝对,绝对不会告密的,对么?”

    “喂!我们男子的头怎能被你一个小女子……”圆脸男子正不满呢,突然感觉眼前一片眩晕,不甘心地勉力抬起头看了狐卿卿一眼,悲愤道:“你卑鄙,竟然下……毒……”

    两人倒下,瑞希没什么表情,狼山山惊呆。

    “卿卿你……”

    “干嘛?跟千殇学的。”狐卿卿撇撇嘴,耍赖皮道:“他不是最喜欢架空妖界大臣的权利,让他们自甘堕落么?我也就是把他们的意识给剥夺了而已,我多仁慈啊!”

    这两个家伙,果然是兄妹!狼山山缩了缩狼脑袋,第一次感觉狐卿卿的精明之处。

    “怎么,办?”瑞希扛起昏迷两人的躯体,问道。

    狐卿卿左右看了看,这里最好的解决办法似乎就是丢到炎浆里,但那样似乎有点残忍……

    “你把他们放在你的虎兽囊里。”狐卿卿吩咐道,但刚走出去两步她又停下,从狐兽囊里拿出一个小药瓶,丢给瑞希道:“给他们再下点迷药,务必让他们晚点醒过来。”

    瑞希点点头,将狐卿卿丢过来的药瓶打开,全部倒入两人口中。

    狐卿卿:……

    大哥,那可是六界医圣兼最强毒王制作的超级迷药啊!我只是让你给他们灌一点点啊,那么多足够他们睡到来年初春了!

    “怎么,了?”瑞希看着狐卿卿震惊的眼神,有些窘迫和尴尬,难道他做错了什么么?

    “没什,么。”狐卿卿张大了嘴,说话也变得像瑞希一般了。

    瑞希听到狐卿卿的话,把头扭过去。脸色微微泛红,似是有些羞怒。

    狐卿卿不解,狼山山凑过来小声道:“你学他说话。他不高兴。”

    天地良心,她只是惊讶才那么说话,不是为了嘲笑他啊!

    而狐卿卿抬起头想道歉的时候,瑞希已经大踏步走上前了,那决绝萧瑟的背影让狐卿卿一路上自我反省了n次自己是不是伤害了一个无知单纯小少年了。

    三人埋伏到魔殿的过程很是简单,凭借着狼山山的可怕速度,他们压根就没费什么功夫就进来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魔殿的防守太过松懈。切,什么魔殿嘛,比她老哥的魔宫差远了~

    带着这样的思想。狐卿卿一头撞到结界上,瞬间那结界显现,红色光芒闪烁不停,惊起整个魔殿侍卫。

    “是谁!谁闯进了魔殿!”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狐卿卿就盯着一头包看见排的整整齐齐的黑铁盔甲魔兵从主殿外冲了进来。他们速度很快,而且训练有素,眼看着就要把他们发现她们。

    结界!该死,被那两个混蛋给骗了!难怪他们会这么轻易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原来是为了诓骗他们触发这个结界,引来魔兵的包围。

    “龙玉。”就在狐卿卿急的团团转的时候,瑞希突然开口了,给着急的两人指了一条明路。

    对啊!狐卿卿一拍手。也不多说拿出太虚龙玉。果然,太虚龙玉是这个世上最强的破除结界之宝。龙玉刚刚被贴上结界,那戾气横生的赤红色结界就“卡擦”一声,从龙玉所贴之处开始,向四面八方一一碎裂。

    “走!”狐卿卿抓住狼山山,喝道。

    三人就这样闪进了魔殿主殿内,狼山山鼻子很灵,将两人带到一处花香浓郁的地方。

    落凤是个崇尚战争喜欢打架的邪魔,他的主殿内传来花的香味,那一定就是那个女修所在之处。

    事实上,他们猜测地没错,他们所去之处确实是那名女修所在之处。那处唤作芸香阁,是那女修所取之名,因为她的名字叫做云香。芸香阁里种了不多不少整整一百零八种花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把那么多不同种类的花种在一起。除了好看,这浓郁的花香难道就不呛着她么?而且,魔界不是只产奇葩花草,这种好看的花草是怎么种活的?

    狐卿卿三人躲在巨大的鸡冠花之下,于围墙最偏的地方观察着花丛中心坐着的那名穿的五光十色的女子。

    尼玛……这也叫出尘?卫白莲都甩了她几十条街好不好!狐卿卿看着那个明显少女情怀太重长相却老气无比的女人,深深地质疑魔界落凤的品味。

    只见芸香伸出纤纤细指,微微扬着下巴,摆着高傲又矜持的神情,摘下了离她最近的那朵牡丹花。她将牡丹放在自己的唇间,轻轻嗅着,用一种极嗲的声音道:“牡丹啊牡丹,你是不是也喜欢香儿?香儿真的好开心啊!”

    我去,你摘了它它都死了还能开心?

    前一秒还在巧笑倩兮的云香突然又扁下嘴来,呜咽道:“可惜了,你过不了两个时辰就要枯萎了。这个魔界真是好肮脏好肮脏,为什么像我们这样美好的事物就一定会被他们污染呢?”

    那你别摘啊大姐!

    “不过,”云香擦去眼泪,又笑了起来,露出一个坚强的表情,将手中的牡丹贴在脸上道:“我知道,你虽然死了,但仍旧在为我加油对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绝对不会向那个大魔王屈服的!云香,加油!”

    狐卿卿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转头看向其他两人的表情。山山和她猜想的那般整张狼脸上写满了大大的卧槽,而瑞希,则依旧是很镇定。

    而这时,芸香阁外传来士兵踏步的声音,一名魔将轻轻敲着门,恭敬道:“云香夫人,您可安好?”

    云香皱眉,将手中的牡丹丢落,站了起来看向门外,怒斥道:“我不是说过么!不经我的允许你们这帮肮脏的魔兵不许踏入我的芸香阁!还有,你们要叫我云香仙子!什么夫人!”

    “是,云香仙子。”显然,那名魔将对于云香的态度很是习惯,他抱剑行了一礼,道:“末将刚才发现有三个形迹可疑的妖怪闯了进来,为了确保云香仙子您的安危,尔等这才匆匆赶来,这才失了礼数,望云香仙子您见谅。”

    云香仙子矜持而又不失高傲地点了点头,看着魔将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垃圾般,道:“本仙子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被这人界小修如此轻视,那魔将愤愤握拳,但还是忍了下来,好言相劝道:“那三名贼人相当狡诈,云香仙子您还是……”

    “闭嘴!”云香仙子秀美一扬,尖着声音学着上位者的模样怒喝道:“难不成本仙子还不知道哪里危险哪里安全么?本仙子的住所,那帮小贼岂敢前来?依本仙子看,怕是你们这帮魔界秽物贪慕本仙子的绝世容颜,故意假借查人来一亲芳泽吧?本仙子告诉你们,休想!都给本仙子滚!”

    “我们走!”那魔将也是气急,带着众魔兵就离开了。既然你自己不知死活,那就让你死在那三人手下!

    他们走之后,云香仙子那强硬的态度立即软了下来,她跪在地上,以手抚心,痛苦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生活在这种地方,每天被这种魔界脏物欺辱?难道,真的是天妒红颜么?”

    你哪只眼看到他们欺辱你了!狐卿卿被这家伙颠倒是非的能力彻底打败了,狼山山更是被刺激地双眼发红,直接扑倒了她。

    “啊……唔。”云香的呼救还没发出就被瑞希给捂住口,叫喊不得。

    “你不许叫,我们放开手。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还会带你离开魔界回到人界,同意你就眨眼。”狐卿卿蹲在她眼前,交涉道。

    云香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三人,眨了眨眼。

    瑞希放开了捂住云香的嘴,云香也很是配合地没有呼救。

    见她如此配合,狐卿卿也就把自己的计划一一道来:“我们帮你逃离魔界,你帮我们从落凤口中套出冥风笛的下落,如何?我这里有足够的迷药和毒药,只要你愿意,就能从落凤嘴里套出话来。”

    云香看着眼前的三人,久久没有说话。突然,她又掩嘴偷笑起来,嗲嗲道:“你们竟然还跟我云香仙子谈条件嘛?刚才若不是我云香仙子,你们可早就魂归西天了哟~~”

    扯淡!刚才你明明就没有发现我们!

    “不如这样好了,我帮你们杀了那个落凤,但冥风笛得归我,而且你们还得送我去仙界。”(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